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二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135 2016-09-13 15:33:54

  大一的军训很快结束了,没几天就到了大家期盼已久的国庆假期,谢南蔷、叶晓两人自然一起买了票结伴回家。

苏沅希留在了T大的实验室里,专心致志做实验。

在谢南蔷的眼里,目前这种小日子简直过的太爽了。

高考没有能去成G大的失落,一意孤行终未能和小希一起去T大的遗憾,随着结识叶晓,开始变得没有那么的深重了。

心情慢慢地,不觉间日渐明朗起来。

无忧无虑的孩子,眼望四周阳光普照。

节后回校,两人参加了各自系里的新老生恳谈会,被师兄师姐们激情又极富说服力的经验交流所感染的她俩,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报了学生会和社团。

经过初试、复试、三试、终试等一系列无比繁杂的程序,谢南蔷因自己的兴趣和特长顺利进了系体育部,而叶晓则被选进了校大学生艺术团。

谢南蔷报了武术社团,叶晓则报了摄影协会。

社团那么多,可是哪有那么多精力都参加?所以,两人不约而同都只选择了一个最感兴趣的。

刚开始谢南蔷并没有刻意告诉叶晓自己会武术,而听说谢南蔷加盟武术社团后,叶晓也并没有像舍友潘敏姗那样大呼小叫表示诧异。

她只是微微一笑,对谢南蔷的爱好深以为然,“很符合你的个性啊!虽然我不太擅长这些吧,但是我还真是从小也喜欢看那些打打杀杀的片子,看着特别带劲儿。”

叶晓笑起来,眉眼处是弯弯的,让人看了特别安心特别舒服。

谢南蔷赶忙纠正她,“什么打打杀杀!我说,晓,你可不能这么狭隘啊!!!我们武术可是建立在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基础上的,攻防格斗这些只是表现形式而已!”

“小南,说真的,很少看你有这么严肃的时候,哈哈。好啦,我知道啦!别多想啊。下次不这么说啦。”叶晓其实也就是随便那么一说,并没想到谢南蔷反应这么大,现在倒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谢南蔷也没有真的生气,就是有点不快罢了,听到叶晓这样说,也觉得自己再纠缠下去好像真有点太斤斤计较了,语气自然和缓下来,不似刚刚那么针锋相对的口气。

“晓,我特别烦别人那么看待武术,明明是我们国家的至宝,国粹,却被很多人那么不屑,真的不爽。而且,你看现在国外都那么在乎我们的功夫,热衷于习练我们的武术,但是我们自己却——哎!真不想说了。一想到这个,我就烦!”

谢南蔷以手抚额,当真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

叶晓听她这么一说,又看她眉头紧皱,本意欲安慰她,但想了想,现实确实如此,便叹了口气,“确实是,不过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改变的,我们也只有做好自己能做到的,其他的,也是没办法的。这牵涉面太广,从国家到个人,少了一个环节,也不成气候。”

谢南蔷点点头,“你说的有理,像韩国的跆拳道和射箭,就发展的很好,学校专门开设射箭课,跆拳道更是普及率非常之高。亏射箭还是我们的古代六艺之一,而跆拳道更是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我们的武术。想到这就窝火!”

叶晓虽然对武术方面略有了解,但毕竟术业有专攻,因此,她并不是非常熟知,对于谢南蔷信手拈来的这些国学知识,也是有点模糊的,但她爱积累,喜欢听别人说这些,然后再加入自己脑子里的信息库。

见谢南蔷说起六艺,思来想去,也只想到了有礼、乐、射、数,另外两个,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叶晓从来没有把问题留到第二天的习惯,当下便问,“小南,六艺除了礼、乐、射、数,还有两个是什么?”

谢南蔷如数家珍,“哦,还有两个是御、书,其实我刚刚说的也不严谨,六艺一般指的是礼、乐、射、御、书、数这六种技能,但也指儒学六经,《诗》、《书》、《礼》、《易》、《乐》、《春秋》,这六个。”

叶晓很佩服熟谙国学的人,自然钦佩不已,“小南,要是我像你一样国学知识那么丰富,我就学中文,不学英语了。”

谢南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爱好不一定非得要转化为专业吧,我觉得还是纯粹一点的好。”

叶晓了然,“所以,你才没有去学中文或者武术抑或音乐专业是吧。”

谢南蔷点点头,“是,也不是。做化学实验也是我的爱好,只不过,我觉得其他的对我来说,还是继续当爱好比较好。真把爱好转为专业,是件特别严肃的事儿,搞不好就失了本真,落了一鼻子的灰。”

停顿了一下,谢南蔷又接着说,“我要是去学那些专业,势必要背那些我不愿意背的枯燥的东西,而很多东西其实我是不认同的,但是如果不背,就拿不到好成绩,我又不能接受这种结果,时间一长,我怕我到最后一定会灭了这项爱好。”

叶晓觉得谢南蔷说的有道理,打算继续听她说下去。

谢南蔷看看她,只又加了一句,“所以,还是随意一点的好。我不喜欢拘束。”

“可是,如果你要是无拘无束的做化学实验,是会出事的,哈哈哈。”叶晓明显逗她。

谢南蔷没听出叶晓的玩笑话,特别认真的回应,“化学本来就很严肃啊,这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存在认同不认同,我喜欢这样的学科。”

叶晓感慨万端,“小南,我觉得你真是挺特别的,有时候觉得你吧,特大大咧咧,想一出是一出,但是该正经的时候又特别正经,真好。”

谢南蔷无语,“晓晓,你这究竟是夸人还是损人!”

日子很快在这样的打闹、玩笑与忙碌中悄然过去。

转眼期末,考试如火如荼进行了几周,如烈日一样烤焦了S大一批学子。

不管是只要求60分万岁的,还是对自己严格要求的,考完当然就暂且解放了,再不去想尚未出来的成绩。

大家各自回家过起了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

一个再没有硬性规定的作业和无休止补课的寒假。

谢南蔷这个寒假从学校借了N本化学方面的专业书。

早就收拾好行李的叶晓过来帮她,两人努力往行李箱里塞着一本本的大部头书,叶晓边塞边笑她,“我说你,放假了还不休息休息,再说了,你带上这么一大摞,你能看完一本就不错了!很有可能到时候带着重上几倍的再扛回来。何必呢你!”

谢南蔷不解,“为什么?我又不打算从家带其他的书回学校了,怎么会重上几倍呢!”

叶晓哈哈大笑,“小迷糊!你每本书都铺上了几层的灰尘,到时候可不就重上了几倍,可能还不止呢!”

谢南蔷翻了几个白眼送叶晓。

叶晓莞尔,“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却用它来翻白眼,这样,不好,不好,太影响和谐社会了,你看你一白眼引起了这么多连锁反应,世界果然是个普遍联系的整体啊!”

谢南蔷一拳头轻轻砸向叶晓,“你——马哲学傻了吧!”

果然如叶晓所料,谢南蔷带回来的几本书被放在了书桌上,从此,连角度都没有变过。

这个寒假,谢南蔷去爷爷奶奶家和外公外婆家分别住了几天,在年前参加了几场同学聚会,又和苏沅希一起去练了练拳脚,与章鱼去高中的操场走了走,母校一切还是如常,只不过现在两人的心境已然大不一样了。

寒假很短,短到还没感受到假期的真正开始,就来到了尽头。

放假回校,谢南蔷、章鱼、叶晓、苏沅希坐上了同一趟北上的列车。

列车上,谢南蔷和章鱼一直在甜蜜的聊天,同为大号电灯泡的叶晓和苏沅希也开始熟识了起来。

大一的生活,在适应后过的飞快,谢南蔷和叶晓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整,很快就习惯了大学的生活。

只是,谢南蔷有些后悔进了学生会。

身为体育部的干事,迎接她的,只有无数的会和检查系里同学的早锻炼,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她向叶晓抱怨,“当时真不该受师兄师姐的蛊惑,就这么被坑进去了,真想马上就不干了!”

叶晓摇摇头,“确实一开始我们是被他们的激情感染了,但决定是我们自己做的呀,怎么能赖到他们头上去!最多,他们就算是个外因,而内因,才是决定因素。”

想想也是。

承认是别人导致了现在的结果,还不就是间接表明了——对于你自己的人生,你什么主见都没有!

自己选择的路,头破血流也得硬着头皮走下去,还得走出自己的人生方向。

凭什么就要认输!说不干就不干的,不是好汉,是孬种。

谢南蔷随意性很强,做事有时会丢三落四,而叶晓发现后,往往从旁提醒。先是从定计划出发,叶晓开始给谢南蔷灌输计划的重要性。

她是个计划性很强的姑娘,善于制定计划,也执着于分条分阶段实施计划,还能适时加以完善。

和叶晓一起自习一段时间后,谢南蔷开始试着参照叶晓的计划,自己也制定了一个表。当一项项的任务条分缕析的展现出来时,谢南蔷觉得,这感觉还真是不错呢。

就这样到了五一假期后的这么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