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第三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428 2016-09-13 15:33:54

  思绪幽幽回转,不觉中就到了如今,让人感叹时光匆匆逝去,所有想抓住的想挽留的,都随着不再回头的光阴堕入了无垠的黑洞,不胜唏嘘。

叶晓定定的看向谢南蔷:“南南,你到底参加今晚你们社团的聚餐不?”

“哦,聚餐啊?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其实,去不去也无所谓。”谢南蔷才刚从尚未封存的回忆中抽离,神情郁郁寡欢,明显对聚餐毫无兴致。

叶晓自然知道,按照谢南蔷一贯的爱交朋友的优良传统,怎么都不至于对自己的社团聚餐是这样的态度。

但,她怎能容忍,自己的好友就这样被一个渣渣迷了心性!

“怎么了你?别想了!不就一个破渣男么?!有什么!你可别忘了,你是大家那么佩服的谢总,人称蔷哥、南爷啊!为这种人,没必要难过,他不值。真的。”叶晓尽量用了平静的语气,可说着说着还是忍不住有踩死那个渣男的冲动。

“我知道——我知道啊,可他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理解!真的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谢南蔷急切而又泄气的跺着脚直吼,脸上郁郁的,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她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就连高考的那点小挫折,也只是让她心里不太舒心而已,而这回,真是体会到了一种难过却又说不出的憋屈。

她不明白,明明两个一直都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间就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孩打乱了。

从那个女孩挑衅的电话一通接一通开始骚扰,信息一条比一条露骨,她的怒火也在一星一撮的被点燃着,直到再也无法控制。

不再犹豫,谢南蔷给章鱼发了个短信,她倒是要好好的问一问他,那个找她的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样,他都必须向她解释一下。

本来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解决好的,当然没必要问他,尽管平日两人相处的时候,经常斗嘴,但归根结底,她到底还是信任他的。

只到了后来,那个女孩说的话越来越过分,挑衅的意味很是明显,她觉得她不能再自己独自承担这一切了,所以就给章鱼发了那条短信。

连同女孩威胁她的短信,一起发给了章鱼。

“死章鱼,刚转发给你的几条信息你应该也看到了,你解释一下,这个陆曼是谁!”

在发短信之前,他们已经有两周没有联系了,而之前,不管多忙,每天至少会有不少于三条短信和一个电话的。

心思单纯的她,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毕竟这段时间她在忙,便想当然的认为他也在忙,肯定是忙的脱不开身,忙的没时间发短信打电话,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短信发过去整整一天,居然没有回音。

没有任何回应。

直到此时,谢南蔷这才觉得不对了。

再后知后觉,再没心没肺,又不代表她就是个傻子!

藏不住心事的她,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过了好久才被接起,听不出情绪,“小南,我在忙,现在不太方便,回头再给你打,好吧?”说着就要挂电话。

谢南蔷好不容易抑制下去的怒火瞬间开始沸腾。

忙忙忙!忙你妹忙。就你忙!!!劳资闲,闲的不给你打电话都不行了是吧!

“你等一下,我只说几句话,你要敢挂电话,后果自负!我告诉你!”勉强压了压已经蹿上来的火,可还是没能控制住,后面两句谢南蔷几乎是吼出去的。

那边静了五秒钟,果然没有挂。

他还是了解她的脾气的。

紧接着,谢南蔷听到电话里头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没多久又安静了下来。

“好,小南你说吧,我听着呢。刚我在实验室,现在出来了。”章鱼居然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语调。

他居然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心态好的简直让人忍不住要给他点32个赞。

不,290个赞才对。

250+38+2。

谢南蔷压了压心里的火,竭力平静的说道:“我说?好!我说就我说!短信为什么没回?接个电话为什么躲躲闪闪的!不要告诉我你没有看见或者没时间回!回个短信几秒钟而已。除非你心里有鬼!!”

章鱼这次回答的倒快:“看了,但是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没回你。”

一副轻描淡写的欠揍语气,立马让谢南蔷绷不住了。

“不知道怎么说?!行,你可以!原来果真是心里有鬼,难怪别人都说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厉害。我告诉你,我们分手了。”

章鱼一声不吭的听完,只停了几秒钟,便慢慢悠悠地说:“我尊重你的决定。。。。。。我——”

谢南蔷的心堵的不行,没等章鱼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然后就真的再也不联系了。

可是,谢南蔷却一直纠结两个问题:一是那个女的到底和章鱼什么关系;二是章鱼自始至终居然一句对不起都不说,也没有给自己任何解释!

一想到这些,她就不能淡定,就分分钟想去撕碎了他,她完全不能理解。这个看起来那么好的男孩,明明两人就是好好的在一起,为什么才不到一年,就戏剧化的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叶晓揪心,却又恨铁不成钢:“理解什么!?你要理解那个变态的想法,你不也是变态!这个章豫,果然人如其名,就是个讨厌的死章鱼,外号真是恰如其分!我跟你说,既然你提出分手了,就已经是分了,以后别理他了,别想了行不行。真的不值得。你到底还在纠结什么啊!他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没什么了不起,可是。。。。。。”谢南蔷脸上还是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显然是在后悔自己之前冲动情急之下一怒而做的决定。

“可是什么可是!?别可是了。断就断个干净,啊。有的是好人呢,何必记挂着这种渣小子?!想想你的理想你的抱负,你不想当化学家了是不是!”叶晓愤愤的打断谢南蔷。

化学家三个字让谢南蔷的灰蒙蒙的眼睛有了一丝亮色,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许久,谢南蔷才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叶晓,有气无力的辩白,“晓晓,其实他不是坏人,真的。我们三年同学,我了解他。他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的。他一定有难言之隐!没错,他只是有苦衷,并不是心里有鬼!”

叶晓听到这样的回答,哭笑不得,应道:“好坏本无绝对,但他这么快就原形毕露,实在不算什么好人。三年同学又怎样?中学和大学是有本质的区别的,你了解他?了解什么?了解他成绩排名,还是了解他化学实验做的有多么的好!你能别这样么?苦衷?什么苦衷!如果他真的在意你的感受,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应该好好和你解释,而且是主动的说明,不是像这样处理!你都打过去了,还含糊其辞拒绝解释,你有点硬气好不好!我最亲爱的南爷,你一直以来的潇洒哪去了?说好的拿得起放得下呢?!再这样我就看不起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谢南蔷叹气,点了点头:“嗯。说的对,我一定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能这么没出息!好好好,不想了。那你晚上陪我一起。”

“好吧。可是那不是你们社团内部聚餐吗?我去不太合适吧。”叶晓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谢南蔷倒不多想,脱口而出:“AA,可以带一个家属。”说完哈哈大笑,看起来又像是那个潇洒走四方的蔷哥了。

“滚,谁是你家属?”叶晓一拳挥过去。

谢南蔷则继续开怀大笑:“你啊你啊!当然是你啊,你就是我家属,独一无二的家属!除此以外你说还能有谁哈哈哈!”

“受不了你了。”叶晓无奈的摇摇头,实在有点适应不了谢南蔷的无厘头节奏,“你到底能不能正常一点!!!刚刚还那么难过的不行不行的,现在又这样了。哎!”

谢南蔷一本正经:“受不了也得受得了。本大爷刚失恋,你不能这么没有同情心我告诉你!”

听到这句看似淡定的话,叶晓哑然失笑,“哎呀。好吧!那我今晚就勉为其难当一下你的家属,好了吧。嘿呀,我真够意思。”

“嘻嘻,就知道晓晓最好了。我家晓晓大美侣,你家南南最爱你了!”谢南蔷不失时机的凑上去就作势要亲叶晓,却被叶晓眼疾手快挡下了。

然后,叶晓忍住笑,用手点点谢南蔷:“额,你能让我不要白去吗?!”嘴角还是有了一个弧度。

“什么?”谢南蔷一脸迷惑。

“你再继续恶心我,晚上还怎么能吃得下去,那可不就是白去了!?你说是不是?”叶晓坏坏的笑着,歪着头,挑眉看向谢南蔷,嘴角的弧度却更晃眼了。

谢南蔷这才反应过来:“哼!”

良久,叶晓突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神秘一笑:“哎,我说小南,其实你这不算失恋呀。”

谢南蔷疑惑:“为神马?怎么不算了?”

叶晓严肃的说道,“失恋,我觉得从字面上来理解,失去了,应该意思是被别人甩了,是被动语态啊,主语是动作的承受者,而你这明明是甩了别人啊,这不是动作的执行者,响当当的主动语态嘛!顶多算分手!你还在这伤心什么玩意儿,在觉得感情已经无法继续下去时,选择主动结束一段感情,是勇敢的表现,是真正的勇士。”

谢南蔷笑,“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行吧,其实我也没那么惨,更应该放开。”

叶晓忍俊不禁,“鲁迅要知道你拿他老爷子那么正经严肃纪念刘和珍的文章来和你那小儿女私情作比较,还不给气活过来!”

两人嘻嘻哈哈一阵,回去各自收拾,准备赴宴。

即将逝去的青春,注定失去的情谊,再也找不回来了。

不碰个头破血流,你是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但时过境迁,亦都是经历,仅此而已。

用掺杂着难过的纠结于现在和美好的尴尬过往的心情来祭奠这一切,总不失为一种难以抑制的、可以理解的怀念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