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南墙不语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9-13上架
  • 5109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南墙不语 轩辕飞鸿 3771 2016-09-13 15:33:54

  谢南蔷心里很不得劲,自从来到这个让她哪哪都看不顺眼的所谓大学,她一直是不爽的。

其实,这个学校一点儿也不差。更何况,这还是个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大学呢!位于首都,文理皆优,N种学科排在前列,连音艺体美也在国内是响当当的名头,武术和艺术设计则堪称全国前三。校园风景秀丽,周边交通也十分便利。

在她的好友叶晓看来,她这就是矫情,非常之矫情。可谢南蔷每次都义正辞严一本正经的反驳叶晓:“你根本就不懂我!”叶晓也总是反唇相讥:“是啊,我自然是不懂你的,懂你啊,就必然和你一样神经质了!”每当这时,谢南蔷就是一副受伤至极的模样,看着叶晓:“晓晓,你怎么能这样!如此残忍的深深的伤害了我幼小而善良的心灵。。。。。。”

叶晓简直一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样子,直接打断她:“哎哎哎,我说你够了啊!每次感慨时都这样,你有意思没意思啊?!知足常乐懂不懂。说真的,不要没事为难自己,那样很浪费时间很不值,而且,即使有落差,那也可以忽略不计了,真的,连小阴影都算不上的,再说了,真心想去G大,还有保研、考研的机会呢,现在这才哪跟哪呢。”

然后,谢南蔷就会哈哈大笑,毫无形象的露出白白的牙齿,双手托腮作花儿状,接着认真道:“你看,我像是有心理阴影的人嘛!?”

叶晓无奈的笑,“嗯,是不像,明显是个自恋狂。”

当然,两人的交流绝不仅仅止于此。

“南南,转眼间我们就认识半年多了!”叶晓若有所思的看着谢南蔷,认真的说。

“是啊!”见叶晓一本正经了,谢南蔷便也恢复起正常的语调了。“大一都要过完了。现在离这学期考试眼看也只有不到一半的时间了啊。可是我们相识却好像才是昨天一样!”

那是大一刚进校的时候。和全国绝大多数的学校一样,开学便是军训。谢南蔷小时便习武,恰逢旧伤复发,于是训了一个星期便见习了,只能坐在一边看大家军训。别人只剩下羡慕抑或同情,她却很是难过遗憾。

和矫情无关,和情结有关。

殊不知,她从小是有多么向往那片绿色军营啊!也许是父辈的影响,也许是习惯了部队的氛围,也许是看多了军事类的节目,总而言之,就是喜欢。

可是,最终还是由于种种原因,她未能如愿。

在来报到之前,谢南蔷就听说这个学校军训很是严格,持续时间、受训内容、训练强度,几乎可以媲美于军营的新兵训练了。就冲这个,当初她也是除去未去的了自己心之所向的学校那点遗憾外,尚有着一脸向往的。

为此,青梅竹马的苏沅希还时常开玩笑的说:“小南,我这是了解你不觉得有什么,这要换成一般的其他人,指不定以为你受什么刺激了呢!居然这么执着于一个小小的军训,你也真的是够够的了。”

谢南蔷都是嘻嘻笑着回应:“情结,情结嘛。有什么奇怪的?再说了,喜不喜欢都要经历这个过程,谁都没必要板着个脸受训吧!更何况,我确实是喜欢,也能忘却没去成G大的遗憾,这样多开心啊!你不也从小喜欢吗?嗯?!”听到这,苏沅希也只有笑笑,表示赞同,再不言他。

谢南蔷和苏沅希,从小生长在同一个部队大院,父母关系非常密切,二人母亲是同学,毕业于同一所军医大学,又分配在了一个军医院,从青少年时代一直就是很好的至交好友,比亲姐妹还要亲密。再者,二人父亲亦是战友,于是乎,感情很自然的便延伸到了两个小孩子身上。

从小到大,两人几乎形影不离,比双胞胎还黏乎呢。同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又从初中到高中于同一班级毕业,十几年的青梅竹马情,真可谓坚不可摧。两人性情相仿,年龄又只差四个月,不同的只是——苏沅希更理性更稳重些罢了。

当初,填报志愿时,两人却第一次出现了大的分歧。

谢南蔷与苏沅希一直是班级前五名的成绩,而他们班是理科重点班,班级名次基本等于年级名次,因此两人一直的目标就是G大。

成绩出来时,两人算是正常发挥,班主任周老师建议两人按照计划报G大就是个很好的选择,结果,苏沅希却在认真分析后认为帝都虽好,但对照以往,这样的成绩很是惊险,相当不保险。即使侥幸进了G大,也进不了自己喜欢的化学系,而T大却可以,而且T大的化学仅次于G大,同时作为帝都的邻居,闲暇也可以经常去玩,而且各方面的压力也较帝都小上许多,何乐而不为呢?

一如既往的理由充分加冷静理智并没有说服谢南蔷,打定主意的谢南蔷坚持要报G大化学系,还坚持专业不服从不调剂,却最终差了一分,进了平行二志愿S大化学系,S大虽好,化学专业却只排名十名以后,对于此,谢南蔷很是难过了一番。直到过去好久,闲时都还会想到,当初不如听小希的多好,那样就可以和她一起待在T市过快乐潇洒的日子,只是,已然晚了。

军训的一开始,这个整合两个不同系的连队就只有她一个人因伤见习,每天来来去去就是看着别人训练,很是无聊,可是又没有其他办法。不能回宿舍休息,也不能上场同训,还不准带书看,只能,坐着——看训。

是的,只能这样无聊无趣无语的坐着。

这要是安静如谢南蔷舍友安然那样的淑女倒也无所谓不好,但是,对于谢南蔷这种平时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小姑娘而言,这简直是比坐牢还难受的事情。

就这样过了很久,直到后来有一天,突然有一个人因为崴了脚就此加入了她的“坐训”大营,那便是叶晓。

叶晓是个很开朗的英语系姑娘,两人坐在那里,不约而同就会有很多话题可以一直一直聊,像是认识很多年的旧相识一样,而两人的话题,总是默契的天南海北无所不包。

然后的然后,两人发现,天哪!太多相似之处了,真的是好难得啊!

当天军训结束,谢南蔷去市区某个超市买东西。舍友安然本来要陪她一起去的,结果临时有事,宿舍其他两人也各自去忙了,她只好一个人去市里。

本来只想在附近买的,但实在是不想在附近挤着挑东西挤着排队,再加上心里一直由于没进G大憋的心里难受的不行,就干脆去远一点好了,然后就是地铁加公交,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当从公交车下来的那一刻,谢南蔷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把:“什么嘛!简直是自找罪受!赶紧买完回去,哼!再也不来了。”

进超市,搜东西啊搜东西,百无聊赖的逛着大大的超市,突然就听到好像有人在叫她。

之所以是好像,因为那人在她背后叫着“哎,哎。。。你怎么也在这儿啊!”谢南蔷心里犯嘀咕——什么跟什么嘛!谁啊这是?!一边抱怨一边回头看,却是叶晓。

“是你啊!”谢南蔷睁大眼睛,嘟着嘴,又惊喜又不爽的表现让叶晓顿时忍俊不禁。

“是我啊!你怎么也在这儿?哎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可不就只能喊哎了,你别不高兴啊!”叶晓笑着看向谢南蔷,一脸真诚。

“好吧好吧,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说实在的,我们也真是,今天聊那么久,居然都没想到问对方名字,好吧,扯平!谁也甭生谁的气了。对了,我叫谢南蔷,南方有蔷薇,很好记吧,嘿嘿。”谢南蔷觉得,这世界真是小,缘份如此奇妙,也笑着看叶晓,一脸纯真。

“甭?哈哈哈,你说话真好玩。还有,你名字真心是好独特啊,有意思的很呢。果真是特别好记,我只要记得不撞南墙不回头就好了,哈哈哈。我的名字就很普通了,叶晓,出生在早晨,所以取名晓,我们好有缘份啊,北京这么多超市,居然也能碰到。还挺有缘分的。”叶晓灿然一笑,由衷的感慨。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是,一会我们买完一起回去啊好不好!我买好了,你呢?”谢南蔷实在不能更赞同叶晓的说法,一扫心中的淡淡小阴霾,欢快地拉着叶晓的手亲热的说着,没心没肺的开心着。

“我也买好了,那回吧。”叶晓想了想,确实也没有什么别的要买了。今天原本就是军训完到市图书馆还书,又新借了几本新书,然后就顺便在附近超市买点东西带回去,没成想居然碰到了今天刚认识的这个可爱小美女。

叶晓还是打心眼儿里觉得挺开心的。不管友情还是爱情,缘分有时候确实是会让你觉得妙不可言的。

“好!开路!”谢南蔷兴奋之余,一本正经拍拍叶晓:“叶晓同学,我可是蔷薇的蔷,才不是南墙那个墙呢!”

两人一起原路返回,在学校门口吃了饭,一边聊一边回宿舍,然后惊讶的得知,两人在班上学号居然同为17号,同样来自江苏镇江,谢南蔷住2#306,叶晓住1#306,就连生日也一样,都是双子座的小女生,只不过叶晓比谢南蔷大一岁而已。

太多太多的共同点,即使只认识一天而已,却让两人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接着,当天晚上刚回宿舍又下楼买笔的谢南蔷在超市又碰到了叶晓。

同时伸向某个背景图片甚为漂亮的笔记本的谢南蔷和叶晓四目相对时,彼此简直不能再多说什么废话了。

“南南,我们是命中注定的好朋友啊。”叶晓抑制不住的开心。

“不,我们不是。”谢南蔷严肃的说。

“啊?!”叶晓很纳闷,疑惑的看着谢南蔷。

谢南蔷忍着笑,正色道:“我们是好基友。”

“滚你的!”叶晓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这个姑娘果真是可爱。

“那就好丽友吧。可好吃了呢。我请你吃啊,嘿嘿嘿。”谢南蔷哈哈大笑,暂时忘掉了种种的不快。

“受不了你了!明明一件让人激动的事情,到你这里怎么就像一场笑话了?!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啊?!”第一次遇到这样无厘头却又心无诚府的女孩子,叶晓简直无语,只剩下原地抓狂。

“哈哈哈,好啦好啦,很晚了,回去睡觉觉喽。走走走,路见不平一声吼,见着美女不撒手!”谢南蔷大笑着说完,不待叶晓回答,拉着她就开始疯跑,一路狂奔,一路欢笑。

之后的日子,平静似水,按部就班,却又时常充满欢声笑语。所谓鲜衣怒马,纯真年华,大致如此。

其实,叶晓是个稍显文静的姑娘,而谢南蔷却是个活泼开朗、率真直接的人,两个人在一起,互相都在影响着对方,文静的叶晓常常也被带动起来,性格开始变得爽朗起来,而活泼的谢南蔷,偶尔也开始多愁善感起来,豪爽的性格里平添了一份细腻与温婉。

这还真是奇妙的友情化学反应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