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呆萌小妹纸:与哥哥们的邂逅

第一章 无能为力

  圣叶医院手术室门前,花萌萌缩在墙角的角落里不停的颤抖着,她双手抱住双腿,有些脏的小脸蛋惨白惨白的,下巴轻轻地抵住膝盖。脸上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毫无生机。身上那粉红色的洛丽塔公主裙看起来就像个笑话。

“小妹妹,你冷不冷呀?你先出来,好吗?”一名实习女警看到坐在角落的花萌萌,那无助的样子让她想起了家里的妹妹,心里一疼,趁别人没注意走到她的身边,手上还拿着一件外套想往她身上披。

女警见她没反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么小的孩子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很害怕吧!

感受到外套的触感,花萌萌慢慢回过神来,她抬起她那天真无邪的小脸问道:“大姐姐,我爸爸妈妈呢?我刚刚看到他们被推了进去,可是他们现在还在里面不出来,这是为什么呀?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吗?”

女警听着花萌萌脆生生的嗓音却吐出那样成熟的话语,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了。

女警不忍心告诉她真相,于是直接把他抱了起来。

而花萌萌也让她抱了起来,因为花萌萌知道这个大姐姐不会伤害自己,所以才乖乖的让她抱了起来。

女警刚想开口,一名警察抓捕队的队长突然看到女警这边的情况后便出口询问。

“离雪,你在哪里干什么?咦!那个女孩是那对受害者夫妇的女儿吧,你先把她抱过来,等一会带她去清洗清洗,再吃点东西,在这等两个小时了。也应该饿了。”

虽然那名队长说的话不是很大声,但是在忙活的众人都足以听见,便不由自主的把眼光移到花萌萌身上。

大家看到花萌萌,心里一怔,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女孩好萌!!!’

花萌萌在听到那个抓捕队队长的话时,想说“我不用了,我要等我爸爸妈妈出来。”结果还没说出一个字,就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舌尖的痛感让花萌萌承受不住,脸上的表情硬生生的变成了一个囧字。

两只大眼睛痛苦的眯成了一条缝,小鼻子紧紧地皱了起来,两枚果冻似的唇瓣使劲抿在一起,似乎想让那痛感消失。(我疯了吗!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片段!!!)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白安走到花萌萌身边,一脸笑意的问。

自述~~~

“我叫白安,今年16岁。是京城白家的二少爷,我们白家是军政之家,从我爷爷的爷爷,也就是我的曾祖父那代,就已经开始从军,我的爷爷现在是一位特种兵兵团的首长之一,我的爸爸自从我参军之后便退伍和妈妈开了一个学院。名字是蒂光学院,是京城里最好的学院。

我还有一个哥哥,叫白允希,他性格冷酷至极,从小不愿意接受家里人的安排,所以在14岁时脱离家,自己到外面生活,他用自己打拳击比赛获得的奖金买了一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房子,他今年已经18岁了。现读蒂光学院于高等部。

而我,现在在警局里实习,家里人本想让我到特种兵兵团里,可我认为在特种兵团里待着并不能再学到什么,于是我选择来到警察局学习,现读于蒂光学院高等部。”

“嗯?我?我叫花萌萌。”花萌萌一睁眼就看到白安在旁边问自己话,有些诧异,可还是乖乖回答了。

“呀!白安,你做什么,快放手!”一等花萌萌说完,白安的小手就伸到花萌萌的胳肢窝下想把它抱起来,但是可别忘了现在离雪抱着花萌萌呢。所以离雪便有些生气的看着白安。

‘哎西,这个白安搞什么?原本就是我抱着萌萌的!他来搞什么呀!这么萌的妹纸跟我家小小都有的一拼了!怎么可能让给他呢!’

自述:“我是梅离雪,今年19岁,我出生在一个黑道帮派,是现在京城最大的,也是唯一敢光明正大贩卖军火头子,的女儿,我的爸爸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坏人,他虽然贩卖军火,但是是由国际警察认准的,我爸爸跟国际刑警的关系很好,所以贩卖军火的事情交给认识的人来做还让他们放心一些。

我有一个妹妹,她叫梅小小,今年15岁,她的身手很好,但是在一次意外中,小小的头部受到了严重的撞击,所以她的智力停留在了8岁。

我,现在在警局实习,因为我的妹妹她的梦想是想当一名国际刑警,她不能完成她的梦想,我来替她完成。现读于蒂光学院高等部。”

(突然感觉我可能写的配角太多了,怎么办呢?你们就将就的看吧,配角多剧情也会多的!)

“我没搞什么,我只是想抱抱萌萌。”白安嫌弃的看了一眼离雪。

离雪瞪着他,刚想说点什么花萌萌就一脸呆萌的说了句让人都惊了的话:“额,这位哥哥,我跟你还没那么熟吧,所以别叫我萌萌,还是叫我花萌萌吧。嗯!好吗?”

这话一出口,一定是驳掉了白安少爷滴面子,也让人都觉得花萌萌是个不好惹的主。

白安一脸委屈的看着花萌萌:“萌萌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看白安哥哥多喜欢你啊,叫一句萌萌怎么了?这个大姐姐还抱你呢,他跟你也不熟呀!”

“额…那好吧,白安哥哥,那你可以叫我萌萌。”花萌萌眼珠子转了转,想着是不是自己伤害了别人,所以还甜甜的叫了一声白安哥哥。

“唉!这样才乖嘛!来,来让哥哥抱抱!”白安一脸得意的看向离雪。

“切!”梅离雪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那个,白安哥哥,还是算了吧!妈妈说过,对于刚认识的男生是不能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的!”花萌萌为难地说。

“唉,好吧!”白安撇了撇嘴,一脸不爽的对离雪翻了个大白眼。

“唉,大家都去做事,别围在这里。”抓捕队队长对看好戏的众人说了一声。

大家都散后,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花萌萌被离雪抱着跑到医师旁。

“医生,那对夫妇,怎么样了?”离雪紧张地问,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花萌萌伤心。

花萌萌就是这样的,她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人不得不去喜欢她。

“……”花萌萌没说话,她的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对不起,我们无能为力了,还有,他们还有最后一口气,亲人赶快进去,不然就……”医生一脸愧疚的说。

医生,一个值得令人崇高的职业,有些人当医生是为了钱,有些人是为了救死扶伤,我相信,后者绝对占大多数。一个医生要是为了治不好别人的病,为了治不好别人的伤而伤心,而感到惭愧,那么这样的医生绝对是一个好医生!

花萌萌听到医生的话后跳下离雪的怀抱,然后几乎是疯了一样的的冲进手术室,而离雪则被拦了下来。

手术室内--

“萌萌…”花萌萌的爸爸和妈妈同时说道。(花萌萌爸妈戏份挺少的,就不多介绍了。)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呢?你们不可以离开萌萌,你们不许离开萌萌。”花萌萌终于承受不住,哭了出来。

“对不起,萌萌,妈妈和爸爸要先走……先走一步……”花萌萌的妈妈控制不住,声音哽咽了一下。

“呜呜~~~不,妈妈,你们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刚刚是在逗萌萌玩呢,对不对!”花萌萌趴在床边。

“萌萌……你…你先别…别哭!爸爸…妈妈…只是先去…天上…等你。”花萌萌的爸爸安慰说。

“你们真的会去天上等我吗!”花萌萌也不再哭了,但是声音还是哽咽的。

“嗯…爸爸妈妈…什么时候……骗过萌萌。”

“萌萌,来,你把…妈妈脖子……上的项链…拿…拿下来。”

“妈妈,这是什么?”花萌萌乖乖的把项链拿了下来。

这是一条很古老而又神秘的项链,上面的图案是由水晶雕刻而成的花朵,上面的花瓣雕的栩栩如生。项链是由一颗颗黑色的钻石串成。黑色与透明的反差让人眼前一亮。更神奇的是,当项链拿下来的时候,项链的色泽一点点变暗。直到没有一点光泽。

“妈,妈妈,这是,怎,怎么回事?”花萌萌擦了擦眼睛。

“萌萌,现在…把你的…血,滴…滴上去。”花萌萌的妈妈一说完便闭上了眼睛,而躺在旁边的爸爸也相继闭上了眼睛。

花萌萌看到这一情景,心跳漏了一拍。

过了两秒后,花萌萌尖叫起来:“爸爸!妈妈!医生,医生!快点进来啊!!”花萌萌跑到门外,拽着医生的手。

“叔叔,叔叔!我求求你了,救救我爸妈!我求你了!哪怕只有一线的希望你也试试看,好不好!”花萌萌哭着求着医生。

“这…这,你先冷静。”医生心情复杂的看着花萌萌。

他知道,就算有一线希望也会去救的。可是关键是,现在一线希望都已经没有了……

“我求你了,你进去看看我爸爸妈妈好不好,也许他们还有希望!呜呜呜……”

花萌萌崩溃的大哭着。

“医生,你就进去看一看吧!或许还有生机呢!”白安和离雪难得默契了一回。

医生已经不想再说话了,他对着众人摇了摇头。

“对不起了,我真的无能为力。”

“叔叔!我最后在求你一次!你救救我爸爸妈妈!”在医生从花萌萌身边走过时,花萌萌突然冷声道。

“小妹妹!我!!!”医生转过身来,无奈的说,可是他只说到了我的时候,花萌萌做了一个让人都震惊的举动。

花萌萌,对着医生直接跪了下来!!!

“小妹妹啊!你这是做什么?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爸爸妈妈不会活过来的,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最后两句话,医生是冷着脸说的。

“呵!呵呵!”花萌萌悲凄的笑着。

“说得真好啊!自欺欺人,没错!我就是自欺欺人了怎么样。如果能让我爸爸妈妈醒过来,我愿意自欺欺人一辈子。”花萌萌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那个医生大喊。

然后径直从四楼的安全通道跑了下去,花萌萌伤心的哭着,任由眼泪从眼里滑落。

她跑的横冲直撞,就算撞到了人也不道歉。

离雪:“萌萌,你别跑,你等等姐姐。”离雪在花萌萌跑走之后,突然回过神来后喊道,接着,也从安全通道跑了下去。

白安:“看来这个医院要换换人了……”白安看着那个医生随意的说。

医生心里一冷,还想说点什么,可动了动嘴后还是没说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