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九十五章 爸爸的嘱托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24 2017-09-11 13:28:29

  “到现代也有不少追求你的吧,不像是我古代长得丑到现代还是丑,我都无奈了,人生没有给我一把好牌,但是到手里这副牌我打好就行了。”在古代和现代还是要看实力的,颜值只是一个小的方面。

  “别这么说自己啊,我觉得你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一样的可爱,奈何造化弄人吧,今天也不早了,咱们两个人吃点东西吧,也不能让你饿着肚子对不对?”楚泽永远是那么的贴心,那么的温柔不管是从开始还是到现在。

  我们两个吃了饭,他居然开着兰博基尼送我回家,他居然会开车,这个真的让我太意外了,这三年我觉得他过得很滋润的,果然是优秀的人到哪里都优秀。

  “就送到这里吧,不用送我上楼了,我也不想让你听到我妈妈的八卦了,我自己来应付她,明天还要工作,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两个都互留了联系方式,我们真的只能做朋友。

  我上了楼,刚开门的时候,妈妈就走上前来,站在我旁边就问,“那个相亲的男孩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帅,特别有钱?我就说么,我这次找到了个靠谱的人……”妈妈的唠叨还在继续,我换了衣服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看着手机,想着要不要问问楚泽到没到家。

  一条微信就过来了,“收拾好了没有?”我回了一句,“一切妥当,这么快就到家了啊,真的是神速。”我们俩后来就聊了点生活上的事就say goodbye了,我们两个人一向是很有默契的。

  后来我们还是偶尔出去吃饭,看电影,去远足,但是彼此都没有再提结婚的事,他知道我心里没有他,但是却在一直默默地守护着我,就这样我们过了五年,妈妈一直有催婚,但是我没有答应。宁静的生活在我得到一条信息后被打破了,爸爸得了肺癌晚期!

  这个噩耗传来了之后我本想不让爸爸知道的,但是,爸爸自己已经察觉出来了,他接受了保守治疗,楚泽也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这天,我推着我的父亲,在花园里散步。“叶子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三十都而立之年了,在我有生之年就希望看见你能结婚,能找个好归宿。我看小楚那人很好啊,都五年了,要不是真的对你有意谁能就这样一直等你呢?闺女,我看好了,他是真的对你好,不如就嫁了吧。”爸爸在说这话的时候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也算是临终前的嘱托。我什么都没说,但是却是一夜未眠,在考虑我和楚泽的事,到底应不应该结婚。

  第二天早上,我把楚泽约了出来,还是在我们初见的那家咖啡馆里。

  “阿泽,我爸的意思是让我嫁给你,但是我想了一宿,我还是觉得我没有办法嫁给你,我心里有别人,这本身就是对你的一种伤害,所以我这次找你来是为了让你和我配合演一出戏,我们不如假结婚,让我爸看了安心就好。”事到如今却只有出此下策,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五年了,我一直都没张口,既然五年你都没等到他,你还不放下吗?我知道你心里还有他,但是这不耽误我爱你,没有磨灭我想照顾你的心,从开始还是现在我只喜欢你一个人,你知道吗?”楚泽调整了坐姿,试图握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穿着西装的胸口上。

  “我从很多年前就爱你,让我照顾你好么?”楚泽的真心我还是不能辜负,但是一旦有一天安绍离来了,我应该怎么办?难道对他说,你回你的古代去吧,我已经找我应该陪伴一生的人了吗?不,那样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你陪我演戏,同意还是不同意?不同意我去找个专业的演员去了,我觉得他一定能演好这个角色的。”最后一句话,我们两个人都需要干脆。

  “好,婚礼这事我来操办,你照顾好伯父吧。”楚泽留下了这句话,他真的是个稳妥的人,什么都做的很好。

  我每天都陪爸爸散步,而楚泽也是做戏做了全套,在我的父母面前跟我求得婚,最后戴上了戒指。爸爸的病情越来越重,所以我们的婚礼安排在五天之后,是妈妈帮着选的日子,说那天是黄道吉日。

  婚礼转眼就到了,是我喜欢的草地婚礼,是我想要的长拖尾的婚纱,一切都是我上大学的时候的梦想,楚泽都为我做到了,只不过新郎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安绍离,你在哪?你可知道我今天就要嫁人了?

  “叶子,你看你今天多美啊。”欧巴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所有人都以为我今天真的要结婚,但是只有我和楚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镜中如此美丽的我,洁白的婚纱,乌黑的秀发,略施粉黛,却美不胜收。但是心里难过,一滴泪从眼中滑落。

  “别哭啊,我知道叔叔的病让你心里难过,但是你今天是新娘子,所有人都看着你呢,哭了妆就花了,就不好看了啊。”我要这么好看有什么用呢,这本来也不是出自我真心的婚礼。

  “来了,车就在楼下了,快快补妆,等着新郎抱你下楼吧,我们就去酒店了。”楚泽带着一群伴郎上来了,用钱封住了所有半年的口,而我也尽量的表现的不那么的丧。

  “今天要开心点,伯父伯母都看着呢,尽量露出点微笑。”楚泽抱起了我,在我身边耳语,让自己开心点,谁不会啊,真是的,我暂时不去想安绍离的事。安绍离你能感应到我的话,快点来找我。

  到了婚礼现场,我们没搞的那么大,只有一切亲朋好友过来观礼。《婚礼进行曲》响在我们的耳畔,爸爸今天的精神特别好,缠着我走到了台前,把我的手交到了楚泽的手上。神父的话还是那么个老一套,楚泽说了一句“我愿意“。当神父问我的时候,我沉默了,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