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九十四章 相亲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41 2017-09-11 13:27:14

  “我跟你说啊闺女,对方可是上市公司的总经理,而且人也是高大帅气,你今天好好打扮一下,去见见,好好跟人说话知道不知道?”大早上的妈妈又开始磨叽我了,每天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句话,总是催我相亲。我穿了件衣服直接就出了门,也不愿再听她的唠叨。

  大概每个父母都是同样的唠叨,我知道这个是父母的关怀,他们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教育一代又一代。父母们催我们结婚也只是怕我们老了以后没有人照顾,但是我觉得没有谁我仍然可以过得很好。

  忙了一天之后,收到妈妈的微信,是和那个男人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虽然心情多有不愿,但是还是决定去看看,也算是对父母有个交代。

  晚上六点,我到达了那家咖啡馆,坐在了约定好的靠窗的位置,而那个男人迟迟未到。我不知道这个人是因为什么愿意,但是我妈妈嘱咐我一定等他来,我只好耐着性子坐到这里。半个小时了,居然半个小时都没看到人影,这是拿我当猴耍吗?这一点时间关键都没有还当什么上市公司的经理呢,我拿着包,想要离开。

  “对不起,我迟到了。”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我抬头一看,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这眉眼,这身形,活脱脱的现代版的楚泽啊。

  “不好意思,你是叫楚泽吗?”我回过神来,这明明就是穿着西装的楚泽啊,难道他来到现代了?那是不是安绍离也来了呢。

  “对,我就是楚泽,你是林叶子吗?”他居然是楚泽,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多么令人激动啊,这么久了,他来找我了吗?

  “那你是来自南楚吗?你是开过叶泽的吗?”那种喜悦,惊喜的感觉冲上了我的头顶,我觉得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对,我是南楚的楚泽,你是南楚相府小姐的丫鬟小翠吗?”楚泽的脸上没有过多的兴奋和激动,只是淡淡的说着这件事,仿佛跟他没有关系,他怎么能这么淡定呢。

  “我是,你怎么到这来的呢?你怎么来的呢?”我激动的掉下了眼泪,三年了,我以为这是一场梦,不敢与人说,怕别人把我当成精神病,但是我的确是去过古代的。我走上前去抱住了楚泽,开始哭了起来。

  “当我得到你死的消息的时候就赶到了东秦,那个时候的安绍离已经憔悴的不像样子了,不眠不休,把你的尸体放在冰棺里不肯下葬,也不愿意相信你死了的事实,同时也变得特别残暴,杀了大皇子二皇子,把皇后囚禁在了后宫之中,他现在已经是东秦的皇上了。老皇帝在吃了西齐送的回春丹以后大好,却无心政事,搬到别宫,纵情山水。”楚泽顿了顿,喝着咖啡,在想着什么。

  “你被追封为皇后,我们都知道你来自异世,你曾经说过另一片大陆上会有回家的路,所以我们一直都在追踪信息,直到我掉入了一个山洞之中,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现代了,瑞泽公司的董事长救了我,从此之后我便成了他的养子,一直在他手中做事。”楚泽倒是把这事的原委说了个清楚,听到安绍离的时候心里觉得无比沉重。

  “到了现在以后我一直在找你,叫你名字的人说不上多,但是也不少,每个我都亲自见了,因为我知道你长得可能跟古代的小翠不一样,我来了三年,第一年习惯了现代的生活,后来的两年我都在找你,叶子,我知道你可能还心存怨恨,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我跨过了千年来找你,只希望你能原谅,我就别无他求了。”楚泽握着我的手,自从他上次来救我的时候我就一点怨恨都没有了。

  我把另一只手放到他的手上,“我早都原谅你了,何必还说这些呢,现在你来了可好了,我不愿意相亲,你正好能当我的挡箭牌了。”以后就不用听妈妈的唠叨了,这还不让人高兴吗?

  “叶子,这么久了,安绍离都没有找来,你难道还要继续等吗?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很辛苦呢?不如让我来照顾你,这样你的父母也就放心了。”楚泽放下了我的手,从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了居然是钻戒,鸽子蛋那么大的啊。

  “你之前就说喜欢不一样的求婚方式,到现代我才知道,应该是单膝跪地的,但是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一直对于此事耿耿于怀,但是我想好了,如果遇见你我还是要求一次的。”说完他就单膝跪地,拿着个戒指,这发生的也太突然了吧。

  “你快起来,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们呢,我们才相逢,你怎么就这么着急,什么事你起来再说。”这个时间,咖啡馆里的人很多,好多人已经开始起哄要我嫁给安绍离了。

  “你再不起来我就要生气了啊。”我小声的对他说,他不好意思的收起了戒指盒子,起了身坐了下来,看着我尴尬的笑了笑。

  “你不是每天都带着求婚戒指吧,万一你遇见的不是我,你要每一个都求一次婚吗?”看着他娴熟的求婚姿势,我真的觉得他应该不是个新手了。

  他立刻紧张的解释,“当然不是了,我虽然带着戒指,打算跟你求婚的,但是那都不是你啊,聊着就知道了。”楚泽也会不好意思,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手里绞着衣角,好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那你岂不是在家练了好久的求婚,你这样很是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啊,哈哈,你实在太好玩了。”楚泽这一面可爱的样子还不多见,他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个有着翩翩风度的正人君子。

  “你怎么知道,我们古人才不是这样的呢,顶多就是写首诗,送个发钗就定情了,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可能这么直白呢,但是这样才能表现出真心的呀,我还是更喜欢你们的方式。”含蓄的楚泽也知道换一种方式了,只是感叹,命运真的是我们无法掌控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