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八十六章 残废的我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49 2017-09-11 13:10:03

  从今天开始,我要变强,不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做派,一定要努力,能救我的人一定不是一般人,也不知道手能不能好起来,如果不能好起来就跆拳道,用脚杀死所有挡路的贱人。打定了主意以后,只有先养好了自己,才能实行了我的大计。

  这位不知名却救了我的命的大boss一直都没有出现,但是却一直都没有短了我的吃喝,药虽然难喝,但是良药苦口,这的身体也在恢复着。最尴尬的是他每次给我胸口换药的时候,我总是说服我自己他是医护人员,好尴尬啊。

  这天阳光明媚,这位一直照顾我的医护小哥终于准我下地溜达了,已经到了十月中旬了,外面的树叶都快掉没了,我要快些好,好回到绍王府,安绍离还在等我。

  最闷的是我现在不能写字也不能说话,我就只能抓着他和他比划,但是好几次他都把我当成精神病,并没有理我,反倒是觉得我是无理取闹了。我要该怎么才能说出我相见的那个人呢。

  我胸口的伤的确是好了,但是我手根本就不能提东西,其实想想也对,伤筋动骨一百天,也许我过几天我的手就能好了呢,可是事实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我的手就算是残了,就算是每日锻炼也终是提不起笔了。

  到了十一月,我终于看到救了我的那个人,长得并不是我们现代或者是古代意义上的帅哥,只是长得让人觉得舒服,不是很讨厌,但是医术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见到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吗?我是你的恩人,你都不要感谢我吗?”居然上来就求感谢,这个人还是真的有些自恋吧,不过我感谢他真的是应该的,我活着能复仇都是他的帮助。

  我福了福身,又作揖了,也算是我表现出我的千恩万谢,但是他的脸上倒是露出个很嘲笑的表情。

  “你还真是冷淡,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我才把你的手筋接好,还有你心口的伤,差一点就刺到你的心脏里,差点就没救了,知道不知道?”他坐在桌子旁边,坐在桌旁自己倒茶喝。

  我坐到他身边,跟他比划,也不知道他到底明白了没有。我的意思就是千恩万谢呗,难道这样不够,还让我跪下给他磕一个呗。

  “好吧,我接受你的谢意,不过你现在吃我的用我的,想没想过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呢?离开我了以后你要去什么地方呢?”微微带着一些探究,一些挑衅,还有一些鄙夷,其实我有点受不了他这样的眼光。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觉得我怎么好像救了一只白眼狼,耗费我那么多精力和财力,居然还不知道感恩。”真正善良的人难道还想要回报吗?我这应该不算是道德绑架吧,如果要回报还不如让我死掉。

  我只能用我无声的手势来表达,站起来,开始表现跟周杰伦学的那套哼哼哈hi,我想学武功啊,也不知道给我累的满身大汗他到底明不明白。我想让自己变强,而不是只靠着我的三脚猫功夫,碰到高手的时候只能被人打的无法还手。

  “你想学武功?你现在这个身体状况不太可能的,你的手现在还没好,你自己也是知道的。你这样做的话只能伤害你自己,也许一段你的手可能真的再也好不了了。”在这吓唬我呢,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的手现在还是有点知觉的,我觉得我会好的,而且这个好是需要锻炼的。

  我只能和他表示我能尽力的,而且我想要做这样的事,因为当初要不是因为我任性,我不努力学习保护自己,怎么会出了这么多的事。我出了事要楚泽救,安绍离救,甚至要霍英熙救。我当初只想到了经济独立,可是我忽视了这个世界可以有草菅人命这种东西,我真的要十分努力才能自己保护自己每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怎么就能护我周全呢。

  我跪下来求他,我的手用不上力,我只能用我真诚的眼神来打动他,不管怎么样,心诚则灵,我这次一定要求他教我武功,也不枉我一番心思。

  “你跪着也没用,你大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练武,你现在手都拿不了兵器,你怎么可能去练武?你在这里呆着吧,想跪多久跪多久。”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说不出话真的是不方便。

  那我就这么跪着,跪的久了膝盖当然麻了,但是我觉得人不可以抛弃自己的信念,那个老人与海的老人说过的,人可以被打败但是不可以放弃自己的信念的。他可以跟马哈鱼搏斗好多天,我也可以在这跪十几天的,只要我跪不死我就一直跪在这。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从上午跪到下午,中间护理小哥给我送过一次饭,却被我婉拒了,连筷子都拿不起的我连吃饭都不能自己吃,活着有什么意思。我就等着那个大夫,可是等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来。

  “我都告诉你了,我家主人不会同意的,而且他去采药了,现在不在家,你跪了也是白跪的,还不如吃饭养好自己的身体,也有机会再求主人对不对?”小哥苦口婆心的在劝我,吃饭这个事我还是吃吧,肚子饿的咕咕叫,吃饱了也有时间继续跪着。

  我跟他比了个手势,我想吃饭,但是我仍然跪在地上,万一他要是抽冷子回来了怎么办呢,我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吃了饭,跪在这里,一动不动,麻木就麻木了好的呀,又能怎么样啊,不达目的不罢休,早有这觉悟我早就穿回到现代了。

  跪着跪着我就进入梦乡了,梦并不好,总是会梦到有人打我杀我,我被吓了一身冷汗,突然惊醒了。我的重心没稳,直接摔到了地上,真的好痛啊。

  “在这里跪了一夜?还真的很有毅力啊,但是你有没有想到你保持的一个姿势时间久了,血脉不畅通怎么办?本来手都不能动了,难道还想脚也残了?”这嘴损的程度不亚于当年的安绍离,这个时代都流行毒舌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