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最毒妇人心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61 2017-09-11 13:09:29

  “我觉得我对你不薄啊,你想要钱财可以等到我回王府给你,你为什么要难为我呢?我们不是好姐妹吗?我们曾经度过了那么一段艰难的日子,难道你自己就没感受到我的真心实意吗?”我真的无法理解这样深沉的心机婊,居然早就谋划着想要害死我。

  “我要是不演一出苦肉计给你看,你怎么能相信我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在我被蛇咬了之前你居然防着我,居然告诉我假的信息,你明明是丞相府的丫鬟装成小姐代嫁,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剑,直直的像我脸上划来。

  “我把你毁了容,杀了,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你了,剩下的就只是我琳菀一个了,我可以去安心的做我的绍王妃了,不想和你说废话了,看招。”我好歹也是会些轻功的,很简单的避开她的攻击,自己也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见招拆招。

  在她身上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平时看她洗衣服都费劲,没想到她居然可以把剑招玩的这么溜,我一时身上挂了彩,她自己也没讨到什么好处,也是伤痕累累。她看见在我身上得不到什么甜头,直接像我射过来一只飞刀,我来不及躲闪,就这样直直的插在了我心口。

  疼痛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我感受汩汩的血从我的身体里留了出来,我的生命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失了。我知道我可能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也许我就和我的安绍离告别了,我甚至来不及说一句我爱他。老娘这辈子爱的第一个人啊,我们就这样再也不能相见了吗?真的好不甘心。

  “呵呵,真不知道你还挺有两下子的,居然能勾搭到东秦的王爷。把你的脸划花了,把你的手筋挑了,下辈子你都勾引不了王爷,哈哈哈。来把这个吃了,你死了也无法跟阎王告我的状!”好阴毒的女人,我的意识涣散了,想要用力的睁开眼睛但是却无能为力,一切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一辆黑色的马车停在了这具身体的前面,一辆马车停到了女子的前面。从上面下来一个少年,“先生,路上有个女子,受了很重的伤,脸被划花,手筋被挑断了,还有鼻息,我们该怎么做?”少年站在车的旁边,看着车上的中年男人,不知道怎么做。

  “哦?这么狠?倒是蛮有趣的,把她抬上来,又有来挑战我的医术了?好啊,把她给我抬上来,我倒要看看,我是不是能把她给医好。”车上的男人换了个位置,打开了自己的药箱,少年费劲的把女子抬到了车上,身上和手上染满了鲜血。

  “动作快一点回我们住的地方,我要给她缝合手筋,再晚点恐怕就连不上了。把那边的纱布拿过来,我来给她止血。”车上的男人很专业的给她包扎了脸上很身上的伤口,然后下了车。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这么黑?我记得我好像是被人给杀死了吧,难道这里就是地狱么,我居然没有回到现代,其实我还没有活够啊,我想努力的睁开眼睛,是不是只要用力呼吸就能看见奇迹了?

  我睁开了眼睛,面前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屋顶居然是草席制成的,我全身都好疼,我的手,我的脸,我居然说不出话来了,我用力也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说不出话了,我的嗓子应该是好好的啊。

  “先生,她醒了,她的命还真的是很硬,那么严重的伤居然都没死,现在你已经脱离危险了,没生命之忧了。”迎面过来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大概和小翠差不多大,但是很明显特别机灵的那种孩子。

  “啊…啊…”我好好的呼吸了一下,但是我还是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不能说话我怎么跟安绍离说我的来历呢。”心里好着急,急的我想哭。我的泪从我的眼里留了出来,现在也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比我死了还要难过。

  “你怎么哭了啊,你要是哭了你就毁容了,把你脸划花的那个女人真狠,居然下了那么重的手,还好我们先生妙手回春,现在你没什么问题了,假以时日你就能重新见到太阳了。”少年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说着,但是我最想知道的是我为什么不能说话。

  “你怎么还哭啊,你别啊啊的乱叫了,你的嗓子是被毒哑的,先生现在也没有找到解药,所以你现在也只能哑着了,也有可能你以后也哑着了。”少年云淡风轻的语气只是在说着跟他毫无关联的事,但是的确是没有什么关系,他也只是一个旁观者,他也许也见惯了像我这样的人。

  我以后可能都不能说话了,这对我来说天都塌了,我怎么和安绍离说我最近发生的事,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只能默默的流泪。

  “都跟你说了你不能流泪的,难道你想脸上有疤痕吗?女子的容貌不是最重要的吗,你自己一定要注意了,你死了也没有人为你伤心难过,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谁打了你,谁毁了你的容,你要找她去算账啊,你现在这样太过懦弱了。”少年在说完这话以后看了看我,最后离开了房间。

  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深思,对啊,我应该去找那个女人复仇,我们在逃跑的那天是那么顺利,她看起来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武功比我高,心比我狠,也许是皇后那边的人呢。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恢复,回到绍王府,跟他说我的发现。

  我现在就是残了,不能让自己更残,我能想象出我的脸现在是什么样的,但是也不能这么放弃自己,每个人都有生命的意义。我既然越狱出来了有了自由,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现代上大学的时候不知道生活的意义,在古代当丫鬟的时候不明不白,当王妃屡次被害,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强。学了功夫是三脚猫,做的生意什么都做不起来,看人不准,我到底能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