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一起逃跑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49 2017-09-11 13:07:04

  我们两个悄无声息的做完了这件事,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房间里换了一件衣服,以防被别人发现。夜幕正要降临的时候,晚宴开始了。

  我跟琳菀我们两个上来就开始喝,到处敬酒,这次穿了一个有大袖子的衣服,把喝进去的酒直接吐在了袖子里。但是曼陀罗的功力还是不能小觑,还是有了一些被吸了进去,我有点发晕,看了一眼琳菀,她还是像个正常人一样。

  我一看只有我们这些婢女喝酒还行,把那些明着的守卫拽过来开始灌酒。一开始他们一定是拒绝的,但是美酒当前,而我们所有人都说今天喝酒是不会有问题的,守卫也开始和我们一起喝,到后来的时候都开始论亲兄妹了,真正的狂欢开始了。

  大家都在喝酒,而我和琳菀装醉,趴在桌子上任谁叫都不肯起来。到后面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倒下了,我和琳菀站起来了。我们俩朝着北山的方向跑。路上的人不多,暗卫似乎也并没有发现我们,十五的月亮很亮,很容易被人发现,所以我们走的是密林,找人特别少的地方。

  树很高,茂密的枝桠挡住了我们的路,所以我们大气的不敢喘,我拉着她就往前跑,可是我好像被什么绊倒了,原来是个枯树枝。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发现站起来就觉得很疼,我真的很倒霉。

  “你的脚要紧么?现在能自己站起来吗?”琳菀蹲了下来查看着我的脚,她碰我一下我就觉得好像针扎了一样。

  “我走不了了,你自己逃吧,这么好的机会千万别浪费了,一旦错过了,再有机会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千万不要为了我而放弃了自己得到自由的机会。”我现在觉得我应该做的是不应该拖累她的,大难临头还是自寻出路吧。

  “我不走,我们不是好姐妹吗,好姐妹就是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来,我扶你起来,我们一起逃出去。”琳菀架起了我,我们两个一瘸一拐的在路上走着。可是走了很久我们都没有走很远,我为什么会拖累人家呢,自己实在是太糟糕了。

  “你走吧,别跟我一起走了,我只会拖累你,你要是真当我是姐妹你就自己先走,别管我了,你走吧,快走,再不走天就亮了。”我推开了她,自己却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真疼啊。

  “我说什么也不会放下你的小绿,小心,你后面有蛇!”在哪呢,我怎么就没看到蛇。琳菀上前来又推开了我,蛇一口咬在她的脚脖子上。

  “你怎么这么傻啊,也不为自己想想,怎么办,也不知道这蛇到底有没有毒,我把她的鞋脱掉,脱掉了袜子,只是看见了两个蛇咬过的血口,不过没有明显变黑或者变青的痕迹,那就是没有毒了,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都说过了啊,咱们是姐妹的,这点算什么,看来是老天爷不让咱们逃走了,不如我们回去吧,你的脚伤要养,我的伤口也需要愈合,不如我们在等到一个合适的时候再逃走吧。”琳菀说话也很艰难,即使蛇没毒,也应该会很疼的,现在除了回去也没有什么办法,养好了伤再说吧。

   我们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搀扶起了对方,我们两个慢慢悠悠的走回到我们住的地方。这一路上真的算是一脚深一脚浅,我们回到院里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而院子里的人有的回到了住的地方,有些人回到了房间。我们两个不能让人看到我们出逃了,直接就在院子里洗起了衣服。

  “哎,头好疼啊,你们两个怎么起这么早洗衣服啊,哪有那么多衣服要洗,还不如多睡一会。”一个早起上厕所的小婢女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我们。

  “你起来的也很早啊。”我起身跟她打招呼,故意绊到洗衣盆,看起来我是真的扭了脚,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休息了。

  “你怎么样啊,你的教没事吧?”小婢女看着我,关切的跟我说道。“好像扭到了,你看看。”我脱下袜子,把我肿的老高的脚给她看了看,这样更能相信我是真的受伤了,不干活也能找个借口,一旦东窗事发我也可以洗脱嫌疑。

  “肿这么高啊?你应该冷敷的,有没有敷过?自己小心点吧,我还要回去睡一会。”小婢女端起我的脚看了看,一脸嫌弃的样子,最后还是决定回去睡觉了,人啊,始终还是自己只顾着自己的。

  “琳菀,你应该用酒洗洗伤口的,毕竟是咬伤的,伤口万一发炎了就不堪设想了。”我看完我的脚,直接回头对她说了句话,但是她的神情好像特别不对,我一瘸一拐的走上前去看看她,摸摸她的头,实在是太烫了,她发烧了。

  “我跟陈姑姑给你请假吧,你的头太烫了,回去休息吧,你的活我来帮你干好了。”看着她精神萎靡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在这样下去她的伤会越来越严重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你帮我干活我多过意不去啊。”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身上由于发烧已经瑟瑟发抖了,瘦弱的小身板真的让人心疼。

  “你不是说过么,咱们不是姐妹么,我的脚还没事,你的身体才是要紧的啊,我用冷水敷脚,你自己去吃点药好好睡上一觉好了。”

  她欲言又止,似乎还是忌惮着什么,一直都没敢动身,只是一脸疲累又憔悴,跟小翠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在现代是可以校园暴力别人的年纪,而在这里却要受尽老太婆们的欺负,甚至发烧都不敢去休息。

  我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对她说,“你现在就去休息,陈姑姑那里我去说好了,放心她奈何不了我什么的。对付她我都不费什么吹灰之力,你尽管去吧。”我安慰着她,我知道她要洗的衣服一定是我要完成的,都没吃什么东西,我自己本身脚还有伤真的是好难过啊。

  这个时候总是会想到安绍离,如果他在,一定不会让我干活的,我的人生也不会如此这样的艰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