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七十八章 楚泽来救我了!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83 2017-09-11 13:04:21

  “哦?呵呵,绍王殿下是说,这是南楚丞相府的千金文小姐了?”我在皇帝的声音里听到了一丝尴尬,呵呵,看你还敢怀疑我不。

  “文丞相乃是本王的恩师,本王与文小姐自小相识,文小姐体弱多病,恩师找了师傅教文小姐拳脚功夫,本王若是有时间也是会与她切磋的,然而我们也只是一起锻炼身体,而且我们还经常讨论诗词歌赋。现如今本王听说有人用这个理由来诬陷文小姐,敢问这人是何居心!”楚泽一开始的声音还是缓缓的,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大,似是要为我讨回公道。

  “看来泽王殿下也是有备而来,朕的确怀疑有人假冒身份到此来骗婚,这关乎到两国大计,不容小视,朕已经找到证人来证明她乃是相府小姐的丫鬟小翠,由不得她不承认。”秦皇也是没带着好的口气来与楚泽辩解,而且他似乎还想看看楚泽怎么说。

  “证人可以是人收买的,给了钱,受了人指使,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的大概是原来相府的菜农,你现在可以把他传唤上来再询问一下,看看他现在是怎么说的。”楚泽语气这么轻松,看来是收拾过他了,让他随便出去瞎说。

  “来,带证人。”我可以听到菜农拖拖踏踏的步伐,看来是被人打了?打人可千万不能打脸呢。

  “你来说说那个倒在地上的到底是不是相府小姐!好好说,小心你的脑袋!”安绍离这个时候插了句话,好死不死的,现在倒是硬气了,之前却只能说“求父皇开恩”之类的话。

  “那个姑娘的确是相府小姐,小人,小人是受人指使,之前有人到南楚找到了我,给了我一袋金子,让我说假话,还告诉我不许跟别人说,说事成了以后还会给我一袋金子,小人一时贪财,才犯了这么大的错,陛下饶命啊。”菜农哆哆嗦嗦的叩着头,听起来真的是爽,居然敢诬陷我,没你的好果子吃。

  “大胆,居然敢欺君罔上,说,谁给你的金子,你给我指出来,不然你只能是死路一条!”现在这个时候来给我翻盘了,秦皇这个人翻脸比翻书快啊,这么轻易就听别人的话,一点辨识能力都没有,昏君。

  “小人也不知道啊,那天很黑,那人还蒙着面,是个男人,只知道这些了。”那菜农吓得已经无以复加了,总算是有人给我出了口气了,还得感谢安绍离。

  “来人,拖出去给我打三十大板,重重的打!”秦皇怒气冲冲的开始发号施令,我还在地上昏着呢,怎么不见你来管我呢。

  “绍王妃受如此奇耻大辱,现在还昏倒在地上,我觉得我是应该向父皇去汇报这件事了,你们东秦就这样对待我们南楚的和亲公主,传出去让天下都耻笑我南楚受人欺辱!”意思就是你惹了我我们的同盟的关系随时有可能崩盘,然而一旦崩盘了就可能爆发战争或者与他人结盟,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在旁边争吵不休,但是有个人抱起了我。“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讨论这种问题,救人要紧,我和霁雪回离辰殿了。”安绍离抱着我离开了大殿,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殿是他还没有封王的时候住的地方。

  “现在是不是可以睁开眼了,装晕累不累啊,我的绍王妃。”他把我放在了一张床上,我睁开眼睛看着他,他就坐在床边,双手支着下巴,有点像他之前傻的时候,我们也曾这样对视过。

  “你怎么我是装晕的,我晕倒的时候你没立刻救我是不是故意的,你这个人还真阴险。”安绍离不管你承不承认也都是你自己的事。他看着我不说话,然后露出了个鄙视的表情,捏了捏自己的鼻子,摇摇头。

  “还不是都怪你没早点把我救出来,现在反倒是嫌弃我来了。”我话音刚落就有人通报太医到了,我立刻闭眼成昏死状,演戏真累啊。

  老太医给我把了脉也没说出个什么,就是说惊吓过度营养不良之类的话,给我开了点安神药,我才不喝呢,苦的要死。

  老太医走了之后我就起来了,找人给我抬了热水来着,自己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觉得好的多。安绍离还给我找了柚子叶,给我去了些晦气,这件事才告了一段落。

  其实我一直特别不安,因为楚泽到这来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楚泽。我现在和安绍离已经心意相通,但是在大殿上的表现说明他还是对我有点意思的,那么紧张我,说话完全失去之前的逻辑和理智。

  楚泽是偷着来的,所以只是停了一天就打算静悄悄的回南楚的,我想了好久还是应该去为他送行的。一来在别人看来我们是故交好友,这次他也是特别来证明我的身份,二来有些话我们还是应该说清楚的。

  这么久以来我都不敢想楚泽,但是我们两个终究是错过了,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不能再暧昧不清了,现在我也是有夫君的人了,安绍离的小心眼,以至于在送行那天对我一直纠缠,还是要坚持和我一起去,我拧不过他,只好由着他。

  “你干嘛要跟着我啊,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你能不能就不这么幼稚呢?我不会跟楚泽跑了的,你就放心吧。”安绍离还真的是拿我当个宝,我就知道他那点小心思,怕我跟楚泽跑了,让他永远都见不到我。

  “你真的不走吗?你现在答应我了,我怕你送别的时候和楚泽你浓我侬的,你再狠不下心来,跟他藕断丝连,那我可就受不了了。”安绍离跟我坐在桌子旁,我喝茶,他用他那很幽怨的小眼神看着我,难不成我又做错了?

  “我不走,我这辈子就跟定了你行不行?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好不好?真没看见过你这么磨叽的人,就你这样还想成大事?知不知道成大事者应该不拘小节。”我瞥了瞥他,真的是一种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的感觉。

  “你说准了?没骗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像哈巴狗,一直就围在你身边,摇摇尾巴,可爱极了。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瞪着你,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