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七十七章 装晕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31 2017-09-11 13:03:30

  “你这么气冲冲的去找他们,你给了人家颜色,想没想过我在这的日子?你走了也许连一个馒头都不给我了,皇后现在巴不得我死,万一再买通狱卒给我下药,我还能活下去吗?你平时足智多谋,但是碰见我的事怎么就乱了方寸。”我坐下来,不看安绍离,冲动是魔鬼啊。

  安绍离一开始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后来似乎想通了什么,坐在我旁边,“是我做事欠考虑,父皇也没下旨不让我给你送吃的和用的,以后我就来,其他的事你别管,养好了身子就好,养精蓄锐,等我带你出去弄死皇后那个老太婆。”安绍离说完之后,我们俩都笑了,我相信他的实力的。

  安绍离在我这又跟我聊了聊,也没说什么时候能救我出去,我也没问,也许现在牢里应该是安全的,皇后想弄死我都要想疯了。虽然我作为假的和亲公主到这里来,在事情没查清楚前谁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兹事体大,不敢放松。

  “好了,我走了,这里虽然环境不好但是也是比较安全的,你就好好在这里呆几天,我已经想到救你的方法了,忍一忍就过去了,我相信用不了五天,你就会重见天日了。我走了,你保重,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别让我担心,我会找人给你来送饭的。”安绍离摸摸我乱蓬蓬的头发,跟我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话,他的心里和我的心里都有说不出的苦涩,我知道我们都身不由己。

  安绍离突然一把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个世界上活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我会和你一起睥睨天下,任何人都威胁不到我们。”安绍离这话带着决心,我可以感受他呼吸的冰冷,不像是我之前的那个喜欢的安绍离,痞气任性,乖张不已。责任,决心,谋略,毅力,隐忍,这些永远都不可能存在我身上,而他身上都有。我喜欢安绍离,也不是那些外在的原因,他有我欣赏的而我却没有的东西。

  安绍离放开了我,出了牢去,后来的几天我就在牢里呆着,大热天的,不能洗澡,我都快臭了,我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地方,每当自己要忍不下去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这几天在牢里虽然条件不好,但是我吃的好,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自己都长胖了一圈。果然不出安绍离所料,在第五天的时候,我被重新提到了皇宫里。

  我被拖上内殿的时候,皇上,皇后,安绍离,大皇子和二皇子全都在场,大概是怕影响邦交,没在文武百官都在的地方审问我,只在家里人都齐全的情况下。大殿里的人除了安绍离以外,每个人都充满了恶意。

  “你说你是文霁雪,你自己可有能证明身份的证据?”昏庸的皇上又一次发话了,我此时很想对他翻个白眼,一脚把他踹出十万八千里去了,现在是又有证据要置我于死地了?

  “皇上,我还是那句话,清者自清,就算有人居心叵测的找各种理由诬陷我,我也还是就这句话。东秦这么崇尚法律的国家,就这样不清不白的定了我的死罪,难道就不怕影响两国和亲大计吗?”这一句话倒是把东秦皇帝给彻底打醒了,老了,病了,连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容忍自己的媳妇和儿子在那里作威作福。

  我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这个昏君,“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好大的胆子,我倒是想知道南楚派来你这么个假相府千金来和亲到底是何居心,难道南楚皇帝就认为大秦的皇族那么好骗吗?”胡子都要气飞了,看看还真的觉得好笑,但是这个情况下我怎么可能笑出声音呢。

  这话我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似乎怎么接都有着要触发战争的危险,而我也不能长时间不说话,而我想到了一个不用说话的方法,装晕!!!

  我一下就倒在那里,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其实我清醒着呢。安绍离喊了去叫御医,皇上和皇后也很是慌乱,而就在这时,有人禀报,南楚泽亲王求见。

  楚泽来了,他来是干什么,难道是为了我开脱罪名吗?一直我都不敢想起他,在那个漆黑的夜里,我已经和楚泽恩断义绝了,我现在已经和他毫无瓜葛了。

  “南楚楚泽拜见陛下。”安绍离温润如玉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清朗好听,而我们的心境都不一样了,安绍离走到大殿那么久,居然没有一个上来把我转移到别的地方,安绍离你是死了么,连你妻子都不救。

  “原来是南楚泽亲王,如此这番突然到访,所为何事?”难不成楚泽知道我有难,特地到这里来看我的?就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移动我,这些人难道都死了吗?

  “回陛下,本王听说有人怀疑绍王妃的身份,据说现在的绍王妃不是文霁雪,楚泽来访是来鉴定身份的,还望陛下让我面见绍王妃,免去陛下的疑虑。”大概是安绍离把楚泽请来的吧,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上减轻伤害,也能帮我们隐瞒下去。

  “既然绍王不远千里来到东秦,稍事歇息,待朕传绍王妃到殿内,殿下再辨别也不迟。”老皇帝这话倒说的客气,你是怕我死在这吧,那个时候就无法跟楚泽交代了,居然还让我倒在这儿。

  “奇怪,这名女子为什么会倒在这里,这么久了都没有人医治么,本王略懂医术,让本王为这位姑娘诊治一下吧。”楚泽是个行动派,没等到老皇帝制止他呢,他已经动了手,为我把脉了。想扒我眼皮的时候,看到了我,我睁了眼睛立刻闭上了,他看到了我笑了笑,把我放到了地上。

  “陛下,为什么绍王妃会穿着囚犯的衣服,我们南楚的陛下千里迢迢送文小姐来和亲,却受到如此对待,敢问陛下怎么解释?”楚泽的声音有缓有急,似是在责怪,但是却已经说明了我的身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