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认出来了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73 2017-09-11 13:02:41

  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为了表示我的镇定,我一直都没回头,只是垂下头不知道平复着我狂跳不已的心。

  “来人自报家门。”皇上甩下这么句话,而我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这个人很面善,但是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是肯定不是在南楚丞相府。

  “草民参见皇上,草民乃是南楚京城人士,是个菜农,总是给丞相府送菜。”他这么说我还真的想起来了,这个人倒真的是送菜的,只不过怎么会到这里来指认我呢。

  “你看看你旁边的人,你认不认识她?”皇后这两个人一唱一和,搭配的真的是非常好,还真的是夫唱妇随,平时不见得两个人怎么融洽,审烦人的语气倒是如出一辙。皇上的脸上变幻莫测,看不出他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她是文丞相府上小姐的丫鬟,叫小翠,相府小姐有两个丫鬟,一个叫小红一个叫小翠,这个小翠还经常带府内的下人跳什么广场舞的,有一次我亲眼看到她领舞的。”他怎么什么都知道,树大招风啊我,早知道我当初应该低调一些的。

  “你这个假冒文霁雪的女贼,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皇后嘴角一歪,立刻开始反问我。

  “我是文霁雪,我是两个丫鬟,一个跟我到了王府,另一个已经在南楚嫁人了。我也跳过广场舞,全府的人全都跳过,难道是个姑娘家都是相府小姐了?不知道什么人有何居心,到这来信口雌黄诬陷我。说,谁给了你什么好处?”如若不先发制人,也许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皇后,你做的未免太过明显了些。

  “回皇上,她就是小翠,草民认的十分清楚,千真万确,她比相府小姐要矮上一些,相府小姐会吟诗作赋,会弹琴,而这个丫鬟不学无术,不知道把小姐弄到了什么地方,自己在这里偷享这荣华富贵了。”这个人说话虽然中气不足,但是说的话却句句在理,让人反驳不得,明显是什么人教过他。

  “回皇上,此人只是个目不识丁的菜农,怎能如此有条理的阐述事实,定是受人指使来陷害我。”这还不明显吗,安绍离怎么不来帮我,我对着他使了个眼色。

  “父皇,霁雪说的正是,不知道这个人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拿了人什么好处的,到这来诽谤。”安绍离你能不能多说点,到现在只能我自己辩白了是不是。

  “皇上,离儿定是受了她的魅惑,现在都已经认不出事实了,离儿的话不足相信,那个菜农已经把话说很清楚了,难道现在还不要治她的欺君之罪吗?”皇后还在后面添油加醋,皇后还真的是很欠啊,如果我能出去一定不会放了她。

  “别吵了,朕头疼,事关皇亲国戚,此事不能姑息,朕累了,待日后证据更充分些,再做定夺,来人,先把绍王妃关进大牢,改日再审。”话落,来了两个侍卫把我给拖走了,我不想说我是冤枉的,这样很俗,我只喊了一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们走着瞧。”

  “父皇,霁雪就是霁雪,我相信她,望父皇明察!”安绍离在我被拖走的时候还补了一句,我看到他的表情了,他跟我摆了一个放心的口型,我觉得我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我换上了囚服,被扔在了大牢里面,牢里又潮又湿又黑,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又不是第一次了,我还有什么不习惯的呢。

  “来人,我渴了,我想喝水。”口很渴啊,说了半天我口都渴了,也不给我来点水。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高贵的王妃吗?你现在是待罪之神,你有什么资格喝水,忍着,来人一天给她一碗水,一个馒头,饿不死就行。”狱卒都是拜高踩低的,大概也是上面的人交代过了,不然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一天就给我这么点东西,我这段时间白把自己养的那么好了,又变成那个没营养的小翠了。

  找个干草地坐下来,不大喊大叫,保存自己的体力,只盼着安绍离能来救我,我的一切都压在他的身上了。

  夜里,两个黑衣人在皇宫后花园。

  “秦风,你现在立刻去南楚找楚泽,一定要快,把这封信交给他,他自会明白,路上不能有半点闪失,知道不知道?现在敌人不知道有几个,但是他们的目的都是要我死,要小翠死,我怎么会让他们如意呢。”面具男站在花园里,天生的贵气是朴素的黑衣遮挡不住的。

  “是宫主,属下遵命。”黑衣人在他身后恭敬的说道,没有任何的疑问,只是一味的回答,象征着死忠。

  黑衣人走了以后,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面具男还是站在了花园里好久,最后离开了,在他的身上,有失落,有伤感,还有愤怒。

  安绍离怎么还不来救我啊,知不知道这里的条件不好,也不来看看我,给我送点吃的,真的是太过分了。我心里一直在骂安绍离,怎么到大难临头各自飞了,而且在皇上面前都不给我辩驳,只是任人把我拖走,实在是太过分了,要这样的老公有什么用。我一边骂他,一边扯着地上的干草,似乎那就是他,把他撕的粉身碎骨了。

  “是不是在骂我呢,是不是觉得我实在很过分?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你?”安绍离的出现让我觉得我看到了希望,我真的觉得他就像天神一样,立刻就扑在了他的怀里。安绍离示意我后面还有拿着被子和食物的人,所以我不好意思的松开了他。

  “你知道我在牢里吃不好穿不暖吗?每天都与蟑螂老鼠为伴,又累又饿,每天就给我一碗水和一个馒头,我好凄惨的啊。”我抱着安绍离假假的哭着,除了渴和饿,其他也没有什么了,比我在南楚遭过的罪要好多了。

  “这里的人居然这么恶劣?不给你吃饭,你现在还是王妃,我现在还是王爷呢,他们居然敢如此欺辱你,看我们不找他们算账。”安绍离怒气冲冲的推开我,看来要去惹事。我一把抓住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还是把他给拖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