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七十五章 皇后的小动作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91 2017-09-11 13:01:56

  “你想的有点太多了,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一直对外,把你送上皇位,你脑袋里不应该有那么多没用的东西,等到皇后把你弄到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你才居安思危是不是有点太迟了?”我坐在那里吃着瓜子,云淡风清的对着他说。我这么一说他就开始炸毛了,抓耳挠腮的,坐立不安的,煞是好笑。

  “小翠翠,你是不是现在看着我的笑话呢,刚才我学的猴戏好不好笑?”安绍离坐在我旁边,对着我挤着眼睛大献殷勤,突然觉得我有一个可霸气,可温柔,可逗比的老公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之前在小说里看到的所有完美男主的形象在他身上都有体现,我觉得真是很幸福。

  “曾经我一度以为我会孤独终老,在现代的二十二年里,我从来都没有谈过男朋友,其实我一直是听话的孩子,虽然我资质平平但是我一直听爸爸妈妈的话,好好学习,不谈恋爱。而我上了大学之后到了可以找对象的年纪了,我却上了一个男女比例1:7的学校,男1女7,我觉得我这个世界都要崩塌了。不过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了好多的人,包括这1.5次的恋爱,一言难尽啊。”其实在古代比在现代好的多,在现代我在食物链的低端,而我现在最起码也是在中游的。

  “没想到你这么坎坷啊,不过我现在也很高兴,你居然之前都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看不出来啊,你之前在那么多男人旁边周旋,你也是有技术的新手啊。”安绍离坐在我旁边,悠闲的吃着桂花糕,虽然是丝毫没有在乎的感觉,但是总觉得后面说的话有点酸溜溜的。

  “你也别酸了,我跟他们再好,我也嫁给了你,你还是最后的王者,你赢了。”最后这句你赢了我说的比较勉强。

  “好了,最近我们似乎过的太潇洒了,但是我觉得最近可能皇后有些动作,我不放心,前几天你出府的时候才让后面那么多的人跟着你,其实我已经猜到你看到了,不然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把买到的东西送到府上。”安绍离的心思缜密,我觉得这话也不是空穴来风的,恐怕我真的要少出门了。

  我们两个都在各自思索着各自需要做的事,然后两个人都坐在那边发呆,突然宫里来人,让我们立刻进宫,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如此叫我们着急的入宫,丝毫没有征兆,我们都猜不透,难道是兵部尚书的女儿去参了我一本,不过她那种直性子的人应该不会在背后插别人一刀。我和安绍离换好了衣服,向皇宫进发。

  到了皇宫,我们直接被人引向皇帝的内殿,看起来似乎不是朝堂上的事,如此这般应该不是什么军国大事,可以影响到安绍离的皇位的概率很小。

  到了内殿,皇上皇后都端坐在那里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们,旁边还坐着安绍离的大哥和二哥,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意味,难不成我们犯了错误?

  “参见父皇母后,大皇兄,二皇兄。”安绍离和我心里都十分忐忑,不知道两个人找我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都起来吧。”皇上的声音还是那么威严,但是这里却带着一丝不屑和愤怒。

  “知道我今天把你二人找来做什么吗?”皇上端起了茶杯,慢悠悠的送到了嘴边,呷了一口。

  “儿臣不知。”我和安绍离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两个人都垂着头,不敢仰头看着他们。

  “不知,你还有不知道的,大胆女贼,竟敢冒充南楚丞相的女儿到我大秦来行骗,该当何罪。”皇上把茶杯摔到桌上,不怒自威,虽然我的心里已经还是打鼓,但是我在表面上却故作镇定。缓缓跪下,不急不慢的回答他的问题。

  “回父皇,儿媳乃南楚文丞相嫡亲的女儿,这一点绍王殿下是可以作证的,在南楚时我们曾一起参加宫宴,南楚的官家女儿都是可以作证的。”这可怎么办,这是要拆穿我了,如果这个时候我被揭发了,文霁雪,霍英熙,文丞相,甚至南楚的皇族都会被诛连到的。

  “离儿,是这样吗?”皇上放缓了语气,又拿起了茶杯,似乎是在把玩,也似乎是在思考。

  “回父皇,霁雪乃是南楚文丞相的女儿,千真万确,我之前到南楚也曾拜访过文丞相,也和相府小姐有过一面之缘,确是我身边的这位,如假包换。”安绍离的语气比我还笃定,似乎只是在重复一个事实。这种人才是真正的适合宫斗,而我,心里素质还不够。

  “此前有人与朕禀告,说绍王妃当街与人打架斗殴,是有些功夫底子的,许多百姓都亲眼见到的。对于这件事,你怎么解释?”皇上抬头看了我和安绍离一眼,把杯子放了下来,对于审案这种事情确实还是很感兴趣的,不是身体虚弱吗,为何变得精神抖擞了呢。

  “儿臣当日与……”安绍离没等说完就被打断。“儿媳妇,你来说说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父皇,当日乃是乞巧节,霁雪和王爷出外游玩,半路遇上了某个姑娘,与之起了口角。那姑娘便要动手打我,我还了手而已,就这也不能证明我不是文丞相的女儿。”我不卑不亢,有什么就说什么。

  皇上没有说话,这个时候皇后长了口,“所有人都知道文丞相是个文官,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学武呢,你明明就是个假的,难道还要我给你找到人证去证明吗?”皇后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这个事一定是他捅给皇上的。

  “霁雪没有说谎,霁雪从小体弱多病,父亲找到师傅教我武艺,希望霁雪能身体强壮些,霁雪也只是会些花拳绣腿而已。不管母后找到的是什么样的证人,我都愿意与之对证。”南楚丞相家的人应该不会说出去,而这几天他们想在南楚找出点蛛丝马迹来似乎很难,应该没什么大事,放轻松吧。

  “死鸭子嘴硬,带人证。”皇后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但是觉得气氛不对,又坐到了椅子上,大概是真正的找到十足的把握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