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木棉花玉佩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73 2017-09-11 13:00:46

  “今天怎么真么听话,知道自己理亏了?你自己本来身子就不太爽利还出去玩,万一肚子又疼了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照顾好自己。”安绍离手都举了起来可是还是没有打我,把我翻了过来,让我坐在他的腿上。

  “没关系啦,我真的没有那么娇贵的,你看我今天不是没事么,就是今天走了一天,稍微有点累,一会就好了。安绍离,还有饭么,我饿了。”我一看他大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有生气,那就只好装作萌萌哒,跟他撒撒娇好了。

  “你啊你,真拿你没办法,都给你热着呢,过去洗洗手,我叫人端上来。”安绍离的摇了摇头,一种无奈的表情和语气,真可爱。

  我吃过了饭,想到昨天本来想送他一块木棉花玉佩的,昨天给忘了,今天是时候了。“安绍离,你在这等我哈,我去拿个东西,一会你就知道是什么了,你一定会喜欢的。”说完我就颠颠的去取了过来。

  我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神神秘秘的走到他的身边,“快打开吧,你一定会喜欢的,我也是找了好久才在南楚找到的,就只有这么一对哦。”安绍离看着我像献宝一样的拿着这个盒子,接过我的盒子就立刻打开了。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那块木棉花玉佩。他拿了起来细细的摩挲着。

  “这玉佩有一对的,那个在这里,你之前总觉得我粗枝大叶,觉得我什么都不想,其实我可有心呢,在南楚就买下了,当初就觉得其实很配你的气质,只不过那个时候讨厌你,不想让你知道,现在好啦,这个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了。”安绍离一直盯着这块玉,目不转睛,我还以为他见过这块玉呢,表情怪怪的。

  “小翠,谢谢你,你真的有心了,我好喜欢,快给我戴上吧。”安绍离的眼睛里都充满了笑意,可能是因为太喜欢了吧,我也觉得还挺高兴的。接过玉佩,系在了腰间,而我的那块让他给我系上了。女儿家哪有系玉佩的,后来我找了根绳子,把那块玉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么晚了,洗漱了以后睡觉了吧,别盯着玉佩傻笑了,这个已经是你的了,别人都抢不走啦,你太有趣了,怎么能像个小孩一样呢。”在好长一段时间安绍离一直看着玉佩傻笑,我想这个人一定是疯魔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安绍离还抱着玉佩,嘴里还念念有词的,“真漂亮,我喜欢。”后来我就被这句话给洗脑了,导致我晚上做梦的时候就是两块巨大的玉佩把我给夹住了,还有安绍离的真漂亮,我喜欢。

  话说,小翠的这副身体还真好,四天后我又能正常的蹦蹦跳跳了,通过这段时间我给自己的调养,自己长高了不少,也发育了不少,从A+变成了B,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比之前改观了好多,再加上自己做的内衣,让我看起来更有女人味了。

  皇宫里,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在跟一个黑衣人窃窃私语。“你说什么?你看见绍王妃在街上打架?你说的是真的?”华服女人对此感到十分震惊,似乎要抓起那黑衣人。

  “千真万确,属下亲眼看到的。”黑衣人垂着头,但是声音和气势都十分的笃定。

  “文霁雪可是南楚丞相之女,据说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应该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而南楚丞相是个文官,依照他的性格,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独生女儿去学武而不是学文呢。看那个女人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内涵,但是很是伶牙俐齿,倒像是大家闺秀身边被宠坏的丫鬟。”华服女人思考了一会,转而坐到了椅子上,说出了这样的话。

  “容属下一些时间,属下再去查到些信息再来禀告娘娘。”黑衣人倒是惜字如金,他可是皇后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他查到的信息,查询的方式让人闻所未闻,但是却是异常的准确。

  “好吧,你好好查查,这关乎到我们将来的气运,一旦她不是相府小姐,又是我们手中的一个把柄,安绍离不会那么肆无忌惮了。”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皇后坐在了椅子上,似乎在筹算的着什么,想到某处,突然笑了。

  绍王府,某两只在凉亭里吃着桂花糕。“小翠,你那里居然大了,我可以摸摸么?看起来似乎不错的样子。”安绍离色眯眯的眼睛直盯着一处,抓起了一个苹果,好像苹果就是他的最终目的。

  “大白天的你能不能不精虫上脑,正常一点行不行,这府里这么多人,要是听到你这么个言论,把你这不要脸的形象给宣传出去,你在京城中还要不要声望和威名了?”我歪着头看着安绍离,只是看出他如狼似虎的表情。

  “我才不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再说食色性也,孔子都说了,我还怕啥,更何况你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我不找你亲近找谁亲近。”安绍离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手已经伸过来了,想要偷袭我。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向后掰了一下,“小翠,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快点松开。”安绍离疼的是龇牙咧嘴,这个时候我还是觉得蛮得意的,我的小擒拿手。

  “色狼永远都是这样的下场,想在我身边搞什么小动作,门都没有。”我松开了安绍离的手,站在了离他两米的距离开外。

  “小翠,你都是个女人了,你难道还要忍心我等到头发花白还不能一亲芳泽吗?”安绍离苦不堪言的样子真心好笑,太好玩了。可是我这段时间还是没想好,我们明明是拜过堂的夫妻,不必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想法的。

  “你不是说等到我及笄之后吗,也就是还有半年的事了,就这么迫不及待啊,这么久你都忍了,你难道还差这半年吗?”

  “好啦好啦,我说不过你,我还是遵照我自己的话,等你及笄之后好不好,千万别让我等的太久哦。”安绍离的尾音拉的超级长的,我也能听出他的不满和期待,或许过了一段时间,我会想开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