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点儿晦气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60 2017-09-11 12:52:09

  还好车夫的声音解救了我,安绍离没完没了了,我觉得他放到现在也能是个管理型的人才,还勤学善问,只怪他生在了这个时代了。

  仙女湖真的是个美丽的湖泊,湖水碧绿,远处是青山,有一种“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感,这要是放在现代早就被人开发,买票进景区了。据说仙女祠在半山腰,还得爬上,真心不爱上山啊,多累啊。

  “小翠,我们是先去仙女祠还是泛舟呢?你自己选择。”安绍离看我愣在了这里,用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当我看不着了还是当我傻了。

  “我能看见,你叫我就行了,在我眼前晃什么,我现在好好的,先去仙女祠,求神当然得是早点去了,你看谁下午去的。”我拉着安绍离往前走,其实我十分不愿意跟安绍离去爬山,爬山是最没意思的事了,还累。

  “安绍离,你背我吧,我累了,走不动了。”跟安绍离撒撒娇,我觉得安绍离应该可以背我的。

  “你这只小懒猫,自己走,等你实在走不动的时候在叫我。”安绍离拉起了我,往山上走去。我在心里把他给诅咒了一万八千遍,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得听他的话,跟他一起上了山,还好是在山腰,可以轻松一点了。

  “终于到了啊。”仙女祠里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女孩子,也有成对的男男女女去拜神。在古代的时候一般求点什么事都是摇个签什么的,我也去看看,我这辈子还没抽过真正的签呢。

  “安绍离,你去买两炷香,顺便捐点香油钱,赞助一下这么灵验的寺院。”安绍离受了我的差遣,老老实实地去了。我跪在地上,拿起了签筒,这次自是求姻缘了,所以我在摇的时候认认真真地想了这事,毕竟是心诚则灵的。抽完签了以后,我拿起签文,找旁边解签的人给我解签。

  “姑娘,你是求什么呢?”这位解签的老者慈眉善目的,温和的对着我说。来了就明确了,当然是求姻缘了,还废话那么多。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笑呵呵的说,“到这里来的女儿家肯定是来问姻缘的。”于是那个老头看了我的签又翻了翻书上的解签文,突然脸色一变,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事。

  “姑娘此乃下下签,你恐怕以后会遇到劫难,老夫送你开过光的平安符,只要五两而已。”原来是骗钱的,三句话不离自己的老本行,这个骗子也不知道在这里多久了。

  “那什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这个符还是留给需要之人吧,我要这个没有什么用,我先走了。”我最讨厌这种道貌岸然的老神棍了。

  “姑娘,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我都走的老远了,那老头还在后面叫我,正好赶上安绍离来寻我,我们去拜了拜仙女,然后火速下山了。

  “小翠,你怎么这么匆忙啊?我还想问问签呢。”安绍离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被我拉着跑,他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还是很好笑的。

  “我不叫小翠,在我们那里我叫林叶子,双木林,树叶的叶,子丑寅卯的子,所以你不要再叫我的丫鬟名了行不?我现在心很烦,你不要惹我。

  “林叶子,很好听的名字,我不叫就不叫,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生气了?你别这样闷闷不乐啊,开朗才应该是你的本性的。”安绍离拉着我,很想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其实是有点崩不住了。

  “我去求签,有个老头给我解签,说咱们的姻缘有问题,跟我推荐平安符,我真没想到你们这的骗子还这么多,古代人不应该是勤劳朴实善良的吗?这都怎么了?”我对安绍离开始咆哮了,为毛在我的身上都发生这些奇奇怪怪的事。

  “别生气啦,消消气,在咱俩身上怎么会发生那么多呢,就是个居心叵测的骗子,骗你钱,还让你心神不宁,你明明知道还生什么气呢?我知道你最聪明了,妞,快点给爷笑一个好了。”安绍离真的是很用心的逗我开心,我又不好意思辜负了人家,所以就露出来你个笑比哭难看的笑容。

  “你不愿意笑就算了,用得着现在这么吓唬我么,我害怕了,我怕我今天晚上做恶梦,所以今天晚上来拯救我吧,我的亲亲娘子。”他还是头一次叫我娘子呢,我可以看到他满脸的笑意,噗嗤的一声乐出了声来。

  “傻丫头,有什么不如意的说出来和我分担好了,为什么自己生闷气呢,这个世界上我跟你才是最亲的,什么鹣鲽情深,伉俪情深的不是都说我们呢吗,我们刚刚成亲没多久,以后可是要经过大风大浪的,相互扶持才能走完这一生。”安绍离看着我,温柔的对我语重心长的说,我真的不知道一个痞子认真起来也是这么的帅气,这么的吸引人的眼球。

  我的心里比蜜还甜,真的是甜到齁,这么个温柔,邪魅,会说情话的男人居然给了我,虽然不再毒舌,我还是会有些怀念。

  “我们走吧,这里来来往往人这么多,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们两人说会话好了。”我拉着安绍离的手就往山下走。就听见安绍离在后面碎碎念,“原来是害羞啦,居然还想和我独处,那本王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了吧。”安绍离松开了我拉着的手,反而拉起我的手,我回头看他。

  “讨厌啦,你这人的脸皮可真厚!”他温暖的大手牵住了我冰凉的小手,我们一前一后的下了山,总觉得我们可以这样相伴一生,一直到老。此时,我的气也就烟消云散了。因为此时我是那么的幸福。

  安绍离带着我来到了一艘小船上,就是需要两个人划的那种船,只有我们两个人,可是我不会划,难道我们两个拿着两只浆在那比划么。我们都上了船,可是我却觉得我们两个人如此的窘迫。

  “安绍离,你那是船头,我是船尾,你要做的是先给船调头。”两个人也不能一直僵在那里吧,大眼瞪小眼,一天就快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