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四十九章 相濡以沫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19 2017-08-10 13:02:58

  我也没搭理他,他也没跟我吵嘴,我只是用我的余光看见他在灶台边鼓捣着什么,我是不是激发了这个人想要做好一件事情的决心了?正当我想看看他到底弄成什么样的时候,他突然蹦起来喊了一句。

  “我成功了,成功了,小翠,你快看看我,我真的做到了。”看着口气一定是极为开心的,虽然他的脸上早已经不知道染上了什么颜色,但是我能透过他的脸上看到他孩子般天真的笑容,像是一个孩子刚刚能独立完成一件事一样,向我炫耀着,这个时候我又看不明白他了,到底他还有多少面没有拿出来呢?

  “小翠,你怎么了?是不是看我这么英俊潇洒看傻了?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你妹啊,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和嘚瑟,看见他那张花猫脸吧,有什么好炫耀的。

  “你在清水旁边照你的脸吧,我估计现在就你这样的,再穿的破破烂烂一点,给你跟破碗你都能上街上要饭了,哪里有个王爷的样子啊!”我抬头看了他一样,说完接着切我的菜,我可以想象此时他的脸有多臭。

  “你爷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在灰尘之中也能出淤泥而不染。”说完这么句话,他还是灰溜溜地在脸盆里的清水里照了那么一下下,看见自己的丑样的同时我看见他的身体顿时抽动了那么一下下,应该比吃了苍蝇的感觉还奇怪吧,哈哈。

  “那个,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什么烧焦了一样?”他洗了脸以后,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阳光大男孩啊,如果不看他的衣服的话。

  “哪有啊,我怎么没有闻到啊,什么都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你看看,锅都烧着了,你在干什么呢啊?”我就看到了锅上面冒了很大的烟,这是不服我,想要把房子都烧了么,这个男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我立刻放了水在锅里,这个锅现在是不能用了。

  “我怎么知道你没往锅里放水啊,你让我点火我就点火啊,我给你点着了你现在怪我是怎么回事?我好心好意帮你了你就这么对我?还跟我吼?你可知道有多少女人在门口排着要嫁到王府?你现在在这给我发脾气给谁看?”又开始凶神恶煞了,又开始歇斯底里了,他现在这样如果要是撸起袖子就能跟我打一架了。

  “你这是干嘛?你在欺负我呢?是谁用奸计把我骗到这来的?你现在就开始指责我的不是了?每天就这样吵架你觉得有意思么?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你以为在玩过家家么?开心了就一起开心一起笑,不开心就要撕逼?我是没有心情跟你撕,我好不容易想给你做顿饭,结果就为了这锅还跟你大吵一架,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了?”仔细想想真的觉得我们两个人吵的没劲,就这点小事,大方一点承认自己的错误就又能怎么样。

  “行了行了,我错了好不好?不就是一个锅吗?我王府有的是,厨房让你烧了也行,就这点事咱们两个至于这么大动干戈么?我们两个就不能好好的吗?你给我做饭本来是个多好的事,弄到最后我们两个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我们还是要和谐一点的对不对?那什么,我去房间换个衣服,一会来陪你行不行?我走了哈。”想了想他说的挺对的,没等我跟他说话呢,他就跑了,本来还想教育教育他的,可能是怕我再磨叽他,自己能跑多远跑多远了。

  还说帮我忙呢,自己先跑了,算什么男人,可能我也是有点过分了,逮到一点他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就想骂他,我现在这样是怎么了,我怎么动不动就对他发脾气了呢,他要是一件事做不好我就不依不饶的,我这是怎么了,不正常啊不正常。

  做饭对我来说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这次我的锅包肉的品相还真是不错,等我做完了饭之后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就坐在房间等着安绍离。这不,换了一身青衫的安绍离满面春风的来到了我的房间。

  “哎呀,小翠翠,你的手艺真的不错啊,菜色看起来真的令人垂涎三尺,快快快,我们快点吃吧,再不吃马上就凉了。”说完坐下就打算开吃,看他这么爽我就不开心,又想戏弄他。

  “你就不怕我在菜里面下毒害死你?然后我逃之夭夭,过上自己安逸的小日子?”看着他夹起脸块肉,刚要往嘴里放,听见我的话以后明显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我,又笑了笑,“你怎么可能害我呢,你这个人多善良啊,而且年轻貌美,怎么可能会害我呢对不对?”说完自己立刻咬了一口,嚼了起来。

  “真是汁想味美,酸甜可口啊,真的好吃。”说完一口把那肉给吃下去了,看起来真的是满足无比,喜欢这菜呗。

  “我要是说刚才我在肉里吐了唾沫,你还敢吃下去吗?”说完以后我还得意的笑了笑,整你整的够惨了吧,看你还敢跟我嘚瑟。

  “没关系啊,有个成语叫相濡以沫你知道不知道?老夫老妻都是这样的,而且你不觉得这样的话我们是在间接接吻么,间接接吻,呵呵呵。”居然敢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还说出这么一套理论,这个男人的厚脸皮功力不是我等小辈可以轻易打败的,我又觉得自己没了意思,闷闷不乐地吃着白饭。

  “你怎么了啊,没看见我吃瘪你难过了?放心啦,我就知道你不可能那样做的,我知道你的为人,虽然调皮但是不至于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你要是想看我奇怪的样子,没关系啊,我可以摆出来的,你高兴就好。”他放下了筷子,两只小眼睛冒出了精光,好像是在说,小样的,我怎么会落入你的圈套呢,我越发地觉得自己好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