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四十二章 谁还没有点过去啊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02 2017-08-03 16:37:37

  “如此良辰美景,能被夫人你压着也是感觉无比光荣的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夫人,过来吧,为夫等着你呢。”说完直接就躺成大字了,双眼迷离,一看他就在脑袋里不知道YY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呢。

  “你能不能正常点,明明知道我还没及笄,你要是个男人你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我的主意对不对?”我从他的身上下来,躺在他的旁边,到处都是红色啊,连床帐都是红的,有点晃眼啊。

  “你都把这么一顶大帽子扣给我了,我要是再进行下去就有点禽兽了对不对?”可是我压根就不是什么正派中人!”话音未落,哗的一起一身直接就趴在我的身上了,一张帅气的大脸就向我袭来了。

  这次真的是吓坏了我这么纯洁的小孩了,完全忘记了任何动作了。脑袋都是空白的,一张恶魔烈焰红唇正像我袭来。落下的时候我本以为是蜻蜓点水,其实是狂风暴雨,也可以说是打不完的僵尸,一波一波正在攻向我的城堡。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吻技真的很好,他不一定在多少个女人身上练过呢,什么追逐了,游龙戏凤啊,各种方法都在我的嘴里试了个遍,越想我就越觉得生气,一把就推开了他。

  “你不是说你没女人么?你这技巧在谁那学的?那么纯熟,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新手的表现,你说你到底亲过多少?你实话实说,我不会怪你的。”像他这么有钱有势的男人,而且还也二十好几了,没女人才不正常吧,但是总是觉得心里有点不得劲,怪怪的。

  “那个,其实也没有多少了,二十几个吧,虽然都是他们喜欢我了,我对她们都没什么感觉了。”他好像还很不好意思,抓耳挠腮的,支支吾吾,脸色还是蛮好的,带着点得意,难怪说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看到他这样,我真是火大。

  “你就是被人给调教了呗?而且你觉得这种事很正常了?二十多个女人,你也不怕累着?你的腰和肾都没问题么?你现在给我滚出去,别在我房间呆着,我可嫌你脏,就你这种人,无论洗多少遍都是脏的,身体脏了没有关系,心里要是脏了,这辈子都不会有救的,我看你还行啊,礼义廉耻还不知道了,你那种色色的表情给我拿到外面去,别让我再看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滚!”说完我就推他,帮我床都弄脏了,还怎么睡觉。

  “小翠,你别这样啊,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的。再说那都是之前发生的事了,不是都过去了吗,我以后对你一个人好还不行么,再说了,你之前还喜欢楚泽呢,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吗,所以你别计较了好吗?我以后就对你一个人好,不会再有别的女人,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饮。”我就一直推着向门口走去,一边推一边打,幸好他还觉得自己是个男人,没还手,要是再打我,这个男人就真的去死吧。

  听啊,多慷慨激昂啊,一个大男子主义在批评我,因为我之前交过男朋友,所以我就应该背负着我不应该背负的东西,凭什么女生就不可以谈男朋友?之前豪言壮语,把楚泽赶走了什么都暴露出来了,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你现在是在嫌弃我了是么?你千方百计地把我弄到东秦来就是为了羞辱我的对么?你要是这么说话的话我就不用在给你留什么情面了,你这个浪荡子凭什么说我的不是?我跟你说在我这里就是男女平等,没有什么女尊男卑,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女人要独立,所以我要拥有我自己的名利,权势,我不稀罕做什么王妃,现在你要是给我一纸休书,我能活的比你精彩,你信不信?”

  我从来就不是为了自己活的,我真的做不到让别人十分满意,但是我最起码做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样子,我不希望别人对我指指点点,接受不了我的思想,OK,放我走。

  “小翠,你先冷静一点,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我也不是要羞辱你,我之前的事都过去了不是吗?谁还不能有点过去啊,你的过去我不是也没有追究吗?所以你现在别想那么多好不?我们开开心心地聊聊天,把这个洞房过去好不好?咱们之前的事不提行不行?”安绍离的口气一下松软了好多,他像是被撒了气的气球,刚才还气焰嚣张,转眼间,那副求爷爷告奶奶的面孔全都展现出来了,人啊人,你何时才能不那么多变。

  “什么叫做追究?做错了才叫追究,我做错了吗?像你这种不懂尊重女人的人,给我滚开,别让我看到你,看到你就生气,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说完把他退出了门,上了锁。他当然也不能示弱,敲着门,让我把他放进去,嘴里还说着他错了之类的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我拿了个苹果就坐在那吃,就是听着他在那说好话,就这样,大半夜的,我们俩在这上演这场闹剧。锤门的声音渐渐弱了,后来完全没有了,他会不会走了,或者冻僵了?想想刚才,我们俩也还是话赶话赶到那里了,我今天是把他缩到了外面了,乘了一时之快,明天早上要检查落红,还要进宫去给皇上和皇后敬茶,万一他们再八卦一点,问了点什么,我再什么都不知道,再出现点破绽,随时随地拖出去斩了,想想就觉得害怕。

  立刻下了桌子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那个大北风直接把我给打了个透心凉,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到那个家伙坐在了门口,倚着门,哆哆嗦嗦的,我开门的时候他还往后仰了一下。看见他这个样子,我真的觉得很心酸,虽然他刚才还“道德绑架”了我,现在看见他连乞丐都不如,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