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利用我?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32 2017-07-31 18:45:14

  “什么?难道楚泽接近我难道真的是得到文小姐的青睐?那我们之间这么多事到底算什么?他对我这么好难道也只是在跟我做戏?安绍离的这声怒吼真的让我不知所措,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一直认为楚泽是看我傻才好心帮了我一把,没想到真正隐藏最深的人是他?

  “叶子,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楚泽慌忙的跑上前来,抓住我我,让我看着他,从他的脸上我只能看到他无比焦急,他的眼睛似是被什么阴翳蒙住了,我再也看不到那个清亮的眸子,人要是变,也还真是快。

  “小翠,用菊花和酒放在一起,引用过度会让人中毒,这么细腻却又阴毒的做法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到的,更何况在你身陷囹圄的时候他却不知去向,你难道不是那个替罪羊吗?如果他真的在乎你的话,又怎么可能放心让你继续参加宫宴。”安绍离走到我的身边,替我“分析”这形势。种种迹象都指向楚泽是陷害我的人,即使我的心里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事实却又摆在我的眼前。

  “你给我住嘴,你又知道什么?凭什么在她面前胡说八道?叶子,不是这样的,我承认毒是我下的,你知道是皇后害我母亲的,我要报仇,所以才会想出这个办法,可是我没想到他们会把罪名推到你的头上,那晚你知道我心情低落,我后来就出去喝酒了,等我清醒的时候你也已经在大牢里了,可是我后来去救你了。”

  一开始还情绪激昂,但是后来说到母亲的事情之后,楚泽的声音突然沉下去了,垂着头,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是觉得自己理亏,还是觉得想到母亲了?这些我都不清楚,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清楚。我怕我知道事情的真相真的是我想的那样,我会承受不起,毕竟他是我在这个时代真心相交的人,可是目的还是不纯粹。有的时候人真的不能不认命的,有着公主心,却是个丫鬟命。

  “叶子,你别听他乱说,一开始我是故意接近你的,但是后来我是真心对你的,你是那么的善良可爱,你认真工作的时候是那么让人着迷,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你还记得那次我受伤你帮我上药吗?其实是被父皇打的,因为父皇想要给我和相府小姐赐婚,我拒绝了,父皇大怒才这样的。”楚泽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像是居功一样说出了这件事。

  “这件事我知道了啊,你的好基友宋卿涟跟我说过了,所以你现在是跟我炫耀了?我是不是还得说,你好棒啊,楚泽我真的好崇拜你啊,维护了我们并不纯洁的感情呢?这么久你对我的好我全都看在眼里,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我谢谢你,但是你明里暗里做的那些事我还是无法理解的,我们就如此发,恩断义绝!”

  往两边一摸,头发全盘这呢,一点都拽不下来,非得要在这么严峻的时候给我来点搞笑而又尴尬的事吗?我也无奈,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事,用余光扫了一下,地下有根树枝,我捡起来,“嘎嘣”一下撅断了,抚了抚鬓角,总算把我的英名给救回来了一点。在一边目视全部过程的安绍离恬不知耻的大笑了起来,这个时候这个时间点在那笑,能不能长点心!一个杀死人的眼神过去立刻给我闭嘴,姑奶.奶我不是好惹的!

  “你不是想当皇帝吗?我真看不出你淡雅如兰的外表居然会这么利益熏心,你这么苦心孤诣地演戏给我看,不就是更接近你想当皇帝的目的?好啊,那你就做皇帝啊,你当皇帝证明给我看啊,你当了皇帝我就相信你从来没做过伤害我的事,否则,你不要来找我,当然,你找我我也不会去见你!安绍离,我们走!”

  “叶子,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说,听我说……”楚泽似乎还要说一些什么辩白的话,但是我却再也听不下去了,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心力交瘁了,实在忍不住自己的泪水,转身眼泪就掉下来了,自己真的不争气。原来那些什么喜欢我,帮我合开叶泽都是有着那么强的目的性,难道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我可以信赖的人了吗?原来还是我太傻太天真,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来,我想家,想爸妈,想我亲爱的朋友们,为什么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欺骗和伤害呢?原来人是真的不可以看外表的,原来我是真的看人不准,霍英熙,楚泽,还有现在不明好坏的安绍离,我真的是够了,如果把自己的真心封藏起来的话,就不会受伤了吧,那么,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任何人付出真心,我再也不会相信所谓的爱情了。原来什么都不能依靠,我还是只能靠自己,不可能做一辈子的公主,被别人宠爱,只有做自己的女王,不对,应该是统控全国的皇后才能让自己宽心。

  之前在现代的时候总是喜欢看一些喜剧结尾的小说,因为总是觉得那样的文很温暖,总是让我觉得很暖心,会幻想成自己是女主,就这样被男主宠溺宠溺宠溺,每天都像蜜一样甜,但是现实告诉我,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因为我是一再的被伤害被伤害被伤害,当然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想想过往,虽然我不爱楚泽,但是我喜欢他,真心相待,连我是现代人的事也说了出来,他指不定在心里怎么笑话我呢吧,“好一个疯子,居然可以这么天马行空,这么幼稚的事都能想的出来,呵呵,看来是真的好骗,给个甜枣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吧,呵呵。”恨楚泽么,也说不上来,没有爱哪来的恨呢,只怪自己太年轻。既然自己想通了,为什么还要难为自己呢,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啊,擦擦自己的泪水,不然的话这么冷的天,我这吹弹可破的皮肤要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