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打算跟情人跑了?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71 2017-07-31 18:43:47

  “是谁要带走本王的王妃呢?经过本王的同意了吗?”静静的林子里面飘来了阴森森的男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声音。我慌乱地躲到了楚泽的后面,就像是偷。情的小媳妇被老公抓到了一样,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现在这个局面真的好尴尬,我真的有点无地自容了。

  “干嘛躲着本王呢,王妃,之前我们不是相处的很好吗,怎么现在就变心了,打算跟着你的前情人跑了呢?”这个时候人才出现在我面前,我看到他那个脸,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真是比吃了榴莲以后还要丑,而且他出来以后感觉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二十度,本来就是大冬天的,这是要闹哪样。

  “我们只是出来散散心,也没想过做别的什么,我这睡不着,出来锻炼锻炼身体,对不对,阿泽!”立刻闪到楚泽的身边,挽住楚泽的胳膊,好像我这样就能减少我的恐惧感,奈何我还是被安绍离吓得瑟瑟发抖。楚泽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害怕,用另外一直手覆在我的手上,回头跟我笑笑,我的心里倒也安心了很多。安绍离看在眼里,怕是觉得我们俩是眉来眼去了吧,快要气炸了,径直走上前来拽住了我的一只胳膊,楚泽拽住我的那只,我又不是提线木偶,拽的我好疼啊。

  “安绍离,你在干嘛呢,你快放手,我都要疼死了,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要老娘教你怜香惜玉不成?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幼稚,什么时候就能当上皇上了,快快放开,疼啊!”我恨不得骂他的八辈祖宗了,我还没被这么扯过呢。

  “不放,我这次要是放了你,我这辈子就再也不能在你身边了,所以,你就是死也得死在我的身边,不能落在他人的手里!”说完又用力扯了我身子一下,对方楚泽也不甘示弱,感情你们俩拔河呢,把我当那条线呢?倒是楚泽看出来我的痛苦,感觉他像是在沉思,大概是在想办法,救我于水火之中吧。

  “绍王,我们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两个人来一场男人间的决斗,好不好?”楚泽想了这么久就想出这么个点子,两个人就在那把我当玩具了是吧,你俩说决斗就决斗,筹码是什么?抢我?谁赢了谁说的算?

  “好,我们俩早都应该做个男人之间的决斗了,赢了的人得到小翠,你意下如何?”

  “就这么决定了,我们点到为止,不用兵器,近身赤膊,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你们两个人都把我当空气是不是,我又不是玩具,你们谁赢了就能得到我,我是那么好欺负的吗?你们两个人能不能不那么搞笑?”当时我就不开心了,这两人把我当奴隶了,谁赢了就是谁的。

  “闭嘴!”两人同时出声,弄得我吃了鳖,好像我提出的是无礼的要求一样,都不知道想说什么了,我闭嘴,看你们俩打架,要是能打出个你死我活来我还挺愿意看见的呢,让你们男人说我,沆瀣一气。

  说着两个人就开打了,我就在一旁看热闹,我这一看楚泽刚开始就处在下风啊,只挡不攻击,两个人从地上打到树上,从树上打到天上,两个人就在那互相的挠来挠去,我自己看着都着急。这么打下去打到天亮也打不完,好歹两个人都没挂彩,就这么打下去我就睡着了。站着看累,坐着看,坐着坐着我的眼皮无比的沉,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坐着,没到五分钟我就去会周公了,两个人打的实在是不刺激。迷迷糊糊的就开始做梦了,梦见这两人还在那打啊,打的天昏地暗的,最终安绍离不敌楚泽,被一拳打死了,我还记得他死的时候睁大的两个圆眼珠子,就这么被吓醒了。

  我一睁眼,两人居然还在那打呢,摸摸我的冷汗,真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就太恐怖了,奇怪的是我为什么会梦到安绍离死了,为什么我的梦境里为什么都是他的特写?他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喜欢他,我们也只是一个契约关系,这是干嘛,我这脑袋是应该被修理一下了。我也很好奇他们俩没有武器居然可以打这么久,难道体力都没消耗掉吗?

  “你们两个能不能快点啊,我都睡一觉起来了,你们都还没有决出胜负,一点也不干脆,再打一会天就亮了,天亮了以后咱们谁也别想好。”听到我的话以后两个人明显加快了速度,结果一拳还是定了胜负,楚泽赢。真没想到他的武艺能这么厉害,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老凉了。我之前看安绍离那气势我以为他赢定了呢,没想到这么菜。

  “你平时不是很吊么,怎么就一拳被人打倒了?你看你之前那个盛气凌人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有多狠,还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出身那么好,你有什么机会在这跟我耍心眼?有什么机会跟我谈条件?你看看你,现在一拳就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了?是你太脆弱了还是我根本就是高看你了?看来那天下午就是我个错觉,我对你真的是很失望!!!”我蹲下来去看他,看他的满脸狼狈和颓废我还真的是有点于心不忍,可是他这样子真的让我有点看不起,我站起来,冷冷的看着他。

  “是男人就站起来,你倒在地上是怎么回事?你这样只会让我看不起你这个男人,难道你现在要像个娘们一样流泪吗?那个霸道的不可一世的混世魔王哪去了,别真的让我看不起你!”

  “呵呵,你以为楚泽好到哪去了?你知道你上次在南楚皇宫里被陷害就是他做的好事?你以为他真的是那个你可以依靠终身的人?他刚开始接近你的时候也只是因为你是相府的丫鬟,如果他想得到皇位就必须找到一个帮手,很显然,娶了相府小姐是捷径,你真的以为就你这种姿色能吸引他吧,大概只有我这种傻瓜会喜欢你这个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女人,你这么天真,难怪会让他耍的团团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