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打死你个老刁奴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15 2017-07-24 20:46:52

  一大早上,王嬷嬷就把我抠起来了,比平常要早一个时辰左右,我去,至于这么早么,昨天给老娘累成这样,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呢,今天还要这么早训练,让我在赖床几分钟。

  “老奴来这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作为奴婢就是得勤奋,以后要伺候王爷王妃,以后很有可能是皇上,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可要上手打了!”我眯眼一看,不知道她从哪弄来一根鸡毛掸子,这个东西可是老古董了,我从小时候不听话,这就是我爸妈惩罚我的法宝,我对此深恶痛绝,没想到这种日子还要再来第二遍,立刻起床,穿衣整理内务,比我军训的时候做的还要出色。这老嬷嬷就在旁边一直看着,感觉很满意的样子,拎着鸡毛掸子出了我的门。

  “愣着干什么,跟我走,小红那边已经起来了,跟我去伺候小姐!”都出门了还不忘使唤我,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跟上这个老家伙。今天安绍离就要回东秦了,我到底要不要去送他呢?不送他的话,我觉得是我自己太小气,他是别国王爷,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对,我俩以后可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可是我要是去送他,感觉还是怪怪的,昨天我们俩都那么恶语相向了,我这么去是不是还是没面子,走到小姐房门口自己心里还在打着架。

  “于是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给小姐穿衣洗漱,但是这个老家伙居然让我学王妃的发饰,就这种事能难到我吗?分分钟能搞定的事,什么事都得有兴趣,有了兴趣以后任何困难也都能迎刃而解了。

  我们就开始吃蹩脚的早饭了,为了保持优雅,我还是得一下一下的吃饭,我觉得真的是糟践人啊,好好的饭要这么吃,怎么能吃出饭的香味呢,真的是暴殄天物,但是没办法,我也还是要遵守活在这个时代的规则。

  吃饭的时候我就一直琢磨到底要不要去送安绍离,但是每当想要去送他的时候,心里总有个阴暗的小人在那里说,“那个家伙一直在各种难为你,你还能原谅他,去送他,你真的那么善良大度吗?”那就不去了吧,但是那边有个白色的小天使在说,“大家都是朋友啊,他还帮了你好几次呢,你去送送他怎么了,这都是江湖道义了,不至于那么上纲上线。”那就去送吧,总之,我还是做不了决定,我从来没这么扭扭捏捏过,我都快看不起自己了。

  “接下来呢,我们要练的是走路,很简单,就在头上顶一个苹果,苹果上面再顶一杯水,水和苹果在走路的时候都不能掉下,还希望三位走路尽量要稳一些。”王嬷嬷居然这么刁难我们,顶苹果或者水已经都够变态了,居然还顶两个东西。

  我们三个就开始练了,我走路是最不老实的,我只能从脑袋上顶苹果开始练,一开始就练的时候真的是小心翼翼,我这辈子都没那么集中过精力,就是怕掉,一开始手都不怎么敢离开脑袋,直接被打掉了,来来回回走了几十个来回,终于也能稳当了一点,还好不是让我穿花盆底顶苹果。

  练完顶苹果往上放没有水的杯子,根本就顶不住好么,走一步路杯子就往下掉,更别说是放了水的茶杯了,明明就是难为人啊,小姐和小红那边也是根本都做不到。我现在就怀疑这王嬷嬷就是在刁难我们,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事为什么还要再练。我把苹果和杯子往地下一扔,姑奶奶我不干了。王嬷嬷看我不干了张嘴就要骂我,我捡起个苹果就往她嘴里一塞,让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是不是张嘴又要骂我啊?姑奶奶很耐心地给你顶苹果练了好久了你还不满足了?你这个不就是想让我们走的稳一点吗?我做到了你还在这刁难人对不对?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利刁难我们?之前我难听的话都没说出来,你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资历也是个奴婢,敢对我们家小姐指手画脚的?之前是看你是老人尊重你,你倒是老找我麻烦了?我怎么就让你看着不满意了?”

  王嬷嬷那眼睛睁的都快像两个大铜铃了,嘴里放了个苹果特别像个跳梁小丑,可能是从来没有人这么敢冲撞她吧,今天就是犯到我手里了,我要是不收拾她一次真的是不知道我性格。

  “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欺负吗?我长的就那么像你那么随意能揉捏的?今天我不打你一顿我就不叫小翠!”说完上去对她一顿拳打脚踢,小姐和小红上来拦着我,被我一声吼了回去。

  “别拦着我,今天我不给这老家伙一点颜色看看,还真的我是可以任人宰割,我今天就打你了,怎么着了?你去告状啊?你这个欺软怕硬的老不死的,这几天你不让我吃一顿好饭,你知道这对我这个吃货来说有多重要么,之前的我能忍现在你不让我吃饭你不能让我忍,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老太太。”说完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老家伙连连告饶,我还是没停下。

  看了下差不多了,走了,去送安绍离。“小姐,我出去一会,一会回来,这个老刁奴要是敢把这事说出去的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直到你闭嘴为止,你不要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就怎么样了,想要打你,我轻而易举,你给我记住我说的话。”说完我就出了门了,希望安绍离不要走了就好了。

  刚才在打王嬷嬷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开了,安绍离毕竟帮了我好多次,我们也算是朋友,就算是有再大的过节,我们也曾经共患难过,所以我去送他,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他干的所有缺德事我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等我赶到驿馆的时候,安绍离已经走了快半个时辰了,其实这样也好,万一让他知道我来送他,他还不嘚瑟死了,刚才我又鲁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