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想听你诋毁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92 2017-07-23 19:43:35

  “你看见你们两个像什么样子,赶紧回各自住的地方找太医,你看你们两个都是熊猫,真的是出门见不了人了,我饿了,我要跟小姐回家吃饭。”

  这两个人居然同时问我:“熊猫是什么?”第一次他们俩这么有默契,问一个这样奇怪的问题。我就只好回应他们是一种有黑眼圈的动物了,它的两个愿望就是睡个好觉和照个彩照,给这两个人逗得,老脸笑的都开花了,肉直颤颤,这两个人。

  在两个人同时赞叹我有幽默细胞的时候,我跟小姐回相府了,他们两个各自无趣,也都打道回府了。别问我为什么没到两个人的住所去探望,两个人现在已经是针锋相对的状态,我要是再不一碗水端平,恐怕还会出现“拿西瓜刀互砍”此类事件。

  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毕竟楚泽是先受了伤的,我不知道安绍离对他说了什么话让楚泽发了那么大的火。有时你还得承认,安绍离真的挺卑鄙的。有些时候他的手段可以称得上是不择手段,非要整出个你我高低,这在我看来都是无意义的事,即使胜了也不是一顿饭而已,能怎么样,对不对。

  我回相府洗了个澡,琢磨着什么时候去看楚泽合适,我知道全京城到处都是安绍离带来的眼线。难道我非要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才能出动吗?自从我回来之后,小姐就开始缠着我,给我讲她撕名牌的时候,霍英熙是怎么保护她的。对于霍英熙这种心机boy,我始终心存怀疑。我也没看到人家二人相处的是多好,只是从小姐的,一脸幸福中知道,我知道她是真的陷进去了,我说什么话她也只是觉得我是羡慕嫉妒恨。

  我骨子里就觉得那么迷恋一个人不是正确的选择,也许我的经历让我更重视事件的过程,霍英熙这个人当初为了自己的额产业瞎了我一份真心,我凭什么再相信他。有些话我不知道对小姐应不应该说,也许说了以后小姐会跟我闹翻了,想来想去,我还是要立刻说。

  “小姐,其实我们之前就认识,而且我们都是以兄妹相称,可是有一次来了个洋商人,我会说他们的话,他觉得我就是有意接近他,企图害他们的家业的,我不知道这种人的心里除了事业还会有别人,没准他是看上你相府小姐的身份才有意奉承你,追求你的。”

  “够了,小翠,我不想再听到你去诋毁他的话,不然我们姐妹都做不成。”小姐嘴一嘟,一看就是生气了呗,好吧,我也不再惹她,我该说什么都说了,我也尽了我做朋友的义务了,即使他们两个再怎么样,跟我没有关系了,趁机退出她的房间,等待天黑后去见楚泽。

  熬着熬着总算到我能见楚泽的时间了,披上个披风,从头到尾都弄的严实,谁也认不出我来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也不过是心里安慰,其实我干个什么事早都在安绍离的监控之中了,其实卑鄙的人能做的事大概就是卑鄙到家了。到了王府,敲了门,开门的人都认识我放我进去了。

  进到府里还是会有些感慨吧,之前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我曾经的味道,如果嫁到东秦,就不太可能再回来吧。我喜欢跟楚泽在一起带着,因为他能给我安全感,我喜欢跟他在一起,觉得很舒服,我这个人就是贪心啊,楚泽也是需要自己的人生的。

  楚泽已经搬回我当初住的那个房间了,其实我本来就是鸠占鹊巢了,也难得他把什么都给我,可是我却没有付出我的真心,顿时觉得自己好渣啊。来到楚泽门口敲了门直接进去,楚泽正在床上躺着,什么时候看他都感觉很优雅,就是那种王子的贵气,我大概只有贫穷之气吧。

  “你的眼睛敷药了吗?大概几天都上不了朝了吧,这要是被其他大臣看到,还不笑话死你了。”看着楚泽的熊猫眼,我实在是憋不住笑了,还是用力气笑了出来,似乎这样就能拍解除我心目中所有的郁闷。

  “你居然还敢笑话我,都是你想的馊主意,什么撕名牌啊,多么没劲啊,还不让用武功,我这英俊潇洒的泽亲王真的要把名声毁于此了呢。”说完拿起了冰袋,敷在了青紫的那一边。我还是识相地过去抢过了冰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脸上。

  “安绍离跟你说什么话了,让你激动成这个样子,你居然跟他一般见识了?他就是个疯狗,逮到谁就咬谁,你这么稳重怎么看不出这就是他的奸计啊,设个套子就是让你钻进去,你还真傻,真的就上钩了。”我坐在了床边,换了个姿势接着给他敷,拿起来看看,似乎消了一些,还需要努力啊。

  “这个你别问,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的事,你一个女人别插手。”什么时候这个家伙嘴里出现这种话了,姑奶奶我这气当时就上来了。

  “什么男人女人的?之前我为了男女不平等的事跟你吵过架没?你怎么还没脸呢,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说不说?”

  他也没说话,直接从我手里抢回冰袋,脸朝里面偏了一下,这意思就是不待见我呗?那好了,我走了。

  “你既然这么大牌,我觉得你自己能在这过的挺开心的,你也能照顾好自己对不?还有芯蕊和芯茗呢,两个美女作陪,你也绝对能好的非常快,我走了,相府小姐那边还等着我呢,你注意休息,别把你那熊猫眼露出来给人吓到了。

  “叶子,你别走啊。”我没走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他在后面喊,其实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看到他没事就行了,那个黑眼圈几天就好了,于是还是盖了披风,匆匆忙忙走回相府。

  一连许多天我都没有出门,就是在屋里琢磨着到了东秦皇宫应该应付什么样的,我也该学点礼仪了,也不能丢了相府小姐的脸不是,自己虽然长高了不少,但是脸还是没张开的样子,什么时候才能像小姐一样呢,过了年都十四岁了,及笄都可以嫁人了,而我的命运是代嫁,造化弄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