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二十二章 撕名牌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14 2017-07-21 22:05:38

  小姐大早上开始起来打扮,因为我告诉她霍英熙会去,女人啊,真是受不了,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可是我觉得无论什么时间和情况都应该打扮的漂亮,还有一种人就像我这样,从来不打扮,每天都是素颜出街,姐就是这么自信,天生丽质难自弃呀。

  “小姐,我们今天玩个新游戏吧,咱们不如换一件适合运动的裙子,你这样的装扮会不会太过华丽了?”就穿着这么个拖地罗裙去撕名牌,分分钟会被撕掉的。

  “你想玩什么游戏啊?我穿这个有什么不妥吗?”小姐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两片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忽闪忽闪的,好一个美女啊,为什么我只长身高,别的什么都不长,连发育都不发育,该平还平,该丑还丑。

  “呃,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小姐这么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呢,你第一次见到霍英熙的时候是不是我给你做造型的那次啊,独特的装扮更能带给他新鲜的感觉啊,你说对不对?”我要直接说你天天穿这个你不烦啊?她会不会掐死我。

  “你怎么知道的,其实小翠说的还是蛮对的,去把我新做的那套骑装拿过来吧。”我还真不知道她老人家什么时候做的骑装,话说穿骑装,她会骑马么?这么个娇滴滴的深闺小姐,怎么可能有时间去学骑马,也就是装装样子呗。

  我叫小红去拿衣服,我顺手给她改了一个发型,换上衣服以后我们清清爽爽的出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皇上会下这种圣旨,就冬天,能出去玩点什么啊,还郊外,到哪都是光秃秃的,能玩什么啊,大概也只能找个宽阔的地方撕名牌。

  我们是各自出发到约定的地点,一想到会见到楚泽我心里就忐忑不安,我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去面对他呢?明明是我对不起人家,难道还要他笑着说原谅我?换做我是楚泽,我也不可能原谅我。一会不跟他单独在一起就行了,以免我们都尴尬。

  我们是最早到的,其他那几个陆陆续续也都到了,可是迟迟等不来东秦绍王殿下。这个人找我来,还要自己迟到,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脑袋里大概都是浆糊吧,我真的是讨厌这个人。

  我们在车上坐的久了,小姐想下马车走走,我就一直不想出去,我怕看到楚泽的脸,我会忍不住哭出来,我怕很多很多,想到之前的一幕幕,是我想太多吗,可是不想我还是会觉得难过。我怎么感觉我就像个白痴一样被安绍离耍的团团转,我发誓,待我有一天能翻身的时候,我一定要把安绍离弄得半死!

  “小翠,你想什么呢啊?跟我一起下去溜达溜达吧,今天天气还可以,你在车上也很闷的。”小姐是不敢一个人下去吧,看她的表情大概是想见霍英熙了吧,她现在的心情应该是跟我一样矛盾的,虽然现在能见到霍英熙,但是不久以后就该出嫁了,她这是觉得见一次就少一次,每次都应该珍惜了吧。

  其实我应该跟小姐一样,能见一次楚泽就见一次,虽然不是情侣关系了,我们还是朋友,我以后到东秦就再也见不到他了,见一次少一次,我为什么不能勇敢地面对,鼓起我的勇气,掀起马车的帘子,用我最优雅的状态,争取给楚泽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

  “霍大哥,楚泽,你们都在啊,等了这么半天安绍离也没来,不如我们先去那边走走吧,等到他来了,我们一起玩个游戏吧,这大冬天的在户外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只有自己找乐子了,游戏规则我们一会说呗,保证你们都是第一次玩,新鲜!”我还是不敢看楚泽的眼睛,只有看着霍英熙和小姐了。我这一看两人就不对啊,这四只眼睛的电流,大概比皮卡丘的十万伏特还要厉害。楚泽跟我现在就是两个巨大的灯泡。

  “楚泽,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说不定有好看的风景呢。”我抓着楚泽,还不等他反应,我就拉着他往河边去了,全程无言,只留下了小姐和霍英熙在那里卿卿我我了。我才真觉得我是做了一件好事,但是把难过伤心尴尬都留给自己了。

  我们在河边走了十多分钟,可是我们俩谁都没说话,我就低着头,看我的两只脚,身高不怎么长,脚还挺大,还好这个年代的女人不裹脚,不然我死的比谁都惨,可是我们也不能一直都不说话吧。

  “那个……”我们俩居然一起说话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让他先说好了。“你先说吧,我也不知道想要说什么,你有什么就直说。”

  “你知道你那天对我说的话让我难过了好久吗?我知道我努力了这么久,我还是没有让你喜欢上我,但是你对我也不是完全都没有感情的吧,我想好了,无论你做出什么我都尊重你的选择,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没有权利不让我喜欢你,我会这么一直喜欢你,一直等到我老,甚至死,如果有喜欢你的人,我会跟他一起竞争,我会守着你,我觉得只要是我有耐心的话,你早晚有一天会爱上我的。”楚泽跟我停下来,听到这么样的表白,我更觉得我对不起他,我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做的。

  “我想我知道你的心,已经好久了,我知道你爱我,但是我是不可能会爱上你的,我知道其实你适合更好的人,无论身份地位相貌还是三观,我这个人呢,跟你受的教育差的太多了,我们怎么可能适合在一起呢,你还是三思而后行好不好?你还年轻,你是王爷,你的路太多了,没必要就栽在我这了,我是个幼稚的家伙,你不是,你稳定,你成熟,你是全国女性梦寐以求的男人,可是你不是我想要的。”我还要说多久这么伤人的话,可是为什么这个家伙我怎么都说不通呢,也说不上是执着还是倔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