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一十八章 坦白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04 2017-07-19 19:32:37

  “大早上你就累,昨天晚上是不是去找乐子了啊,你现在可是我这经理,代表着我们叶泽的形象,你这要是拈花惹草的,女人再上这来找事,把我们招牌给砸了,我可就不高兴了哈。”

  “今天怎么穿的人模人样的了,每天都灰头土脸的,现在才像个女孩的样子。你把你大叔看成什么人了,你大叔可是好人,虽然我长的这么英俊,人神共愤的,好歹我也是有追求的好么,一般胭脂俗粉的,我还看不上,说说你吧,决定了吗?”大叔还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在他这应该什么事都不紧急吧,云淡风轻,休闲自在。

  “谢大叔夸奖,决定好了啊,代小姐出嫁,说不定我能侥幸逃出来呢,让安绍离自己去收拾烂摊子,我到东秦还是开我的叶泽,钱才是我这辈子的追求,权势这东西我还真是不屑了。”

  “你以为你说逃就逃?你知不知道你是替整个南楚出嫁,你要是逃了,随时可以引发战争,你真的忍心生灵涂炭?你这个丫头平时没心没肺,但是却善良的很,你可想好了,走出这步就没有回头之路了。”大叔正经起来我还真不习惯了,对啊,我之前想到的是自己,我逃了,南楚怎么办,还是要想想以后的路。

  “大叔,上次你去找楚泽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他的人了,这件事能不能瞒着他?即使我自私的想跟他在一起,可是我们还是没有什么希望的,我是丫鬟,他是王爷,我们没有可能在一起,我不想让他跟他父皇闹翻,与其以后难过,还不如现在当断则断,我今天盛装打扮,就是要跟他分手的。我想把我最美好的,放在他的心里,我们还是没有缘分的。”想到这里还是觉得有些悲凉的,我们之间隔了太多,多到我们根本就跨越不了那么多的障碍。

  “你这丫头还挺聪明的,放心吧,这个事我不会说,但是泽王也很苦,你还记得有一次他被打得浑身是伤吗,那是因为他进宫跟他父皇请求赐婚,你为正妃,你自己的身份你也知道,怎么可能做他的正妃呢,他跟皇上硬碰硬,最终被打的浑身是伤,也没有收回自己的决定。他对你做的还不只是这些,叶泽,你只看到你的努力,开女子会馆,做女子的生意,你知道会受多少人的白眼吗?他还是为了你坚持了下来,所以,如果你真的决定离开他的话,就跟他断的一干二净,藕断丝连只会让你们两个都身心俱惫,今天把这事谈清楚对你们两人都有好处。”

  “我真的不知道楚泽为了我做了这么多,表面上看他温润如玉,没想到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为了我,这是何必呢,他这人实在是太傻了,我也是太迟钝了。大叔,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这样会让我更难过的?”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我以为我做的很多,但是还是抵不过楚泽做的十分之一。

  “我还是希望你在知道这些事以后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要做出让你们两个人都后悔的事情。楚泽是真的爱你,你呢,如果我说了这么多会改变你的主意,我尽我的本分去帮我的主子,如果无法改变你的想法,那就是天意了。”

  “谢谢你大叔,我先走了,店里你照看一下,我要回去想清楚,有时间我再来。”走到了门口,遇见了霍英熙,他来找我,大概是为了小姐的事,现在心很乱,根本谈不了,让他这几日都在醉仙楼等着,我想好了自然回去找他。

  每次遇到事之后我就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好像躲在壳里就能什么事都解决了一样,其实我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像刚来古代的时候一样,根本就没什么改观,可我就是这样,就算我不想接受,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解决问题吗?这一日我就在相府里坐着,考虑着到底怎么做。

  外面天都黑了,长夜漫漫,我却丝毫没有头绪,想了想我在古代的这不到半年的时光,真的称得上是精彩,之前看过的所有的桥段,在我身上都没实现,唯独出现的一个王爷,却要被我拒之门外,我喜欢楚泽,这点毫无疑问,但是我不爱他。我爱安绍离吗?连喜欢都称不上,只能说是他是个懂我的人,那这样我就应该嫁给他吗?真是搞笑,他不就是想让我帮他坐上皇帝的宝座,好,那我们就约法三章,他坐上皇位之时,就是我功德圆满的日子,于是动笔写下了一分合同,两个人都好办事。在三日之约到来的凌晨,我还是决定去泽王府,跟楚泽断了关系。

  外面天还没亮,真的感觉有点怕怕的,可是我这个时候不能回头,我可以回头,但是小姐怎么办?我这个时候为了自己想,小姐要怎么办,她不是更可怜。冬天的凌晨,寒风虽然刺骨,但是我却感觉不到,我的心应该更冷吧,冷到可以冰冻我所有的情感,以一个外人的角度处理我们局里人的问题,我还是那个矛盾体,自私也无私。

  到了泽王府,我还是提不起勇气敲门,大概楚泽一会就能出来上朝了吧,我就在这等会吧。等了好一会才等到有人开了门,看见那个丰盛俊朗的楚泽穿着华丽霸气的朝服上朝了。以前只看过他总是穿白袍,总是那么儒雅,可如今他身着朝服倒是多了几分英勇之气。

  “谁在那里?是叶子吗?”天黑黑的,我躲在暗处,他周围全身灯笼,我身边却一片漆黑,他能看出我的身形,已经非常不错了。

  “是我,我找你有事,能单独跟你说吗?”

  “有什么事等我下朝再说吧,天这么冷,这么黑,你怎么就等在外面不敲门啊,我看看你是不是冻成冰块了啊。”说完走到我的面前,看我穿的单薄,把身上的大氅除下,披在我的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