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一百章 我们说好的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77 2016-08-30 08:38:31

  “小姐,你要做指甲,化妆还是头发,我们这里是专业造型,你要是不想造型的话还有spa,按摩,保证你能放松身心,叶泽女子会馆就是你的家,您在这里会让你有家一般舒服的感觉。”这广告打的,自己得意了一下下。看那边李安在干什么,小妹妹们把他缠的抽不开身呢,这个家伙到那就会招蜂引蝶,一点也不知道跟别人划清界限。

“你们这造型师我都换遍了,都笨手笨脚的,没有一个人让我满意的,你看看,这头发弄的,这是乡野村妇吗?一点都衬托不出我这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的气质!你们这店也是该关门了,都没有像样的造型师,我找我爹把你们的店封了!”这谁家小姐,说话这么张狂,我这一问,原来是户部尚书的小女儿,难怪口气这么大,看那脸长的吧,正宗的猪腰子脸,怎么能遮住这脸啊,也真是难为我家造型师了,好吧,我亲自上手。

“我是这家店的首席造型师,一般人我都不轻易出手,只有像小姐这种温婉的大家淑女,我才会主动出来做造型的,你说是不是啊,宋经理?”这种人还是应该奉承一下,而且还得投其所好的,对于宋大叔的话不会这么没眼力吧。

“对啊,小姐你这么貌美的姿容,我们这位首席造型师一定会做的很好的。”大叔把那些女生都弄走了,走到我们的旁边说了一句话,大叔也是聪明人,他当然知道这个小姐是来干什么的,所以在我做造型的时间里,一直观看着。

可能是那个小姐觉得我年纪小吧,之前还是很怀疑我的能力,支支吾吾的,宋大叔说完了以后立刻心花怒放,我就想说,你是有多肤浅啊,就知道看帅哥啊。 她的头发前面要留一点,做了个卷,后面还是要盘个高髻,毕竟人家是要端庄的,其实我是在想,高髻多显老啊,小女孩还是要打扮的俏皮可爱,可是毕竟这种人你跟他没法解释。在做发型期间我一直很专注,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事情,等我完成的时候,那个李安已经推开那些女生,来到离我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小姐,你看,我完成了,你觉得怎么样呢?”那个小姐打量自己一圈,可能是觉得不满意吧,还要找我碴,还没完没了了,姐姐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但是还是要好好说话的。

“小姐,您还没化妆,换衣服呢,弄完所有的程序你才能体现出您的美丽是无与伦比的啊,宋经理你说是不是啊?”大叔赶紧随声附和,这么大个腕来了我也不能给人家惹火了是不是,我的小暴脾气还是得忍忍。结果这尊大佛被捯饬完了以后还觉得可以,主要是宋大叔在旁边说好看,所以也没什么问题,真的是让我身心疲惫。想到李安还在那看着我呢,我还是得好好的让他说说我的状态到底怎么样。

“不好意思啊,绍王殿下,我这店里比较小,人还比较多,您这身娇肉贵的,是不是挤到您了?这样真是让我过意不去呢。”还是得说两句客套话,其实我是想说等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走,等着看我洋相呢?

“我看你处理事情的方法还是很不错的么,那么有耐心,换句话说就是你居然还可以低三下四地对人说好话呢?你都还敢在我这王爷面前这么嚣张,那小姐算什么啊,对不对?”双手抱臂,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眉毛居然还敢给我扬起来,信不信我打到他再也起不来!

“对啊,我怎么忘了,我这家店是跟楚泽合开的,就算我得罪了她又能怎么样,谁敢动我们泽亲王呢。我们泽亲王玉树临风,貌比潘安,最重要的是人家懂得谦让还彬彬有礼,你谁是不是,绍王殿下?”听到我这么夸楚泽,他的嘴角也是微微地沉了下就又迅速地恢复了原状,与此同时还不忘了展示自己觉得很是迷人的微笑。

“是啊,我都忘了小翠你跟泽亲王殿下走的很近呢,不对,你本来就是丫鬟罢了,泽亲王派你来伺候我的,你懂了么?”这意思说我这辈子一直得是伺候人的丫鬟呗?难道我自己就不能改变命运了?

“少王殿下大概还不明白我们合开的叶泽吧,这里除了资金是泽亲王出的以外,所有的装修设计,小到一根钉子,大到楼梯的木头都是我亲自选的,对于你这种从小在金汤勺长大的人是无法感受亲自动手的重要意义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大概是让您老太舒适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种生活会害了你,手不能拿,肩不能扛,万一你有一天不再当王爷了,你该怎么办呢?”看见他吃了苍蝇的表情,我大概知道我是戳到他的痛点了,有些人你必须在言语上狠狠打击他,不然他真的不知道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的。

“你,你,你这丫头知道什么,你知道我们东秦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吗?”一激动就开始磕巴,大概大家都是有这个毛病,但是磕巴可能有的时候不是后天的,是先天的不足了。

“你什么你啊,自己磕巴就去赶紧治治,别到这来丢人现眼好么?你一个大男人还是王爷来我们女足会馆不太好吧,都是女子呆着的地方有可能会衣冠不整的,万一被你看光了,你难道要都把她们娶回家吗?万一人家是想嫁给你的,故意露出来的,你不是自己很吃亏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要是不走就太不识趣了吧,按照他骄傲又自大的样子是不太可能死皮赖脸在这呆着的。

“今天我们说好一起逛庙会的,你就这么自己扔下我一个人跑出来了,这也不太地道啊对不对,而且我知道你最有爱心了怎么舍得抛下孤单的我在异乡的街头呢,你这么善良可爱美丽大方,我知道你最善解人意了。”这么多顶高帽子戴在我的头上,我这么一个虚心的人都开始骄傲了,而且我耳根还软,所以还是答应跟他一起去玩。跟宋大叔他们告了别之后就出来走在了街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