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九十八章 你眼睛怎么那么小?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76 2016-08-23 17:48:43

  其实我的脚骑马还是会觉得痛的,可是想到很快就能到驿馆,心里还是觉得很期待,我在期待个什么劲,才伺候这个绍王几天啊,就没安生过,除了受伤还是受伤。

受伤了之后不外乎还是那些步骤,看医生,上药,然后养着,等伤好,而我就是每几天就重复一次,我觉得我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这几天来给我换药的不是大夫,也不是丫鬟,而是那个痞子绍王。

“你轻点好不好啊,会痛,虽然没伤到骨头但是还没消肿,你当我是宠物还是家禽,你可以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啊,我是人,是人,你不知道自己要温柔点么!”每天重复的内容也包括我上述的话,这个王爷脾气的。

“本王百忙之中腾出时间给你来上药,你居然敢说本王不够温柔细心,你知道有多少女人享受这殊荣吗?”这个家伙眉毛都快气飞了,可是还是没有忘了手中的动作,大概是心里有罪恶感了吧。

“别跟我本王本王的,我还不知道你,一个烂痞子,我又没有让你天天来伺候我,是你自己想来的,到这里还是粗手粗脚的,你个王爷就没干过什么重活吧,你给我上药我应该给你画下来然后裱起来,供到我的屋子里,每天烧三炷香啊,逢年过节还得给你上供点水果啊。”这个家伙应该不傻吧,这么说还不明白啥意思?他故意用力握了我的脚踝一下,看着他满脸邪恶却又魅惑的样子,我不禁呆了。

“你这个丫头上次我掐你的脖子还没有让你清醒过来啊,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小心把你弄死了,扔到乱葬岗里喂狗。”看他这么意气风发的样子,我觉得我是真的被帅哥给迷住了,还是一个肯给我上药的帅哥。

“你是不是傻了啊,哎?”这个家伙在我的面前摆了摆手见我没反应,便退了我一下。“是不是被本王这俊朗无比的外表所吸引了啊,我还当你与众不同,事实上还不是像那些草包们一样只知道看脸。”看着他那骄傲自负的样子,我当以为是有多么倾国倾城呢。

“你是白痴吧,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眼睛为什么那么小啊,好像我们那里的韩国男人一样,有很多女人都迷这种类型的,但是我却是感觉一般,男人真正的魅力不是外表有多帅,而是内在有多吸引人,你懂么?”他在我的脚上扎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我自己都弄不出来。

“你是哪来的?你们那叫什么国?你是在拐着弯的骂我眼睛小,还是说我有魅力呢?你既然觉得本王还可以的话,那就跟我回东秦吧,你的脚已经被我看到了,我说出去也没人会要你了。”这个家伙坐在我的旁边弄了一下自己已经褶皱的衣服,还挺注重自己的形象的,就是那种自恋到看到什么东西反光就会到前面照一下的人。

“我是从千年以后来的啊,我们那夏天的时候都露胳膊露腿的,给你看了脚又能怎么样,我还是活的好好的啊,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收回我的脚,放在了被子里,还挺冷的哈。

“你是脑袋不清醒吗?发烧了吧,如果你真的不在乎脚的问题,为什么要把脚收起来呢,你还是可以放在外面的啊。”他好像并不相信我说的话,两个手开始抱着膀子了,三分钟暴露原型。

“只是因为你给我包扎完了,我恰好觉得很冷,就放进被子了啊,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说真的,你这蝴蝶结扎的很漂亮啊,这手艺我作为女孩子还不会呢。”难不成这家伙是为了某个姑娘学的这手艺?

“还真被你说着了,我是为一个姑娘学的。”他顿了顿,我刚想拿起枕头揍他一下怪他花心呢。他却泛起了悲伤的表情,“我本不是东秦皇上的儿子,我是东秦一个异姓王爷所生,跟皇上情同兄弟,因为战死沙场,母亲随父亲去了,从小被送到宫里抚养,我的父皇,其实是养父把我当做亲生儿子来养,有意要把皇位传给我,皇后和她的儿子们当然不愿意了,可是她的几个儿子又不长进,其他妃嫔的孩子又太小,所以皇后会派人刺杀我,狩猎刺杀我们的多半是皇后的人。”

“据说我还有个亲妹妹,我在相府当家丁也是听说我的妹妹可能被送到了那里,可是却一无所获。我学这种蝴蝶结就是为了妹妹,希望为她亲手绑上,可是却没有这个机会。”这个家伙陷入了深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他,我们就这是这样安静的坐着。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没想到他还有段这么个故事,我也想有个兄弟姐妹来着,最好是有个哥哥,能照顾我,给我买好吃的什么的,可是政策不允许啊,计划生育。

“你知道你的妹妹身上有什么胎记吗?或者什么信物的,这样我也好帮你找啊,大家也都能帮你,你这样闷着不说,什么时候能找到她呢?”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么一个好主意,之前也没遇到这种事。

“什么都没有,只是之前听说在她好像在相府里,但是也好多年了,她可能被送到别的地方,有可能被卖了,也有可能死掉了。”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些哽咽,想想也没准了。

“那你到相府卧底是为了找你妹妹呗?有没有什么消息呢?”

“是啊,可是到现在都杳无音信,感觉很对不起她,想到她有可能在受苦,吃不饱,穿不暖,我就觉得过意不去。”

“那你爸妈为啥把你妹留在南楚啊?你们不是东秦人吗?”

“因为战争啊,南楚跟东秦交战的时候,我娘被俘,囚禁在相府里做人质,那个时候我娘怀着我妹妹,几个月以后剩下我妹妹,战争还没结束,我爹死了,我娘跟着去了,只留下襁褓里的妹妹。”

“还是个悲伤的故事啊,我觉得你妹妹一定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像我一样乐观,像我一样积极向上,不必担心,你很快就会找到你妹妹了,我当然不是在安慰你了,我说的话很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