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九十六章 我凭什么相信你?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55 2016-08-23 17:43:37

  “你干嘛摇我啊,我头都快掉了,你这样我怎么能思考呢,你快点给我松开!”说完我就开始扒他的手,挣脱他的魔掌。

“挣脱我的手,你是要进入楚泽的怀抱吗?我真的想不通,他哪好了,长了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对谁都是温柔的那副假面孔,我真想把它的脸皮给他撕掉,看看他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我说过我喜欢你,你怎么就不能接受我呢?”对着我这么近距离的吼,我感觉我的耳朵都快聋了,跟这么个粗鲁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他永远都不会像楚泽那样对我那么好,只知道大吼。

“楚泽怎么了,你们两个都是王爷,可是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我喜欢的东西他会尽量帮我争取,我喜欢开店他就帮我找地址,可是你又做了什么?见到我就知道折磨我,每次都被你弄得遍体鳞伤,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我在天牢被打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每次都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可是你真的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吗?我要的不是钱,首饰,衣服,我要的是尊重,你给过我多少尊重,你只知道一味的羞辱我,只知道把我的尊严踩到脚底下!你这样我凭什么喜欢你啊,你有平心静气的跟我好好说过话吗?你都不了解我,你凭什么说喜欢我!”

我一口气把我想跟他说的后吼完了,到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脑袋里都是浆糊,我真的对这个家伙没有一点感觉吗?虽然他每次都戏弄我,但是我觉得他身体里的那种痞痞感觉吸引着我,从小到大,我按部就班,平平凡凡,他却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受拘束,虽然我有的时候也会觉得他是不长进,我这不是矛盾了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并没有想羞辱你啊,我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虽然你长的很普通,但是你的举动都很特别啊,但是你好像都不喜欢我,所以我觉得我让你讨厌我也是个很好的方法。我没有想要羞辱你,我这个人就是脾气暴躁嘛,你也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你应该懂我的啊,我之前因为一些事情没法恢复我的身份保护你,但是我现在好多了啊,我以后会用心尽力去保护你,所以,到我的身边来,好吗?”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柔,我觉得这样的他变得越来越不真实,这个不像他,这不得不又让我想多了。

“你现在是怎样?现在是又在整我是吗?你之前折磨我还没折磨够是不是?现在又采取个新的方式整我对不对?我告诉你我没这么傻,你现在说什么不信,你要是想折磨我你随意,我现在这种境遇你看到了,你要是再想整我等我脚好了你再收拾我,不然咱们就玉石俱焚,你不信我,你就试试!”这家伙的花花肠子还挺多的,我还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诡计多端的人。

“我没有想整你,我是真心的,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老早之前都说过我喜欢你,只是你一直不想接受我,你跟楚泽的关系很近对不对?我不在乎你们两个怎么样,但是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们两个公平竞争。”他终于平静下来了,蹲下来看着我,两只眼睛感觉好像很虔诚的样子。

“实话跟你说吧,我现在跟楚泽在偷偷交往,我觉得楚泽这个人还很好,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开了一家店,以后还有可能开另一家店,所以我们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别人来打扰我们,谢谢你喜欢我,但是,我不接受。”我觉得不管他说的到底是不是想折磨我,我表明自己的态度,最起码我不跟人搞暧昧,我是专一的小女孩。

“如果他真的在乎你的话,为什么会跟你偷偷交往呢?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就那么相信他,你知道那个春江花月夜是他名下的产业,你知道你店里的宋卿涟,其实是他的手下吗?你以为温柔如他,他就真的没有心机吗?你知道他自己在暗地里培养了多少势力吗?为的就是你们皇上那个老家伙快死的时候逼宫……”

“够了,够了,我不要再听你说,你说的我都不信,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够了,我不想要听你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相信楚泽,我知道他是我我好,你就是想拆散我们两个才说他的坏话!”我的双手放在耳朵上面,阻断了他的声音进到我的耳朵,却阻断不了他的话语在我心里荡开的涟漪。

“你看你,就是一副不肯相信事实的样子,但是无论你相信不相信,事实就是那样,没想到你那么喜欢做缩头乌龟,那么不敢面对楚泽其实什么都瞒着你,大概他跟你只是玩玩而已吧,你一个小丫鬟怎么能配得上仪表堂堂的泽亲王殿下呢,哈哈哈~~”他在笑,他为什么在笑,他是在笑我蠢,被蒙在鼓里,还是在笑我现在这个坐在地上的傻样子。

“对,我不相信,我凭什么相信你!你难道说这些话就过你自己的脑子了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别人的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是小人,你为了在我的面前表现,把你掌握的这么多信息都说出来,你就不怕我去反问楚泽,万一你说的都是假的,你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我如果不反击的话,我不是很没用,这些事我还是问过楚泽才了解,我不希望我的不信任导致两个人之间的误会。

“我就是小人又怎么样呢,我也一直没说我是君子,我也不屑做君子,君子喜欢用伪善的面孔假装自己,可是我这个小人却活的真实,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看你,每天想活的真实还是要屈服在我的王权之下,看吧,这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差异,你每天在夹缝里求生存,而我可以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这个家伙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对我说了这一番话,可是无论我有多愤恨,他说的是事实,我无法改变的事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