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九十章 伺候沐浴?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65 2016-08-15 14:04:31

  我们俩在车上一路无话,到驿馆的时候还是我先下的马车,把他给搀下去的,不是我愿意的,是他非得装虚弱,大半个身体都压到我的身上,我才13岁的身体,这么矮,这个家伙居然忍心?而且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帮我的,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希望了。

这家伙看着不胖怎么就这么重,我觉得他是故意把全身的重量压到我身上的,我到底是怎么惹到他的,居然这么爱找我麻烦,后面有那么多人,我给他留点面子。这驿馆也挺大的,就住着跟他相关的那么些人也受挺好的待遇的,一个爱打仗的国家有什么可尊敬的,站在我的角度就是不待见。

“把我送到房间里,给我烧点热水,顺便准备点吃的,记住,一定要快。”刚到门口就开始对我发号施令,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显示无缘无故被追杀,后又叫我当他的丫鬟,我本以为是走走过场,没想到这是把我当奴隶的。

“你这个丫头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就这么伺候你家王爷的?王府的丫鬟竟然如此不堪,我还以为南楚人力兴旺,经济繁荣,就应该丫鬟的素质比我们的国家的也要强一些吧,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看来真的要跟皇上说明一下呢。”回头看着这个还在椅子上养神的家伙,就这种傲娇男的样子我一眼都不想再看到,我知道这个人是对我用激将法,可是没办法,在我这就是这么受用。

“奴婢知道了王爷,马上去办。”其实我应该上去给他一巴掌,然后很霸气地说,“老娘才不伺候你了,给我滚开!”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啊,这个在威武之下只能屈服,不然可能随时被弄死。

我找不到厨房,所有的婢女和小厮也都没人管我,我怀疑是那个家伙已经吩咐好了,看来我在这里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的。我在厨房艰难地弄完了那个家伙要求的所有事,等到我回到房间复命的时候,果然态度奇葩到离谱。

“怎么动作这么慢?太医都给我诊完病了,说是我的伤口不能碰水,那一会你来帮我擦擦背吧。”什么,有没有搞错,让我擦背,我有什么义务一定要这么做吗?这种事应该是贴身丫鬟应该做的事了吧,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应该是你带来的丫鬟做的事,为什么要我来啊?我可以做一些粗活,但是我没必要卑贱成那样,你这么折磨我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听你的,我是相府小姐的丫鬟,我只是在王府养伤,我不想让王爷为难,可是你也别让我难做啊,有必要这样吗?”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想的,脑袋里都是什么。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我就是要折腾你又能怎么样?你难道是想让我去找你们皇上去说这件事吗?”还没等我说话呢,这个家伙直接接上了,“你一定不想对不对?”我吃了饭就洗澡,等我洗过了以后你给我上药,就这样。”

我什么都没说,这个家伙自己都说完了,这话堵的你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到底还要纠缠我多久,这么喜欢做选择就自己回家啊,上自己国家去当大爷,到南楚来收拾我有什么意思。

这个家伙慢悠悠的吃着饭,再这么慢下去水就凉了,这个家伙真的还不紧不慢,我现在真的确定了,这个家伙真的在耍我。

“王爷,可以稍微快一点吗?水马上就凉了,凉了以后洗澡会感冒的,感冒了就会发烧啊,发烧就要吃药啊,吃药的话会很苦的啊。”我觉得我用这种轻描淡写的方式说出来他应该会有点感觉的吧,说不定他会害怕吃药呢,事实证明我猜对了。在他听见说要吃药的时候,很明显顿了一下,让我发现了,所以了他默默地加快了速度。

没想到这个嚣张霸道的人居然会害怕苦药,我还以为这个人有多可怕,还不是个怕苦的小鬼,所谓小鬼当然就是不成熟的,像个傻瓜一样,以为自己很厉害的样子,其实不过是外强中干。

“我吃完了,把这些东西都收拾下去吧,然后回到房间,听明白了没有?”

“是。”每天诅咒他无数次的话,我觉得还是会有作用的吧,毕竟这个家伙这么狂妄自大,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抓到了一点把柄,就把别人都不放在眼里了,逼我一定要在这当他的丫鬟,真的是没救了,小人得志。

我扯了碗盘到了厨房,自己也还饿着呢,吃饱了以后,自己在心里纠结了老半天,还是觉得要去房间伺候他的,我这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伺候完这个伺候那个,到底还有没有完了,我才一天没去我的店我就觉得我自己没有归属感了,我还要无限期伺候这个家伙,我应该怎么做?

等我走到房间的时候我还是敲了门,得到回答的时候进了门,看到房间里云山雾绕的,前面有个浴桶,里面有个人,即使我是现代来的,看到这样的时候我还是会很尴尬的好么,立刻转过了头去。

“怎么这么久啊,才过来,我要是等到你的话早都脏死了,你赶快过来,给我擦擦背,我身上的伤还没弄好呢,你快来帮我。”我要怎么过去啊,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放没放毛巾在身上,盖住重点部位什么的,脑袋里出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

“你不过来那我就过去找你了啊,到底要不要过来呢?”幼稚的家伙,幼稚的声音,不要他还要幼稚多久。“哗啦”我听见了水声,难道这个家伙要出来吗?

“你不过来我就过去找你了哦,虽然我胳膊的伤不是很严重,但是毕竟不是很方便啊,所以才需要你的帮忙,我受伤你也是有责任的对不对?”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调笑的味道,就这样被嘲笑,这种感觉真的不好。

“我过去,你坐在木桶里行不行?”想到这个家伙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我就觉得脸红的不行,像个番茄一样,反正屋里都是蒸汽,他应该看不到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