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八十八章 遇刺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116 2016-08-15 14:02:05

  身上好痛,刚才在地上被荆棘刮到,仔细一看身上有的地方都已经被擦出血了,看看旁边的那个人,这身上的血比我多多了,还有刀伤。

“你的身上怎么样了,要不要给你包扎一下,我看出了好多血,如果凝固了的话会粘在衣服上的,如果强行拉下来的话会不会把皮肤也拽下来,想起来也是很恐怖的样子,你这样也不行啊,你万一死掉了怎么办,这荒郊野外的能不能就被秃鹫吃掉了?你死了谁护送我出去啊,这样不行,我得救你。我应该要怎么做呢?”我看向绍王,拽着他的衣服对着他说道。

“痛,你是白痴吗?你明知道我身上有伤还在我身上乱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烦,一直在这边絮絮叨叨的,早知道就不让你跟上我了。”绍王一把推开了我,向远离我的方向动了一下,再带上个嫌弃的表情,我真的是够了,怎么会有这种人,我怎么他了?

“你才白痴,你们古代人还会说这么先进的词?你是听谁说的吧?”就这个家伙真的是越来越可疑,只有那个人才会跟我这么说话。

“大胆奴婢,居然在敢跟本王这么说话,你知不知道本王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这个家伙看着我,满脸挑衅,就这个表情我看过不下十次,除了挑衅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骄傲,就是当王爷厉害呗,只手遮天?

“你别跟我摆王爷的架子,现在可是在南楚,你就算杀了我也得通过我们国家皇上的同意,听说你这次是来求亲的啊,到这就被追杀,你不是上这来避难的吧,你避难你别难为我啊,连我都杀,我还不想死呢……”然后我就觉得有一股特别大的力气拉住了我,我撞到了一个硬硬的还带着温度的胸膛上面,淡淡的木棉花的味道还带着丝丝的血腥味,我居然被他“胸咚”了,我脑袋当时就当机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抬头看他,他对着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赶紧闭上了嘴,就听见了外面有男人在喊,“他们去哪了?怎么没看见他们?去那边找!”原来是他听见外面追着我们的人到附近了,反正也是,就我这三脚猫的功夫也基本上听不到什么脚步声。

就这样我在他的怀里好久,他紧紧地抱着我,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的心跳撞击这他的心跳,可是感觉我的心跳慢慢超过了他,这种感觉好刺激的。我感受着他的体温和那股属于他的味道,可是我觉得那血腥味让我感觉到很不习惯,又等了一会,外面完全没有声音的时候,我立刻掰开他的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气氛有点小尴尬,我们两个一时都没有声音。

“那个,你身上还出着血呢,我给你包扎一下吧,以免你流血流死。”说完我就开始扯我的衣服,想撕成一条一条的,可是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我扯了好长时间一块布也没扯开,后来绍王实在看不下去,开始自己扯自己的衣服,这古代衣服其实挺结实的,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才是个女人。

“你真是个笨女人。”“那你不还是要靠我这个笨女人给你胳膊包扎,你再能也不能自己包扎胳膊吧。”“谁说我不能的,你看着。”说完这个人拿起了其中的一条布,开始缠自己的胳膊,可以想象一个人咬着一条布用另一只手给一只胳膊包扎么?看着就觉得好像是一个黑猩猩在自我拯救,好笑的很,哈哈。我也不是能袖手旁观的人啊,毕竟我还是有侠女风范的。

“我来帮你好了,你看你笨手笨脚的样子,好像熊瞎子,还是个受伤的熊瞎子,哈哈。”我说完就开始笑着帮他弄绷带,那个家伙眼里虽然有火但是也没发泄出来,因为我现在可以随时让他更痛。扎了绷带以后我们两个就分开坐,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坐着,越坐越冷,却不敢生火,也不敢出去,肚子饿了,可是也没有办法,出去有可能被咔嚓掉。

“我们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他们可能还会找回来的,我们要尽快回到我们扎营的地方,不然我们还是会有危险的,我去外面看看,没有事的话,我们一起出去。”他跟我分析了一下,还是觉得我们应该回去的,又起身去洞外了。

“没人,我们快点走,这个时候天都快黑了,他们也不容易找到我们,而且大营那边可能也动身来找我们了。”我也一点不迟疑,逃命要紧。 当然了我们这个时候不能用走的,那就用跑的了,我拖着这个王爷往前跑,好啦,其实是他拖着我,我体力实在跟不上,跑了一会就累的不行了。

“王爷,小翠,你们在哪里?王爷!”有人点着火把来找我们了,你看吧,我觉得我们一定是能逢凶化吉的,因为我知道,我就是个小福星,有人来找我们了吧。

“我们得救了,王爷,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没事的。”我在黑暗中给了这个王爷一个鼓励的抱抱,只是鼓励,没有什么想法,可是这个王爷似乎僵硬了那么一下下。

我飞快地跑到了那个管事的人前面,我果然没有看错,那个人是楚泽。他一定找我们找的很辛苦吧,毕竟涉及到我们的邦交,在我们国家出的事,对那个王爷也不好交代的。

“叶子,你没事吧?绍王殿下,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看到你们很久都没有回来我就去你们的路上看,只看到了马蹄印和血迹,所以我就派人一直在找你们。你们有人看到贼人的样子吗?”楚泽在这个场面上还是第一个先问我的,我很高兴,我在他的心里很重要的,不敢在他的面前说太多的话,但是我知道他是真的很在乎我了。

“只是受了点轻伤,被道划了几道口子而已,但是值得我怀疑的是,你们南楚的守卫就这样不堪一击?我受敌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上来帮我抗敌,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实力?难道南楚人每一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傻子?”这个家伙说话怎么这么可恶,怎么会说这种话,之前就觉得他人不怎么样,可是没想到这么低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