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八十二章 楚泽心事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06 2016-08-09 13:39:20

  “你们那个时代的歌都是这么直白的吗?上次中秋的时候你唱的歌就不是这样的,不过这首歌的词很美,我一直都是白衣翩翩的啊,而且无论怎么样,我都是会在原点等你的,我不会让你感觉到孤独,就算我们有一天失散了,我也还是会很轻易的找到你。”还好我不是很重,不然楚泽在这大冬天的,一脚深,一脚浅的真让人心疼。

“上次给你唱的是宋朝苏轼的词,是古代人当然跟这个不一样了,你们古代人的审美当然跟我们现代不一样了,我们的时代在进步是不是?你看见今天文小姐的服装和发型了吗?是我今天做的最满意的一个,当然可这个跟颜值也有关系的,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啦,不过她穿的是比较保守的,我们平常不是这样的……”我劈了啪啦跟楚泽说了好多,到后来我都开始胡言乱语了,楚泽一直老老实实地听着,时不时也搭了几句话,走到最后,我们来到了一个路边摊。

“你就说请我来这个地方啊,你们王爷吃饭什么的不是都很在乎排场的吗?这个小地方真的是挺寒酸的,比我之前吃的小馄饨摊还不如呢,不知道你要来带我干嘛?”楚泽把我放下来,把我安放到长条的板凳上面,这露天的,冻死我咋整。

“嘘,别说话,一会你就知道了,桂姨,老规矩。”楚泽这个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越发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楚泽这个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的人这么赞赏。

“哎,王爷您又来了啊,等一下,马上就好。”看来这两个人还是很熟悉的,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两句话让我感觉到好意外,这个楚泽总是给我许多的惊喜呢。

“这个老板是我娘在宫里的最好的朋友,她到二十五岁就出宫了,而我的娘亲就葬身在那场大火里,她会做有着我娘亲味道的水晶蒸饺,所以有时候想我娘亲了,我就来这里吃她的蒸饺,看她过的这么不好我也觉得过意不去,我曾经想要给她开一个特别大的饺子馆,但是她都拒绝了,因为她不想平白无故的接受人家的好处。”楚泽提到他母亲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出他的难过,在提到那个温暖的感觉的时候又眼前一亮,像个小孩子一样,我觉得还是应该给他温暖,不能只让他付出,不然我就太自私了。

“楚泽,你不要时时刻刻都对我那么体贴和有耐心,我知道你也是人,你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你不需要在我面前戴面具掩饰自己,其实我知道你更需要的是我对你的关心,我不能只贪图你给我的温暖是不是,我也要用我的体温来融化你冰冷的内心啊,你是个好人,所以需要我这个小恶魔来拯救你一下的。”

“我不觉得是这样,但是你这个小恶魔的确是来对了,你带给了我无数的惊喜,我喜欢你。”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做画风突变了,前面还是搞笑诙谐的口吻,最后就突然变得认真了。

“饺子来了,趁热吃,小心汤哦!”大婶的话打断了我们的对话,说真的,我不知道后面应该说什么,难道我说我也喜欢他吗?我真的不太确定,我只是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他能给我安全感和温暖,而且他特别知道我的需要,也就是说他很懂我,还真纠结。

“你也来吃点吧,这么晚了还在忙着一定饿了吧。”真是个热心肠的大婶呢,怎么样能帮帮这个大婶呢,让我想想。

“又想什么呢?你那小脑袋里面不知道装的都是什么,总是会有那么多新奇的想法,吃饭了!吃都不积极,你还能做什么积极啊?”楚泽敲了我的脑袋一下,让我迅速回神,很痛哎,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开始吃水晶蒸饺。

吃到嘴里的感觉真好,皮薄馅大,汤汁浓郁,比我在现代吃的好多了,看看楚泽,也没怎么吃,就是看着我吃。

“你怎么不吃啊?看着我干嘛?我的吃相不好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要是不饿我可都吃了,你看你一个男人还那么瘦,趴在你身上的感觉一点也不好,隔着各种衣服都能感觉你的骨头挤着我了。”

“这话应该我跟你说吧,看你吃东西也不少,怎么就胖不起来呢,个子倒是长高了不少。”

“你天天说这事,这又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我在努力的吃,可是不长肉我有什么办法?在现代可是很需要这样骨感的身材呢,我现在拥有了我多骄傲啊。”

“什么叫骨感?不管怎么样,赶紧吃饭吧,吃也堵不上你的嘴。”说完又夹了一个饺子给我。

“让我说话的人是你,不让我说话的人还是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真是讨厌,好了好了,赶紧吃,吃完回去睡觉,累了一天了,明天还得接着忙。”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几乎把整盘子的饺子都吃了,我真的是太能吃了,撑的我都快起不来了。

“楚泽,赶紧跟我一起走了,不然我快撑死了,让我消化消化。”扶着桌子起来,还是真的有点费劲啊,早知道不吃那么快了。

“你看看你这样子,走吧。”楚泽看着我无奈地笑了笑,还是跟我一起走了,我们在回去的时候,楚泽偷偷的拉住了我的手,迎面过来了一个人,我又偷偷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而我始终不敢看楚泽的脸,因为我不敢面对他。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回到了王府。

楚泽把我送到了我的房间门口,可是还觉得少了点什么,就是情侣之间传说中的吻别,我能从楚泽的表情中看到他其实很不高兴,薄唇紧抿,目露凶光,白衣胜雪,好诡异,不说让我睡觉,自己回去的话什么的。我们俩就在寒风中对立,一个个站的笔直,我们又不是等待被检阅的士兵,真的好搞笑,我还是说点什么打破尴尬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