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七十三章 面具男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76 2016-08-04 15:41:13

  结果是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了,一闭眼就是楚泽的微笑和那动人心弦的声音,干脆想睁开眼起来喝杯水,但是却感觉到我的窗边有黑影,难不成又是打劫的,这王府还不安全的话,什么地方能给我安全啊,然后我躺在床上挺尸,有人点了我穴位一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为毛要这么对待我,倒霉的人为毛总是我,我的心里在抗议着,但是没办法,我就在沉默中失去了直觉,也不知道那人会对我怎样,人家还是好纯洁的好么。

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头和手都比较酸痛,睁开眼睛看看外面,天亮着,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道,不是我熟悉的泽亲王府了,那我又是在哪里,难不成被人抓来青楼,然后被逼迫卖身?我不要过这么悲惨的生活,人家可是要在古代闯出一片天地的奋斗的青年呢。

我起身去观察这个房间的环境,这个时候突然就闯进来一个人,看着是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劲装,他一转身我就看到他戴个面具,还没说话我就打算先发制人:“为什么抓我到这,把我绑到这你到底想干嘛?”这个家伙居然跟我装酷,我还真不理解了。

“把你绑到这来,当然有我的目的,你说我跟楚泽要钱赎你怎么样?”这个面具男往前走了一步,我往后退了一步,这个家伙的气场还很强大,就是把我往角落里堵。

“我跟楚泽又没什么关系,为什么因为我给你钱?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就是一个小丫鬟,在楚泽的府上暂时养伤,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你抓我有啥用?”我尽量开始打太极吧,我跟楚泽的关系只有几个人知道的,应该不会有人泄露啊。

“别跟我耍花样,楚泽都去刑部大牢里去接你,把那个官都打了,还说你们俩的关系一般,说,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有猫腻的?”面具男的语气越来越急促,风突然吹到了房间里面,我感觉这种气氛真的是越来越诡异了。

“什么叫有猫腻,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别说我们没有什么,就算是有什么又能怎么样,他未娶,我未嫁,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谈恋爱,难道我们两个之间的私事还用你管?”真搞不懂这个黑衣人怎么喜欢问这些没用的,似乎他不是冲着钱来的,莫非是亡命之徒?只想要我的命?我又看不懂了。

“你个姑娘家怎么就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没人教你三从四德是什么吗?你的私事大爷今天就有兴趣管了,你能拿我怎么样?”面具男找了个椅子就坐下了,真是把这里当作他家啊,想干啥就干啥,但是面具男这语气有点熟悉啊,怎么感觉好像在哪听过呢,一时半会我又想不起来了。要是我把他的面具掀开,我是不是就能知道这个人我是不是认识了?

“你抓我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能不能赶快说出来啊,我那边还有店铺开业的事要忙呢,你这样拖住我也不是事啊,别耽误我挣钱啊,我要是没钱的话怎么能满足大爷你的胃口呢。”想想还是装可怜吧,看这个家伙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万一就能把他给说服了给我放了呢。

“我就是一时高兴就把你抓回来了啊,大爷我做事就是随性,来,过来坐,取悦大爷,你要是把爷我弄开心了,放了你也就是爷的一句话,你看你到底是应该怎么做呢?”他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抓起了一个苹果,放在了嘴边,似乎是忘了自己还戴着面具吧,吃不进去很尴尬,放下来的话也会很尴尬,看他进退两难的,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不如我们谈个条件吧,你回答我三个问题,如果你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放了你。”面具男纠结了老半天还是把苹果放了,老半天说了这么一句让我感觉到吃惊的话,这个家伙的脑袋是让门挤了吧,怎么就说出这么没头没尾的话,不过这样也好,简单粗暴,我喜欢。

“行,你想问什么就问,不过你得说话算数,食言而肥可不是个男人应该做的事,别让我瞧不起你。”我一屁股坐椅子上,有些话得提前说好了,我又不知道面具男是个什么样的人,让他再给我坑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的肯定会做到,不过,你说的话一定要满足我的要求,不然你就一直在这呆着吧,一辈子也别想出去。”拽什么拽,把我的命放在他的身上感觉很爽是不是,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好,第一,你跟楚泽到底是什么关系?”这家伙倒是开门见山,直接问这么有挑战性问题。

“我们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我受伤后在他的府上养伤,伤还没好利索,所以一直在他府上,等我完全好了还是会回到相府做我的小丫鬟的。”虽然有点心虚,但是我现在说的话都是事实,谁也不能说我不对是不是。

“你说谎,楚泽明明就是喜欢你,偏袒你,他明明就是有私心,你还敢再说你们俩没有什么吗?面具男似乎好像很激动的样子,好像还有点生气,气氛真的是越来越不对了,我把他给怎么样了吗?我是实话实说的啊。

“你既然这么犀利,那我就告诉你,我们俩其实是合伙人,就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做生意,我们开的店叫女子会馆,专门做女人生意的,他出钱我出力,就这样,你要不要也入伙,我保证,五年之内店铺开满四国,还有可能到另一个大陆上,怎么样,被我说心动了吗?”我觉得我忽悠人的能力真是无与伦比了,都这样的话,这人不会再怀疑我了吧。

“好吧,第一题算你过,第二题,最近你有没有想念过一个人?他是谁?”面具男到底想干什么,从这话里面能得到什么,我真的是无奈了,都什么玩意。

“你这是两个问题吧,不要打断我,你说话得算数,这就是两个问题,你别因为我是女的就耍赖,大男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想拿话堵我,我先把你给堵死了,我就不信了,跟你还整不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