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五十九章 侍疾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37 2016-07-24 19:49:41

  “从王爷的脉象上看,似乎受了很严重的风寒,导致高热不退,待本官开下方子,按时给王爷服用,没有特殊的情况,王爷会慢慢退烧,病情逐渐转好。”说完太医开了方子就去写字了。其实我是想走开的,可是看着楚泽烧成这样,嘴里还喊着我的名字,实在不忍心放他一个人在这,想起之前我生病的时候,他也是一步不离地守着我的,滴水之恩也得当涌泉相报是不?而且我欠楚泽的不是这么一点点。

想想自己到外面打了一盆凉水,用帕子浸湿放在楚泽的头上降温。手刚伸到水里的时候,反射性地就想伸出来,怎么会那么凉,可是不凉怎么来降温呢。人家没日没夜地照顾我,我也不能太狼心狗肺了。

冷帕子在换着,可是吃了药以后,楚泽的病好像并没有好转。楚泽不时地说着梦话,这个事也挺让我着急的,长时间不退烧再烧成傻子了咋办?这么好的帅王爷还没娶妻呢,怎么浪费了这么个美好的机会。

我这么伺候他到了晚上,期间也吃了晚饭,眼见着他的呓语也减少了,这也是个好现象,真是为他高兴。但是他是怎么发烧的呢?聚会完事回去以后明明他回去的比我还早,又怎么会发烧呢?莫非其实他并没有回房间,出去玩了?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爱玩,不务正业的。

吃完饭之后,喂了他喝药,摸摸他的额头,感觉他的烧好像退了,好像出了好多汗,身上的睡衣都湿透了,本来是我想要给他换来着,可是毕竟男女有别。来到古代以后我都变得扭捏了,在现在什么没见过,但是总是怕人家说坏话的,本来我就寄人篱下,我的名节不重要,楚泽才是最重要的。

换完衣服我坐在他的床边,看见他安静的面庞。他真的很帅,长长的睫毛,乌黑的秀发,此时的他因为生病,脸色和唇色都有点苍白,薄唇紧抿着,真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像一个睡王子一样,很是高贵。盯着盯着就觉得眼皮好沉,然后就爬在那里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觉得自己睡觉的姿势不舒服就换了一个,然后越来越舒服,突然想到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又不是来睡觉的。睁开双眼居然看见楚泽侧着身子直勾勾地看着我,而我是侧卧在床上,这是怎么回事?我俩对视有个五秒,我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想赶快逃开这里。

楚泽一把抓住我,轻轻一带,让我重新躺到在他的身边。“放松,我只是看你太累了,才把你抱上来休息的,看看你,都有黑眼圈了。”楚泽边说边摸着我的脸,看着他的脸色似乎是比昨天好多了,居然还有时间逗我。

“你什么时候醒的?醒了怎么也不叫醒我,就看着我出丑?”其实我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想要起来说话,我的手都觉得没地方放了,觉得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要凝固了。

“我醒来也没多久,也就半个时辰吧,看你趴在旁边好像很累的样子,就把你抱到床上睡了,床很大,我们之间还是有些距离的,所以你不必担心,我没碰到你。”楚泽吐出来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温温热热的,还很痒,又开始觉得无所适从了。

“你就保持这个动作一直看我啊?你觉得身体怎么样?还冷吗?要不要我去叫人来看看你?”最近我还发现我挺喜欢说话的,也是个问题儿童,看着楚泽我觉得他真是个美好又清纯的小青年。

“我觉得你睡觉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还流着口水,你跟我说话的时候难道还没有感觉吗?身体当然没事了,我还能把你抱到床上睡觉,你那么重,要是没点力气的话能把你抱上来的?你要是实在觉得我有些问题的话,你要不要再试试?”楚泽对我说着话,眼睛一眨一眨的,眸子亮亮的真是勾人犯罪。再说让我试试的时候,还往前挺了挺,似乎要扑了上来。

我一手拦住了他,对他这个动作我不敢苟同,“你干嘛?我没有怀疑你的能力,你是威武雄壮的泽亲王爷,对于你这样的男人,我可是有点害怕的。”楚泽这么个病怏怏的大美男在这勾引我,我再受不住把他给反扑了,这样是不好的啊。

“你干嘛这么样紧张,我是看见你的头发有点乱,想要帮你收拾一下,你看看你,我也没想怎么样,你怎么就这种如临大敌的感觉。”说完楚泽扯了扯嘴角,好像很喜欢我这个样子,不再看我,直接平躺在我的旁边。

“看你的样子,你也没什么大事了,那我下去让人伺候你洗漱吃饭吧,你还是在这躺着吧,早点好起来,我去叫她们来伺候你。”说着我坐了起来准备帮着他准备,他一把拉住我,我回头看他。

“就再陪我一会好吗?我真的觉得身上好难受,你陪我一下我就好了,不难受了。”楚泽拉着我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好像是个要求主人给他骨头的小狗,他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也不太好意思拒绝他,大概也只有他能做到人畜无害吧。其实我知道他没有什么大事了,要是有事脸色也不对,我倒是想知道接下来他想干嘛。

“你过来跟我一起躺下来,我们来好好聊聊天。”说完拉着我躺到他的身边,我刚躺问,他直接一下压到我的身上了,哇塞,这也太劲爆了吧,我觉得我现在的心跳有一百八,这古人不是很内敛的吗?这怎么一下就变这么开放了,发了一次烧,把脑袋烧毁了?

“叶子,你是不是在我生病期间一直照顾我呢?”楚泽怎么会无厘头地问这么无关紧要的话,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是啊,我知道你病了就跑了过来,我知道我生病的时候你也照顾过我,我这样只是觉得是应该的,回报你的恩情了。”这个时候楚泽的期待的表情一下酒没了,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我这话就这么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