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五十四章 谈条件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406 2016-07-22 18:19:09

  夜,一个身着黑色华服的绝色男人斜躺在榻上,拿着一壶不断往嘴里倒,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群异族美姬,跳着欢快的舞蹈,她们各个腿长腰细,薄纱覆着曼妙的身体上,随着舞动,时隐时现,真的是性感尤物啊。可是榻上的人似乎无心欣赏这些,只是在喝着他的酒,似乎有着什么心事一般。

“王爷,有要事报告。”一个黑色劲装的人冲了进来, 跪在这个华服男人的榻下,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要报告,跪着的男人虽然不是十分英俊,但是棱角分明,给人一种无比威严的压迫感。

“王爷,有要事报告。”一个黑色劲装的人冲了进来, 跪在这个华服男人的榻下,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要报告,跪着的男人虽然不是十分英俊,但是棱角分明,给人一种无比威严的压迫感。

“我不是说没有事不要来烦我吗?你干嘛?秦风,你也不是跟我一天两天了怎么还不懂事!小事你自己处理,来找我干什么,你不知道最近我很心烦吗?”这个男人坐了起来,把酒壶往舞姬的身上扔去,吓得舞姬们不敢再跳舞了,纷纷躲远了,可是那人没让她们走,却也不敢走。

“你们都给我滚,秦风,有什么是赶紧说!没看到我正在喝酒吗?你打扰了爷喝酒的兴致,你就不怕我把你给砍了?”华服男人对着这些人大吼,吓得那些舞姬四散而逃。那个叫做秦风的男子走倒他的身边,对着他耳语几句。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吗?你从哪得来的消息?不行,我要去那,我要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华服男人听了秦风的话以后,像发疯了一样想要冲到外面,可是那个秦风拖住了他,那个男人还是忍不住要冲出去,被死死拖住。

“王爷,现在不能去,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忘了我们的大计了吗?万事要忍!还有你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吗?他哪里值得你这么做?你忘了他对你说了多么决绝的话,对你做了什么事情吗?你怎么还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秦风在他的旁边拉住他,吼了这么几句话,他好像被定了身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呆呆地坐到了榻上。

“当今之际,我们要解除内患,你才能有时间去解决那边的事,你是报复也好,让他回心转意也罢,总之不是在现在!”秦风对着华服男人,申明大义,华服男人一动不动,完全不复刚才的疯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属下告退。”说完快步离开了房间,只余华服男人一人在房里,一直酒这样呆坐着,最后,又拿起了一壶酒,哈哈大笑了起来,最后使劲灌下了一壶酒,倒在了榻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泽亲王府里,太医在给小翠诊病。

“太医,她怎么样了?不是身体大好了吗,怎么又会突然晕倒了呢?”楚泽对着太医,焦急地问道,温柔的他此刻也变了模样,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告白刺激了她?其实他也不敢往下想了。

“这位姑娘似乎之前受了很大的刺激,导致昏厥,待下官开几幅安神的药,让姑娘喝下酒可以慢慢醒过来了,之前姑娘的外伤已好了大半,但是因为操劳又加重了些,待她醒来后万万不可再度操劳,否则病情会反复。”太医对着楚泽,说了好多了话,然后去写了方子,退了下去。

“还是我对你太宽松了,导致你竟然晕倒了,以后还得管着你一点。也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情绪那么激动的。”楚泽看着昏迷的林叶子,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走开了。

我睁开了眼睛,其实在楚泽抱着我回房间我就醒了,只是不想醒来,因为我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楚泽,没想到一宿没睡觉还真的除了一点事,当初在寝室里彻夜聊天也没怎么样,怪就怪这个小翠的身体太弱了,而且她太小了,什么时候能长大?翘起二郎腿,考虑什么时候能提出培训人员,开店,当老板的梦什么时候能实现呢,人生处处是艰难,做人好累。现在寄人篱下,总觉得自己毛毛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说来说去都是一场空。

就这样,我又过了几天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每天按时吃药,不敢怠慢,这几天楚泽也没来看我,倒是身体好了的芯蕊每天都来陪我,看到她没事我才放了心,这罪恶感,可不轻啊。楚泽没来,我觉得还好,因为我实在没法面对他。他很优秀,很帅,可是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点的feel,那种感觉在霍英熙身上出现过,可是却又稍纵即逝,到底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在古代有归属感。

“唉!芯蕊,我觉得好无聊,做点什么有趣的事呢?我身体真的好了,我再这样待下去真的要变成傻子了!”看看自己的肚子,都长出一圈肉了,我这小蛮腰啊,天天除了吃和睡早都给我弄没了。

“小翠,你可别再做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了,我可真的不想再被打一次了,王爷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弄死我的。”芯蕊听到了我的无病呻吟,还是害怕被打了,我还是老实呆着吧。

“你们王爷在不在府里,在府里,你把他给我叫来!”虽然我表面上跟芯蕊这么说,但是想想还是觉得有些尴尬,因为我毕竟拒绝了人家,不知道这几天他没来看我是不是生气了,还是跟我一样会觉得很尴尬。

“我去看看王爷在不在,你可千万要呆在房间里哪也别去,万一惹了什么事,我又要挨鞭子了。”芯蕊把我按在了床上,战战兢兢地跟我说这几句话,完了,一种愧疚的感觉又跃上心头,可能我这辈子都要欠她了吧。

“我跟你一起去吧,你看看我真的没事了,我的气色不是比以前好多了吗,你看看我能小跑了,还能大跳了,我能有什么事啊,是不是!”边说我边起来跟她展示我矫健的身姿,小时候要是学过跳舞就好了。

芯蕊看了看我,又想了一会,最终决定跟我一起去找楚泽,还是去那个曾经捡过肥皂的书房,嘿嘿嘿,想到那里还是有点让我不好意思的。可是那天大叔来找楚泽是来干什么的呢?大叔只不过是个服务业的工作者,而楚泽是王爷,这完全不搭界啊。

等我们俩到了书房的时候,我敲了敲楚泽的门,得到了里面的允许过后进到了他的房间。“叶子,你怎么来这儿了?我不是要你好好在房间里调养的吗?”楚泽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似是在看我的身体恢复情况,我也没说话,转了两个圈给他看。

“今天我来这就是跟你谈条件的,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送我回相府,要么,你酒按咱们的合伙计划,给我找人,我要为新店培训新人!”我顾不上我们之前的尴尬,跟他说明了我的来历,我实在不想每天这样无所事事,被这个人玩在股掌之间,或是酒这样任人宰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