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四十八章 血淋漓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300 2016-07-18 20:42:40

  “芯蕊,过来帮我弄一下这个。芯茗,你过来弄一下那个。”我这一上午就忙着做这个那个,虽然累但是也特别开心的,你不知道对一个卧床几天的人能活动起来是什么概念。后来芯蕊怕我累了就不让我再弄了,我就坐着指挥他们,这种感觉真特别好。

弄完菜就坐在小板凳上等啊等,本来是中午等楚泽吃烧烤的,可是等到下午了却还没有过来,他平时也不在府里呆着,但是听芯蕊说他中午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府里吃饭的啊,这人是干什么去了。

等啊等,终于等到了楚泽,但是却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听家丁说楚泽回来的时候身子上都是血,似乎是鞭子打的,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听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穿上披风,让芯蕊带着我去了楚泽的房间。

好久没去到外面,真的好冷啊,难怪楚泽不让我出门,可是为了楚泽我顾不上那么多了。最后跑到楚泽的屋子里面,敲敲门,听不见有回应,我自己就推门进到房间了。进到房间也没看见个人,我就边走边喊道,“阿泽,你在哪里呢?”

还是没人回答我,我就自己往床边走去,但是我在屏风后面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一个满头黑发的男子只用一根白色的锦带束着,上身似乎光着,因为隔了层屏风看的不太真切。在我喊了一声以后慢慢回身,哇塞,好俊美的身姿啊,六块腹肌完美地刻在身上,只是因为身上有几道红色的血痕破坏了这完美的画面。

“叶子,是你吗?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说完,楚泽迅速换了一件新的外袍,快步走上前来,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有一丝受过伤的痕迹,只是觉得似乎脸色和嘴唇有那么一点苍白。

“叶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楚泽勉强地对我笑笑,问了这么一句话,我之前还为了他不让我出房间生气来着,但是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他就算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也谅解他了。为什么他所有的悲伤都可以轻易的化解而且从来都不愿意跟我说他的心事,他给人的感觉不真实,好像永远带着一层面具,开心不开心从来就是笑笑,好像什么事只要笑笑就能过去。

“哦,没什么,中午等你吃我做的烧烤来着,你一直也没有来,我就有点着急了,听到王府里的人说你回来了,所以就立刻来见你了,找你吃饭的。”他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说这么多也只是希望他开心一点。

“府里的人说什么了?烧烤是什么呢?你大冷天跑出来做什么呢?我不是不让你出来吗?你这丫头也不听话,总是让人操心。”楚泽走到我的面前,似乎有点着急,摸了摸我的手,大概是我的手很温暖吧,没说我什么,看着我摇摇头,很无奈。

“什么都没说,烧烤是我们家乡的特别的饮食方式,我们都特别喜欢,我想跟你一起来尝尝,我们一边吃一边聊,说说心里话罢了。我觉得你好像很累,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回房间了。”说完我就想回去了,不想再跟他说话了,这么重的伤擦药也需要很久吧。

“那我送送你吧,外面风大,拉紧了披风,我叫芯蕊和芯茗来,送你回房间。”楚泽向前走了几步,我的一个手势止住了他。“不必,你好生歇息吧,我自己有腿,我也不是路痴,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我走了一步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他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停住了。

“你究竟还要瞒我多久?我是不是不从别人那里知道你受伤了,你就永远不会告诉我你受伤了?为什么你永远都不会跟我说你的心里话?”说完我就上去抱住了楚泽,他怎么会这么让人心疼,每次都是笑的很开心,但是他的忧伤又会有谁能知道?从来没听他说起过他的父皇和母后,也不肯轻易透露任何心思。

说完我就开始找他的衣带,想解开看看他的伤怎么样。可是扯来扯去我也没有找到,最后来我也没有办法,开始撕他的衣服,可是我力气小,撕也撕不动。他一开始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他现在看着我变成了哭笑不得。

“叶子,我来帮你吧,你看你,你要是这么想轻薄我的话你早点说出来啊,我可以满足你的。”他这么一说我也不好意思了,我好像真的变成了女中色鬼,可是人家明明没有恶意的啊。抬头看看他,带有戏谑的语气,我才知道他是逗我玩的。快速地放下了双手,看着他脱衣服,什么嘛,搞的我好像很色的样子。明明我们两个什么事都没有,我也只是想看看他的伤口,再给他上点药的。

“不许笑话我,你坐下来,让我看看伤口。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有鞭伤?谁那么大胆敢打你?”问了他,他也不说话,只是紧抿着双唇,表面上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自己特别有主意,任我怎么问也不说话,之前怎么就没看出他这么固执。

看见了他身上的伤口,不知道谁打的,皮开肉绽,胆战心惊,不知道是不是天冷的缘故,已经不再流血了,取而代之的是结痂的血,殷红殷红的,这得有多疼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谁打的,在这楚南国能动你的也不外乎几个人,你爹你娘和你哥,只是你犯了什么事让他们下手这么狠?你也不知道躲?又不是不会功夫,就这么让他们打?你怎么就这么傻?”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吃了哑药了,还是不说话。说完我就开始给他处理伤口,用酒先消消毒,肯定会很疼的,我还是用最轻的,碰到伤口的时候很明显他动了一下,只是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疼就要喊出来,这里又没有别人,我又不会笑话你,你这是干嘛。谁说痛的叫出来就不是男子汉了,我觉得明明很正常。”我加快了手下的速度,但是我明明感觉到他身体抽动了一下,长痛不如短痛才是硬道理。

“一点也不疼,叶子,你实在太温柔了。”又是对我一笑,好像身上的伤口不是长在他的身上,这家伙从小锦衣玉食,怎么能受到过疼痛的洗礼呢,可是看他这样,我觉得他又不像那种长在蜜罐里的孩子。

“阿泽,你究竟还有多少,是我未曾了解到的?为什么你总是不用你的真正的面目对我,你是不是从来就不肯相信任何人?连我你都不肯相信吗?”我在他的身上撒上了金创药,最后用绷带把他身上馋了起来,最后系了一个大蝴蝶结,拿了一个凳子,坐在了他的前面。看他在思考些什么,我又说出了一个交换条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