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四十五章 毒药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94 2016-07-17 07:55:37

  楚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我的面前,他那脸很黑,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住了,我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他,我没说错什么话得罪他在,怎么会这样?吓得我连饭都不敢吃了,会看眼色的芯蕊这个时候跑了,留下了在旁边吃饭的我。

我默默地机械化地往我嘴里送东西,一下比一下快,吓得我都不敢嚼了直接往下咽。

“你怎么回答我的话?”这也太吓人了,我这一不小心就卡住了,卡的脸红脖子粗的,抠也抠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怎么办?楚泽看我这样连忙拍了我的背几下,吐出来了就好了,又倒了一杯水给我,我喝下去了这才好了一点。

“你这么大的人了连饭都吃不好,还会噎着,你能不能小心点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看看楚泽又气又笑的表情,我就知道我肯定没事了,干嘛没事气场那么强啊,我可还小呢,我怕被吓死。

“我今年才十三岁,还没及笄本来就是个小孩,我哪里是大人,我已经很小心了,可是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地喊着我的名字,好可怕。”我很无辜地看着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我哪里做错了啊。

“你还要不要吃,不想吃我让人收拾下去。”楚泽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这个傻丫头,怎么就这么把我给救回来了,他一定后悔了吧,心里头默默地为自己擦了下眼泪。

“不吃了,吃饱了,人家病了才醒来,你干嘛吼人家,害我被馒头卡到差点死掉……”我才活过来没多久就这么对我,我还得装无辜,更要装委屈,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这样他就不会在说我了吧。

楚泽一把把我拽了起来,握住我的双肩,对我说:“叶子,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再受伤害,这次的事纯属意外,你再受伤害,我就杀了那个让你受伤害的人!”那种恶狠狠的感觉又来了,真是受不了他这个样子,明明很温柔的样子,为什么要狠起来。

“阿泽,你刚才说的话像绕口令一样,前面还挺押韵的啊,后面为什么要说的狠呆呆的啊,你这样就不好看了啊,我刚才还说你温柔说你帅来着,还有你刚才去干嘛了啊?”话都说到这了,我必须得转移话题了,这个家伙没那么好对付。

“你先跟我说,你刚才说喜欢我帅是怎么回事?帅是什么意思?嗯?”这都怎么回事啊,怎么都一秒钟变霸道总裁,我明明很小心隐蔽地避开话题的,怎么又提出来了,我要怎么说啊,真是的。

“那个,没什么啊,帅就是英俊,handsome,你懂么?就是说你好看,说你有男子气概,你比别人好看多了,你是最帅的,明白???”为什么这古代人这么不好打发,我遇到的人都跟人精似的。我这种小角色要在古代怎么混下去?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叶子,你怎么总是说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呢?你明明是从小长在相府的,怎么会懂得这么多东西?”完了楚泽这个十万个为什么的劲又上来了,我是不是今天不说出个什么来,是不是得给我吓出好歹。

“那个,楚泽,我怎么突然就感觉头疼呢,我这手也开始疼了,哎呀我全身开始疼了。”我没办法就开始装晕了,谁让他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赶紧往后倒。

“叶子,你没事吧?我扶你躺下。你看看你明明没好就应该好好休息,怎么还这么不老实。”我特别想看他又气又怜的感觉,特别好。

我躺下了以后看着楚泽,他也看着我,对我说,“傻丫头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啊?你不是头疼么,睡一觉就好了。有些事你既然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逼你,只是我觉得你还不够相信我,两个人真心地相处并不应该是这样的。”说完又给我掖了一下被角,然后老老实实地坐在床前看着我,恢复了以前温柔的目光,我细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英俊,他风流倜傥,他温柔,这么个优秀的男人给我守夜,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他都好几天都没睡觉了吧,不想让他这样守着我,长期这样的话身体会吃不消的,我觉得我应该有点良心。

“阿泽,你这么看着我,我睡不着觉,你快回去睡觉吧,这样我也能好好睡觉的啊。其实我特别怕人家瞪大眼睛看着我,之前鬼故事听多了,万一半夜我起床看见你目光灼灼地看着我,多吓人!”我甜甜地对他一笑,其实我是换个策略让他能听我的话,因为有的时候他也会很固执,同时,我也希望他也能中这个“美人计”,虽然我长的并不好看,也没有发育完全的样子,但是人家毕竟是个淑女了啦。

“不行,我要在这守着,你遇到了危险怎么办?我不在这里守着就是不放心,是我害的你挨打的,对不起,我没能在关键的时刻救你。”这楚泽就是太紧张我了,你看看,又出现了好像是他害了我的样子,谁要是遇见那事,也不可能把他供出来,这王爷的名声让我毁了还能了得?而且我又不是他母亲干嘛就这么守着我啊,我还想有点自己的时间来着。突然“咚咚咚”有人敲门,有人找他吧,太好了。

“王爷,药来了,姑娘该喝药了。”这个时候芯蕊敲了门,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黢黑黢黑的一碗汤药,看着就没法喝下去,oh my god!我还真的是怀念我们现代各式各样的小白药片,用水一服,环保方便,无痛苦。

“给我拿走,我不想喝药,看着就苦!”我实在不想喝,我想把它摔了,但是毕竟人家也是熬了那么久,就这样给人摔了,我不是牺牲人家的劳动成果吗,但是我又不想喝,得想一个折中的办法。

“叶子,不许任性,你要是不喝我就看着你喝下去,你要是再不喝那么我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了,不然我惩罚一下芯蕊,你觉得怎么样?。”楚泽这个劝我喝药的样子,不对,应该是威胁人的样子,我感觉像是个男版白雪公主后妈在劝白雪公主吃毒苹果的样子,不是要给我喝毒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