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四十六章 纠缠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129 2016-07-17 07:58:04

  “你这样真的好恶毒,你明明知道我不会让芯蕊受伤害的,那好吧,我喝下去。”然后我捏着鼻子直接把药喝下去,真的好苦好苦好苦,比我当年喝双黄连的时候苦多了。我喝的一滴不剩,拿碗给楚泽看,我觉得跟他在一起我变得幼稚了,好像是炫耀玩具的小傻丫头。

“我喝完了,有没有甜甜的东西可以吃?这么苦,你们这么多年生病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真的是不可思议。阿泽,你可以走了吧。对了,我住在你的房间,你住在哪啊?”为什么把他的房间让给我啊,这么豪华,我其实之前一直都没有打量这个房间,虽然豪华但是却不让人觉得铺张,很雅致不会让人觉得很俗,真正有品味的男人都应该是这样的吧。这么好的房子给我,我真的会不好意思的,本来上人家家养伤都够不好意思的,还要再占用人家的床,太过意不去了。

“芯蕊,拿蜜饯给她,我就住在离你房间不远的地方,有什么事叫我,吃完了记得漱口,那我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走的倒是挺干脆的,一点也没墨迹,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好吧,我不闹你了,你去那边好好休息吧。

“那你赶紧去吧,Good night!把门给我带上。”吃完蜜饯,把芯蕊弄了出去,闭眼睛,睡觉。可是闭上眼睛就睡不着觉,因为白天睡的太多了,闭上眼睛一会儿是李安,一会儿是楚泽就在我眼前晃啊晃。总是会出现李安的那句“我喜欢你”和楚泽那句“林叶子”,像是魔咒一样在我的脑袋里,炸的我睡不着觉,可是我又下不了床,无聊死了。

正当我无聊的时候就听见窗户响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个黑影突然从窗户闯了进来,然后迅速把窗户关上,这身手不错啊,好像还很经常做这件事,这是谁?感觉这个人是向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听见这个人往我床边来,难道是要杀我?我也没得罪谁啊。

“小翠,你醒了吗?”是李安的声音,又来干嘛了啊,他带给我好多的困扰了,这又是干嘛啊。“我说过要来看你的,我今天来了哦。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你,做梦也都梦见你,我觉得我之前对你还是很过分的,所以我今天来忏悔的,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见。”我就是能听见的,我能听见你这些肉麻的话,看看你还要说什么。

“小翠,你知道么,今天我又认识了几个好朋友哦,就是新来了几个家丁,他们都叫我大哥呢,我觉得我的脸上有光呢。相爷说我做的好,要升我官呢,我真的很高兴。”升官也升不到管家,有什么高兴的,就这种事你还好意思讲出来,谁要听你讲这种东西啊,无聊死了,一点营养也没有。

“小翠,你这么一直睡着不觉得没意思吗?你要不要醒过来呢,你要是醒过来的话我还要想再跟你告白一次,上次你也没听到,其实我很喜欢你呢,我喜欢你的那么可爱,我喜欢你傻傻的,我喜欢你对我笑我也喜欢你对我吼,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的全部。”怎么就这么恶心,我要疯了,我这病了一场怎么他脑袋还不正常了。

“其实我之前调戏你,跟你闹,只是发现你很有趣,但是你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才真正的知道什么叫做嫉妒。虽然你的性子大大咧咧的,但是我就是喜欢你这样,如果你突然变成了淑女的样子我肯定会不习惯的。”这前面还好好的,这后面这句话是怎么回事?

“我喜欢你傻傻的样子,傻傻地看书,没心没肺地笑,还有我忘了说,你的饭炒饭其实做的很好吃的,我是怕你骄傲才没有夸你。”

“你说谁傻呢?谁没心没肺?你说了这么多话难道不感觉恶心吗?老娘想喜欢谁就喜欢谁?用你管!老娘不用你喜欢!老娘觉得你的喜欢有负担!”我实在忍不了他了,再不发泄出来我觉得我快要死掉了,真感觉自己是世界最美啊,太不要脸了。

“啊,小翠,你居然醒了,你醒了!”说完就抓住我的手了,黑暗中只觉得我身边的人好像不正常地晃动了几下。

“啊,疼,我的手还裹着纱布呢,你瞎啊?”我没办法我就低吼出来了,也不想惊动别人,今天他智商怎么就这么低了,之前有的时候觉得他还是很理性的,可是见到我往往就没正形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又是来戏弄我的?

“对不起,太黑了,我没看到,但是看到你醒来我真的很高兴。小翠,我之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我怎么觉得在黑暗中的他好像突然变得扭扭捏捏起来了,男人都不男人的,最讨厌这种不干脆的人。这李安平时痞子的样子这个时候都没有了,现在能比大姑娘还姑娘,不像他啊。

“什么话啊?你说什么了?”我倒是想知道他应该怎么解释他说的这些事,反正我什么都知道。

“那个,这个,这个……”李安在那支支吾吾的,我就是看不了这种干什么事都不干脆的人,连说个告白的话都吞吞吐吐,难道喜欢我是这么难以启齿的事?特别丢人?

“你说不说,不说你赶紧走,我要睡觉了,你没看我伤还没好吗?大夫说我要好好养伤,你连这点常识还没有吗?怎么当的人家家丁的呢?你既然做不好家丁,你还能做点什么?你有办法证明你的能力吗?”我这一张嘴就想戳他的痛处,就这种拖泥带水的性格,怎么样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呢。

“我说,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小翠,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吗?”他像是鼓足了什么勇气似的,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了,男人就应该站出来,把话说清楚的。

“其实我听见了,我什么都听见了。你唠唠叨叨说什么喜欢我什么的,你回忆我们相遇种种什么的我全都听见了,你这个人用的着跟我开这么大玩笑吗?又不好笑!我现在还病着呢不能动,没什么娱乐项目,不如你给我表演喜剧,一个人分饰两个角色,好让我开心开心?”这个家伙应该不是开玩笑的,种种迹象表明,他的话应该是出自真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