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三十四章 他是泽亲王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19 2016-07-06 09:17:50

  “刚才你为什么不跟他解释呢?就是…那个夫人的事。”我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我觉得那样很好啊,为什么要解释。”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一手拿着胭脂水粉,一手牵着我的手,突然觉得我们像是新婚夫妻,彼此拉着手逛街,买东西,好幸福,面对这么样的一个帅哥,我该怎么样把持住自己的小心脏呢。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温馨的气氛被一个不和谐的人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出现了,这个人就是李安。

“你俩那手干什么呢?你给我分开!谁让你们两人牵在一起的?”李安狠狠地打了我的手一下,我抓着我的手一看,都红了,哎呀,好痛,为什么这个人总是像痞子一样呢,这么无理,总是在高兴的时候出现,我这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敢问这位兄台,你认识叶子么?”楚泽向前跨了一大步,把柔柔弱弱的我护在了后边,我躲在他的身后,看着气的跟什么一样的李安,突然觉得特别搞笑,我把他给怎么了,这么气呼呼的。楚泽护着我的动作真的让我很安心,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我终于了解了女孩子要的安全感是什么了,也不过是在自己有困难的时候,有人可以为自己挺身而出。

“叶子?她跟你说她叫叶子?她才不是叫这个,叫小翠,她是相府小姐的贴身丫鬟,她就是丫鬟你知道么?你了解她么?她说话大声,粗鲁不堪,脾气暴躁,最重要的是她睡觉打嗝放屁还磨牙!”李安这个家伙把我说的如此不堪,他是想死么?我怎么样跟他有关系吗?

“我知道她是相府小姐的贴身丫鬟,我跟她交往与她什么身份没有关系,我只是单纯的想想跟这个人聊天而已,还有你记住,诋毁别人不是君子所为,你这样只会让人更加看不起你,觉得你这个人风度全无。”看着楚泽义正辞严教训李安真是过瘾,第一次看见他用这种口气跟别人说话,平常看着他什么时候都是笑眯眯的,还很温柔的样子。

“知道你还跟她掺和在一起,泽亲王,你不觉得这样贬低自己的身份么?跟这样一个无礼的野丫头在一起。以你的权势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何必来招惹小翠,就是想玩玩还没及笄的丫鬟呢?小翠这个丫头是我的,不许你来招惹他!”李安一把拽住我,想把我抓到他的身后,我完全被他的话吓傻了,之前就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我也没多想,没想到他真的是王爷,居然是皇上的儿子,泽亲王,我真的看见了王爷,我真的不敢相信王爷可以是这样温柔的,王爷不都是霸气高冷的吗?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在本王的面前放肆,你把叶子放开!”这个本王一出来,果然还是多了一点霸气的感觉,我喜欢,之前总觉得他温柔的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可是这样就感觉对了啊,还有刚才他说身份的那番言论,真是一个好人,一点也没有收到古代尊卑思想的浸淫。

“我是她相公,我们在相府相识,相知,相爱,我们说要一起厮守到老的,小翠,你怎么可以跟别的男人一起来厮混?你这是不守妇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嫁给这个痞子了,什么时候我都没承认这个事,是他自己一厢情愿。我刚要跟楚泽解释,他自己就开始说话了。

“据我所知,南楚国女子十五岁及笄以后才可以嫁人,你说的相公也太早了吧,而且你的话叶子根本就没有承认,我觉得叶子也不会是这样的人。

“就是啊,我们根本就没有关系,你今天又喝酒了?是不是哪个女人又惹你,你把火撒到我身上来了?前几天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今天自己跑上门来了。你难道不觉得你自己很过分吗?到现在还要来再影响我,你这人品质也太败坏了吧!”想起上次的事我就生气,我真的想就这样弄死他。

“你就真的打算这么跟这个男人走了?你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吗?你还是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李安死心不改,还是试图要摧毁楚泽的形象,只不过这样会更 让人心生厌烦。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跟你无关,我自己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楚泽,我们走,不要理他。”说完我拉起楚泽,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我以为我可以很洒脱的,好像摆脱了无赖的感觉,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一种我说不上来的感觉,想不明白就不要想,反正身旁还有一个人在陪我。

“泽亲王,刚才奴婢失礼了,请见谅,之前奴婢不知道你是王爷,多有得罪,请不要放在心上。”古代的王爷毕竟是王爷吧,可能跟我以前看的小说里面不一样,但是也不会差不多的,也会有权利之争什么的,也会在意所谓的阶层什么的。

“叶子,看你说的什么话,我们之前的相处方式很好,不要因为你知道我是王爷就不再真心跟我相处了,本来身居高位就很少有真心的朋友,我不希望我们两人之间的情谊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我这样说,你能懂吗?所以,我们还是好朋友,一起回去吧。”说完他拉着我的手回春江花月夜,我的小手就那样被他的大手所包裹着,温暖,他的掌心是那么宽厚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想放开。

“可是……”我还是心有余悸,毕竟我在他手里像是一只蚂蚁,随时随地可以捏死我,谨慎点应该没错的,我们还不是一国的,所以我“以为”的东西也只是我“以为”,不知道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想让我们两人彼此尴尬。

“没什么可是的,听我的就是了。”虽然他言语霸气仗义,但是我还是把我的手抽回来了,这样我比较舒服吧,可能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吧,我知道我们还是有了一层小小的隔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