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二十一章 神秘的妖孽男子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11 2016-06-27 13:51:09

  我也琢磨我到底应该说我叫什么,对待一个不知道从哪过来的妖孽,一个上下都不符合青楼气质的妖孽我应不应该说出我叫什么名字。我还是有点想多了,就算知道我的名字又能怎么样,他又不能掘我家几千年后的祖坟去,说什么又能怎样,于是我大气凛然地说了一句:“我叫林叶子,树林的林,树上长的叶子的叶子,今年二十二岁,未婚,旺夫,请多多指教。”我这介绍足够特殊,别开生面不?

“做个自我介绍你也能想这么久,你是不是傻,多傻!多傻!”说我傻的时候还不往拍了我两下,亲,你是从我们家乡穿过来的宋小宝么,你哪来的这么多搞笑基因。

“你是姓宋么,大叔,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呢,大叔?”我还是装作又萌又蠢的样子一脸茫然地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姓宋,你管谁叫大叔呢?”如果他的眼神能杀死人的话,我已经死了上千万次了,嘴都要让我气歪了,哈哈哈~~

“我猜的呀!你今年二十五,我刚十三岁,你年长我十二岁,我为什么不能管你叫大叔,我跟你说啊大叔可是个好称呼,像我们这个年纪的小丫头就喜欢大叔,大叔既显成熟,又能卖萌,你长的这么妖孽,哦,不对,是英俊,多适合你啊,是不是?想来现代也有好多算不上大叔的人,都被叫做大叔,大叔现在都火的不能再火了。

“当真像你说的那样?”大叔满脸狐疑地看着我。

“真,比珍珠还真,那大叔你是不是叫宋小宝?”我真的很希望他叫宋小宝,多接地气的名字。

“我叫宋卿涟,怎么样,文雅不?”大叔骄傲自豪一脸得瑟地跟我介绍他的名字,我要是喝水绝对会喷出来。

“青莲不是个女的名吗?难怪你男生女相,长得比妖孽还妖孽。”我这就脑洞大开了,脑补了好多好多他女人装扮的样子,一个字,妖,人妖的妖!

“卿本佳人的卿,涟漪的涟,你这丫头片子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我这辈子最恨人家说我像女人,再说我割你舌头了!”说完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匕首,还是嵌着宝石的匕首,虽然好看,我还是不敢再说下去了,装作小绵羊的样子,不装容易被弄死啊,明天报纸出来的头条就是“十三岁小妹色胆包天调戏男人,被奸杀挂在城墙”,我死的就不明不白了。

“你这个小丫头在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这个送给你,我就算认下你这个大侄女了,看着你这孩子怪喜气,蹦精蹦灵的。”为什么是喜气,为什么不是聪明,难道大叔你看不出来我很可爱,很聪明么,真是讨厌。

“那我就多谢大叔了,大叔你会武功么?”我也就放开了盘腿大坐在床上。

“会啊,怎么可能不会呢,但是我最拿手的是轻功和暗器。”大叔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跟我说道。

“大叔会武功为什么还要在这卖身,为什么不走啊?大叔会的暗器是不是暴雨梨花针?”想想当年看少年包青天的时候那暴雨梨花针多狠,暗器之王啊,一根都能让人迷失心智了。

“什么针?没听过,我用的是秘制暗器,至于是什么不能告诉你,小丫头片子知道那么多干啥。”大叔闭着眼睛,躺着翘起了二郎腿来。

“不就是问问么,你看你小气的样子,我还想跟你学两招呢,我看大叔也像是顶级高手,为什么不能说呢?怕我暗算还是怎么地?我都是你大侄女了,你教我两招呗?”至今除了轻功什么都没用上呢,但是技多不压身,在古代像混下去不是那么简单的。

“等有时间的,我现在困了,我要睡觉。”说完就不再做声了。我退了退他也不理我,算了吧,看看小姐跟那小倌干什么呢。于是绕过宋大叔,穿上鞋,往门口走去。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然后飞快地又闭上了。

我蹑手蹑脚地跑到了隔壁,捅开了门纸,看见小姐正在跟那人喝酒。“小姐,你长的真是美,今天奴家能伺候你真是万幸,小姐要是看得起我,那就喝一杯吧。”

“我…不胜酒力…实在喝不下去了。”小姐脸通红啊,话都说不太清楚了,这小子挺能灌啊,不能再让她喝下去了。我一把推开门,对那个小倌吼到,“让你好好伺候,让你灌小姐喝酒了么,什么玩意,滚开!”我把那匕首也拔出来吓了他一下,那柔弱小倌似乎也没见过我这么彪悍的女子,看见匕首以后就跑了。

“真是个伪娘,小姐,我们回相府吧。”于是我扶着小姐,出了春江花月夜,这一看,天都黑了啊,赶快回去吧,要一路上小姐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醉话,然后到了相府门口,小姐大喊了一声,“小翠,咱们接着喝”。我这辈子也没见过小姐吼过这么大声,平日都是一副官小姐的样子,标准淑女,我立刻捂住她的嘴,她拨开我的手,接着喊,“小倌,给我倒酒”。这一喊,把相府所有人都惊动了。管家带着小红一干人等准时出现,肯定有人去找相爷了,可不,相爷果然出现了。

“小翠,你带着小姐去哪了?她怎么醉成这个样子?”相爷她这样了,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就开始逼问我。

“你说什么?霁雪?小倌?你去青楼了?还找了小倌?”相爷的声音又高了一度,你看眉毛皱的,完了,这次我们死定了。

“我只是带小姐去醉仙楼吃饭了啊,我俩吃了好多的菜呢,可好吃了,是不是小姐?”我能想象出我的脸当时有多少尴尬,笑也笑不好,哭也哭不出来的样子。我连忙拽着小姐,低声在小姐耳边说是。

“是啊…菜好吃,酒好喝,小倌…也好看…”我扶着小姐,还歪歪斜斜的,我都非常无奈了,这个小姐,什么时候闹不行啊,非得这个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