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十九章 表明身份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513 2016-06-25 21:32:47

  第二天做完例行事件去了霍大帅哥那,有一段时间没去他那,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想我,想着想着就走到了醉仙楼的门口。霍大帅哥那来了个客人,我这一看这不是外国人么,黄头发,蓝眼睛,就会两句汉语,还说不溜,我给他当翻译吧,我就试试用英语跟他聊聊,没想到他是说英语国家的,果然英语是通用语。原来他是来这卖东西的,他不是来自这个大陆,是从那个大陆来的,我来这个几个月还没听过另外一个大陆的事,我又打听了他们那的情况,那个大陆就是类似于我们现在的欧洲,他也是来做贸易的,希望我们能卖给他茶叶瓷器什么的,他给我们带来一些新鲜的水果蔬菜花卉的种子,而且他希望我们能互相贸易。

我把他的话照实翻给霍帅哥听,霍帅哥说要考虑一下,把外国人从他们那客气地送走了。熙大帅哥一动不动地严肃地盯着我,看得我直发毛,我不得不开口问他:“霍大哥,你怎么了?别这样看着我啊,看人家怪不好意思的。”我只能低下头用害羞的表情来掩饰我的紧张。我总不能跟他说我是从几千年后来的一缕魂魄吧,他这么封建保守能不能把我当成怪物杀了。

“妹妹,自从我认识你都是以诚相待的,你不愿说你家住在哪里我也没多过问。但是你才十几岁,怎么可能跟番邦人有来往的,还会说他们的语言,你今日你不给我一个解释你是万万出不去这醉仙楼的。”他这一脸严肃有点令我意外,原来这几个月的喜欢人家根本就感觉不到,而且兄妹之情也荡然无存,一点信任都不给我,难道我对于他来说只有利用?我顿时心冷了一半。

“霍大哥,不瞒你说,其实我不是什么富家小姐,更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我只是伺候丞相千金的丫鬟,我不肯说我的来历就是怕你嫌弃我的身份地位地位,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至于会说番邦语言是因为我小的时候遇见个世外高人,叫南海神尼,她云游四方,了解各个大陆国家的情况,看我觉得有缘分才教我的。”我只能往下编了,想当年黄蓉也不是用南海神尼骗了杨过十六年。

他还是将信将疑的样子,让我觉得局促不安。“霍大哥,已经几个月了,如果我真的要是想害你早都害你了,也不能给你想出那么菜谱对不对?我承认我是有一点我的私心的,我真的不想一辈子呆在相府做丫鬟,我觉得命运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的,只要我有想法,肯努力就一定会有自己的一份天地的,可是我现在没有资金,没有人脉,有想法也不能得以实施,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这么早就提出我的这个想法,也许这是一个契机,一个改变我命运的契机。

“好一个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我与妹妹交往几月有余,感到妹妹率真坦白,不像是阴险狡诈之人。敢问妹妹有什么想法,告诉哥哥,看看可否助你脱离相府,打造自己的一翻天地。”总算这个霍大帅哥说了几句人话,不枉我白喜欢他一场。我就把吉尼斯记录的想法告诉了他。

“虽然有想法,但是我们生意人还是要考虑成本的,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他看着我的眼里还是有那种怀疑,那种犀利的眼光似乎要把我的骨肉都看到底,我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我讨厌这种感觉!我也是有眼力见的,他说完这句话我就找个借口告辞了。

在回府的路上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相处几个月他还不了解我的为人,我帮了他为什么他还要反咬我一口,就是因为我会英语?终于知道信任其实不值多少钱的,我能相信谁?我对人家那么好居然还被质疑了,我图的是什么,我不过是喜欢他罢了,那这样的话我只能利用他发展我的事业了,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

我浑浑噩噩地回到相府,小姐跟小红还在因为昨天获得奖高兴呢,这一赛小姐名声大噪,各家公子都派人来送礼拜访,求亲的也是有无数的,相府的门槛快被踏破了。相爷下了朝也忙着接待这些人,我没心情去凑热闹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实在是不愿意自己呆着了,想想就睡觉,睡着了就不想这么多事了。这一宿也没睡安稳,想想霍英熙也是个生意人,尽管我们的关系很好,可是我终究比不上他自己的失业。他也不会因为我这个不明来历的人,冒着牺牲自己产业的危险相信我。我也不怪他,毕竟人心隔肚皮,不是每个人都如自己想的那么好,那么十全十美的。眼看着天快亮了,赶紧起来接着伺候小姐吧。

伺候完小姐,我心里还是挺郁闷的,这些东西不能跟人说,自己也得找点乐子,来了古代最让我好奇的地方我还没去呢,妓院,我对美女不敢兴趣,倒是对那些小倌感兴趣,这个时代,也不知道两者是不是能在一起。但是,对于劝说小姐这一环节,我确实要费很大的劲,怎么样才能让小姐心甘情愿地陪我去呢?

 我去找了文清影,喜欢附庸风雅,我就对她的胃口。跟她说京城里有个新办的地方,汇集文人墨客,品诗赏文,风雅至极。这小姐也是深闺小姐,真是容易被骗,我一说就上钩了,还是因为她有一颗不羁的心被关押在这个相府这个小世界,不管怎么样答应去了就好,这种事人越少越好,最后决定不带小红去。

我们俩因为这个还束了胸,从男家丁那借了两套衣服,我们就大摇大摆地上街了。这小姐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好像什么都没见过似的,再不济也是个相府小姐怎么就这样了。还是那句话,封建礼教害死人。走着走着我们就来到了这京城最大的妓院,春江花月夜,不要质疑我这些小道消息是从哪来的,问问府里的家丁全都清楚了。

“春江花月夜,名字很有诗意,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小翠,我们进去吧。”文小姐扯着我就往里进,可是这古代青楼不是都应该有姑娘在门口站着,招揽客人吗,最不济还有老鸨子呢,怎么一个人都没看见,好奇怪。

我们推门进去,看到楼里面没几个人,想想这才下午,姑娘们应该在睡觉呢,那也不行,老娘来了必须给我找人去!“来人,来人,都干嘛去了,给我出来!”用最直接的办法解决问题!来了个揉着眼睛的小厮,“干嘛啊,我们还没开始营业呢,等天黑你再来。”我去,还挺牛,不是看我们的衣服是粗布的,破了一点么,老娘我可有钱,我比你更牛,一句话都不说,一个大银锭子直接往桌上一扔,大爷我不管,就是霸气!小厮一看眼睛都直了,“我马上去给您叫妈妈去。”

“小翠,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妈妈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不是文人墨客的聚集地吗?怎么没人?”小姐扯着我,一个劲地问问问,还是个小白兔什么都不懂,姐姐教你!

“一会你就知道了,小姐。”我色迷迷得对她笑了笑,一想到有帅哥我就高兴。不一会那个老鸨子就来了,粉没抹匀净呢就出来了,财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