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二十章 逛妓.院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144 2016-06-26 19:16:57

  哎呦,两位姑娘,这来的也太早了,妈妈我还没睡醒呢。”一边说着话一边扭着她的肥臀。

我也不管,就拿着银子在桌上敲啊敲,她怎么一下就能看出我们是女的,我们勒了胸了怎么还能看出来呢。“不管怎么样,赶紧给我找两个面目清秀的小倌去,要懂事的知道不知道?”我就把手里的银子扔向老鸨子。

“好嘞好嘞。”一边陪着笑一边去给我找人去了。

文小姐刚才就想说话我示意她闭嘴,我让她坐下等,她又开始碎碎念,没办法,她什么都不懂,只是她那柔弱的性格,她能惹出多大的风波来,还不是跟我混。

一会的功夫就有个人给我领到了一个屋子里,里面有好几种类型的帅哥,有妩媚的,有健壮的,温润如玉的,妖孽的,阳光帅气的,各种样式尽有,供我们挑选。帅哥们都站的可直溜了,唯有一个人,懒洋洋的,是得了软骨病么,靠到了别人的身上。那边那个站不直那个,你给我抬起头来,唉,就说你呢,给我抬起头来!”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也没办法,人家也不鸟我。人家换了位置,接着靠。哎我去,老娘有钱,你个卖身的还敢不听老娘的话?我大步流星走上前去,捏住他的下巴,“老娘跟你说话呢,你干啥呢?”

抬起他的下巴,五官精致的好似上天的恩赐,一双眼睛慵懒又无辜,而且如紫水晶般的眸子亮亮的,好像要把我映进他心里,那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双唇,好像涂了胭脂一般,给口红做广告都不为过,比我见过的任何可以称得上是倾国倾城的人还要倾城,还要妖孽,比女人还女人,一头墨发随意用一根绸带扎着,整个人慵懒而又迷离,一身紫色锦衣,梦幻却又神秘。没等他说话,我摸了他胸一下,平的,不是女人啊?真的太不可置信了。

这个人顿时开口说话了,“你这不男不女的,你到底是应该找男人还是来找女人了?你没弄清自己是什么玩意,还来质疑我了,白让你摸了一下可不行我得摸回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到我胸前摸了一把,“这么平还勒着呢,也不怕自己从平原变成盆地。”于是自己打了个哈欠,“我还没睡醒呢,而且我对小孩没什么兴趣,我要去睡觉,晚安。”说完就慢悠悠地走向了门口。

我对这一系列的动作,话语都没反应过来,我的反射弧也比一般人长了一点,我看了自己的装扮,再看看自己的胸,必须报仇,“你给老娘站住,死妖孽,你给我站住。”说时迟那时快,三步并作两步我就跑到他前面,拦着他的去路。又扔出一锭银子,“老娘我今天要定了你了,妈妈,随便给那位小姐找个帅哥,最好是乖巧听话的,带到我隔壁,他给我留下!”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最霸气,也最豪气的时刻了,比小学拿到三好学生了还要高兴。

“小丫头挺泼啊,也没人管教管教你么,你倒是提起我的兴趣了,今天我就好好来收拾你,让你知道什么叫三从四德。”然后把我拎起来扔到了床上,其他人看到这场面连忙退了出去,最后把门也带上了。

然后他慢慢地走过来了,带着坏笑,能不能不这么妖孽地笑着,为什么要这样。他慢慢地脱着自己的外衣,我这一看,他要干嘛,干嘛,我这副身体可还是个没发育完全的小孩子呢,那什么未成年少女可是要判刑的。他越来越近,我往床里面退,最后退到后背都挨墙了,我实在无路可退了,他爬到了床上来,一张妖孽脸停在离我3厘米的地方,哇,皮肤又白又嫩,没有痘痘,可是怎么保养的啊,呸呸,都什么时候我还有时间来欣赏他的皮肤,我的清白都快不保了!!!

我们俩对视了一分钟,他突然躺下了,我对他说,“哎,你怎么了,你不行了?”我提起胆子,死不要命地问道。

“看你那害怕的样子吧,还有你那干扁身材,谁能对你感兴趣啊。”说着就闭起了眼睛。

“你给我起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啊,老娘给钱就是要嫖你的,你快点起来。”看他的样子实在是很困,我又提起胆子,调戏他一下,谁让他这么妖孽。

“来啊,你上来啊。”他眼睛睁都不睁一下,只留下了这么带有明显嘲笑意味的一句话。士可忍,叔可忍,婶都不能忍,我这脑袋一热就坐到他身上了。

他这么被我一蹲坐一下睁开眼睛,气急败坏地对我说道:“死丫头,难道你要坐死我么,你快给我下来!”

“我就不下来,你能把我怎样?”说完我就在他身上左晃右晃,他气急了一下坐了起来把我推到一边。

“给你三分颜色你给我开起染坊了啊,看你是个小丫头,我不收拾你,再放肆小心你的皮!”说完又躺下闭上眼睛了。

“你这么爱睡觉,你就不怕自己变老?看你这个样子今年有二十八了吧?”我故意气气他,其实睡觉多了是养颜的,不过长的妖孽的家伙都应该在乎自己的容貌吧。

“谁告诉你我二十八的,我明明二十五好么?谁告诉你睡觉爱老的,不是说美容的吗?”这个家伙坐起来,虎视眈眈对我说道。

“远古大师阿基米德啊,你没听过他老人家的大名,可是最会保养的,就你这样算什么会保养的。”阿基米德老先生,我也是信口胡说的,原谅我。其实他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而已,不过我就是想看看妖孽生气是什么样子的。

“阿鸡…什么玩意?他是干啥的,我怎么没听说过,他还能比我对保养有研究?你说他在什么地方,你给我说出来!”说完就揪着我的领子不松开了,我这一看不行啊,我还得瞎说。

“他在我的家乡已经死了好几千年了,更别说指点你了,大侠,你能把我松开不,就算你掐死我,他也活不过来了。你这么激动也没用是不是。”我这一看俨然有一种要杀了我的趋势,这个时候不说好话更待何时呢,保命要紧。

“死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来的?”他听见我服软了,松开我的衣襟,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美人还是要时刻注意仪表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