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缘:繁花絮尽

第十八章 和帅哥做月饼

异世缘:繁花絮尽 桃诗忆 2071 2016-06-24 10:37:45

  他领着我到了厨房,这个貌似不是御膳房吧,不太大,倒是里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人,我也不能让他闲着,让他给我找一个圆柱型的小盅去,他虽有疑惑倒是也没问我要干什么。我开始准备原材料了,蛋黄,白糖,芝麻等等,最重要的是面粉,bingo!我就是要做月饼,在这个时代物质匮乏的可怜,我只能将就将就。别看他是大家的公子,他倒是找东西找的挺快的,不一会就像献宝一样找到了我要的东西。东西备齐了,扎起围裙开始和面。

问路男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愿意看我和面也不愿意跟我一起干活的,站在厨房外面,继续赏月,我这一想可不行,老娘在厨房里累死累活的,能让你出去好好看月亮,你得跟我一起干活!一开始他也是死不愿意的,说什么君子远庖厨,后来一看我手拿擀面杖,敲案板的的样子,我拿着擀面杖对他示威的样子似乎震慑到他了,最终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听我差遣。

我把水和面的比例弄好了以后就让他给我揉面,他男人总是比女人要有劲得多吧,而且揉出的面比较劲道。他站在案边,我在后面给他系围裙,有点像老夫老妻一起做饭的感觉。你看看他的白袍子就是从来都不曾做过粗活,更别说做饭了。我先给他示范了几下,他开始动手了,仿照我刚才的样子,看他揉面的样子真是可爱,他一边看着我不说话就是笑,一边揉着小面团。

我就想这帅哥是不是傻,不然怎么就那么爱笑,不过他笑起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我用手沾点面在他脸上抹了个巴掌印,他也不躲就在那老实揉面,当时我就想这个男人要是给我该多好啊,帅,可爱,身材好,爱笑,那笑容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如沐春风,仿佛就是上帝散落在人间的天使。他趁我在思考的时候也往我脸上抹了把面,哎我去,跟我闹是不是?我还闹不过你了,举起一把面朝着他的头扔去,他似有防备,我没打到他的头但是面却弄了他一身。

我们俩就在厨房里用面打打闹闹,好久都没这么放肆地玩过了,上次还是系里举办的包饺子大赛呢,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在台下默默注视,等到饺子包完了就开始扔面玩,后来每个人都成了面人。不知道我的同学们如今何在,也不知道这个时空是不是跟我们那里是平行的,欧巴,你有在想我吗?有没有因为当初没拉住我在自责呢?

在这个大过节的日子人也变得脆弱起来,我停下来蹲在地上,抱着自己哭了。欧巴曾经告诉我,当你伤心的时候,蹲下来抱抱自己,那个时候你就觉得还是有人依靠的,你只有靠自己。现在想想这句话还真是应景,在古代根本就找不到可以跟我有共鸣的人,我的依靠在哪里?

问路帅哥看见我哭了,立马跑过来问我:“姑娘,你怎么了,我把你打疼了?”帅哥心疼人的样子也蛮好看的,可是我又没时间考虑这些,我绷了几个月的神经终于绷不住了,哇一下哭了出来。

“可不可以把你的肩膀借给我一下,帅哥,我难过,我真的好难过,不要为什么,给我肩膀就好。”我这边悲痛欲绝,帅哥直接递给我了肩膀,我就哭哭哭,哭了几分钟以后终于觉得好些了,那鼻涕眼泪全蹭到了帅哥身上,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公子,把你的衣服弄脏了,不然你脱下来我帮你洗洗?”说这就动手去解他的腰带。他不好意思地伸手制止了我,“姑娘,不必了,不要过于伤心,那样把自己身体弄坏了就不好了。就像我这样笑一笑,什么不开心的都会过去的。”说着用两只手指把两个嘴角向上拨了一下。

“我怎么觉得你还是自然地笑好看啊,你这样笑起来比哭还难看。”帅哥当然还是要天然笑,天使般的笑容会照亮整个大地的。

“那我接着揉面吧,边揉边给你笑可好?”说完他又开始揉面,我看那面差不多了就让他停下来,这个时候他说话了,“姑娘,你到底要做什么呢?”

“月饼啊,就是圆圆的像月亮一样,在我的家乡过中秋节就要吃月饼的,月饼象征着团团圆圆,所以我们那过节都吃月饼。”说完我接着弄我的月饼,加上馅用那个小盅抠了一个月饼,又做了几个放在笼屉上蒸,不一会就做好了。我很大度地给那个帅哥一个,那个帅哥吃了一口不断称赞好吃。古代人头发长见识短,这就好吃了,现代还有冰皮月饼呢,要是给他吃到不得好吃地晕过去啊。

想想我出来都有一个多小时了,小姐那边该差不多了,急急忙忙告了辞,可是我又忘了问帅哥的名字,我总是忙了一件事太专注,忘了更重要的事,算了以后再说以后的吧。

“暗影,去查一查她的来历。”

“是。”从黑暗处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

等到我回去的时候都快散场了,小姐责怪我了两句,说我是野丫头,不过没办法,遇见帅哥也是件好事。公布最后的名次,不出意外小姐是第一名。至于那个惊喜就是皇后给我家小姐一块金牌,说以后用这金牌能给她摆平一件事,什么事都可以,这个金牌的作用可大可小,好好留着。

我们回到相府都深夜了,然后伺候小姐洗漱,自己也洗漱。躺倒床上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还是没有看到李安的身影,这个小子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也不给我赔礼道歉,小子还想不想在相府混下去了。说来也奇怪,白天我在相府根本就没见过他,白天看见他那一次也是下午,看见他都是在晚上,他不是冤死在相府的鬼魂吧,半夜上我这来讨债,想想我自己都毛了,不敢睡觉了,最后跑到小红那跟她挤了一晚上,在床上想到那个白衣帅哥,见他第二次毫无形象地大哭一场,要是再有机会见到他要怎么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