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忆夏曾经遇见你

第八章

忆夏曾经遇见你 Kim亦心 9103 2016-09-13 21:49:28

  夏子曈再一次睡到自然醒,还没睁眼就听见朴灿烈在说话:“白白你妹真活着呢?”

“废话!不活着还死着?”

“可是他躺在床上没反应诶~”

“那叫睡觉……”

皮卡丘……好吵……夏子曈干脆用被子把头一蒙。

朴灿烈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吵吵:“你看!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子!还盖着头!分明就是遗体!”

“灿灿你!说得好……”

“边伯贤你个见色忘妹的人!”夏子曈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哇!诈尸了!”朴灿烈兴奋得哇哇叫。

“哈哈哈,小曈吃点什么?”边伯贤笑着问。

夏子曈想起昨天噩梦般的经历,咽了咽口水说:“我不吃了……”

“怎么啦?”朴灿烈问道。

“我怕我夭折……” 

朴灿烈呆呆地问边伯贤:“她……腰不好?”

边伯贤憋着笑,对一脸黑线的夏子曈明知故问:“他们把你怎么了?” 

“他们……他们……说多了都是泪啊!”

“哈哈,他们跟我们说了,让我们带了箱矿泉水过来。”朴灿烈说着,指了指放在床边的矿泉水。

“我要喝水,渴死我了。”夏子曈够过来一瓶水,拧开就喝。

“小曈……”边伯贤小心翼翼地开口。 

“?”夏子曈还在猛灌水,斜眼看着边伯贤。

“那瓶我喝过了……”   

夏子曈听完手一抖,不小心把瓶子弄翻在床上,床单地上都是水,边伯贤赶紧跑出病房去楼道里的卫生间拿拖把,心想朴灿烈一定会心有灵犀地帮夏子曈处理好床上的水的。但是……呵呵了……

夏子曈正打算把水瓶扶起来,又二又蠢又呆的朴灿烈没注意到水瓶,直接过来把她塞到被子里捂严实,说:“你身上都是水,会着凉的!”  

夏子曈气得发抖:你不知道帮我擦水至少也要让我把瓶子扶起来啊!!哪知朴灿烈竟说:“你看冷得都发抖了!来来来,脸也盖上!”然后直接把她的脑袋也塞进被子里。夏子曈好不容易挣扎着把头伸出来,只听见一声“回去!”又被朴灿烈的大手一下子摁进去了,说什么都不放手。 

朴灿烈……你!妹!的!夏子曈心里一群羊驼在奔腾啊……

可能边伯贤也脑子短路,竟然二十多分钟才回来,一回屋看了看一坨被子,问道:“灿烈我妹呢?” 

朴灿烈若无其事地用摁着夏子曈的手又摇了摇夏子曈,若无其事地说:“被子里呢,我怕她冻着。” 

“我……去!你你你捂头干嘛?!”边伯贤欲哭无泪,“妹!妹你还活着吗?!”

事实证明夏子曈不仅被闷死了而且还发了霉×O×…… 

边伯贤发现把夏子曈留在医院就是个错误!反正她好的差不多了,干脆就给接回基地了。

夏子曈正在沙发上逗Mokka呢,吴亦凡反常地凑过来,在她面前走来走去。见夏子曈没搭理他,他又干咳了两声。夏子曈终于抬头瞟了他一眼,问:“干嘛?”

“你……你就看我一眼嘛。”

“挺帅的啊,没变,怎么了?”

“怎么没变,再仔细看看,嗯?”

“……更帅了?”

“哎呀哎呀,别光看脸,看下面看下面。”

然后夏子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低头研究起他的“下面”……

“子曈你个色女看哪呢?!”吴亦凡无语,像个孩子一样指着自己胸口的小牌牌,“让你看下面没让你看下面吖,这里这里~你看~”

“审——判——长——不错嘛冷都男,你也会炫耀啊~”

“凡凡、子曈,刚刚总部来通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金珉锡从楼上小跑下来,嘴边是忍不住的笑意。

吴亦凡看着夏子曈,等着她的意见。夏子曈想了想,“坏消息吧。”

“杨洋失踪,总部决定暂时放弃目标。”

“那好消息呢?”

“总部给咱们放假直到有下一个目标!”

“耶~!”夏子曈高兴得差点把Mokka的狼毛拔下来。

“来来来!开会开会!!”金俊勉一边拍手一边往客厅的大沙发上一坐。不一会,什么睡觉的喝奶茶的还是打游戏的,全都聚集在沙发上。无疑,金俊勉一定是要商量这个小假期怎么过。

吴世勋手里的奶茶还没来得及放下,“开party开party!”

鹿晗抢过他手里的奶茶喝了一口,“开party开party!”

黄子韬连上写满了“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认真地说道:“我们出去玩吧!比如海边什么的。”

    ……

最后讨论半天也没得出来个什么所以然,大致分为郊游和Party两拨。于是乎,大家决定,去海边开party……

“那咱们怎么去?租辆大巴车还是开车去?”金钟大问。

“大巴大巴,开车去不热闹。反正有钱任性……”金俊勉摆摆手说。

“其实用超能去也是可以的……”金珉锡说。

“你是想累死吗……?”夏子曈插嘴。

“行了,50人次的大巴,我已经订好了。今天去。”金俊勉说。

这超乎常人的执行力和其他人对于玩的乐趣……呵呵了……简直神速收拾行李啊……

登上大巴,夏子曈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拿出耳机开始听歌。一个薯片递过来,她一回头,发现边伯贤坐在了她旁边。

“你过来干嘛?”夏子曈嚼着薯片问。

“你小时候老跟着我呢,现在长大了嫌弃我啦?”边伯贤嘟了嘟嘴说。

“你脑回路真神奇……”夏子曈说完,接着听音乐不搭理他了 。

听着听着,夏子曈不小心睡着了,耳机也滑落了一只,暴露的耳朵感受到了些许躁动的氛围。她揉揉眼睛,睁开眼睡眼惺忪看着围在身边的一群人。等等,围在身边儿?!

“你你你你们干嘛?别像看动物一样围观我好吗?”夏子曈半开玩笑说。

坐在身边儿的边伯贤又玩心大起,神秘莫测地笑着开口:“小曈,你知道自己睡着了什么样吗?”

“……很丑吗?”

“丑不丑不知道,反正口水我是给你擦了三次……”边伯贤说着,给朴灿烈使眼色。

“是啊是啊,我们都看见了。”朴灿烈也憋笑配合着。

“真真的假的?”夏子曈有点儿小小的心虚,因为自己有时候醒来确实会流口水……

“当然是真的,就这样啊~”边伯贤抬手,用大拇指极其自然的在她唇下擦了擦做示范。

完了完了我的高冷形象啊啊全毁了怎么办就是这只罪恶的手啊啊回去剁了酱猪蹄诶呦我去怎么这手这么漂亮太皮卡的精致了他要是我亲哥怎么我也得遗传这良好基因啊不对我卡我在想什么……夏子曈盯着边伯贤的手一阵腹诽,还是恨恨地盯着他嘴硬地挤出几个字:“回去给你剁了酱猪蹄……”

边伯贤傲娇扭脸,一副“怪我咯”的表情就那么坦荡荡地挂在脸上,夏子曈心里一个劲儿地喊欠抽啊……她习惯性地抬起右手想去揉那毛茸茸地狼耳朵,突然发现怎么没了……怎么没了??她一惊,猛地回头,我去真没了!

张艺兴拎起Mokka隔着一排座位扔过来:“你的Mokka!”

我皮卡皮卡皮卡丘!砸死我了!这感觉怎么。。。似曾相识啊!!夏子曈抬头瞄了一眼张艺兴,崩溃地瘫坐在座位上。

Mokka再次表示好方⊙w⊙

“不睡啦不睡啦,来玩谁是卧底吧。”夏子曈提议。(→_→你以为如此先进前卫的Eidola界能发明出什么好玩的?)

“谁当法官?”金钟仁问。

“我来吧,开始。”吴亦凡说,“除了我十二个人,三个卧底再加一个白板吧。”他想了想,在每个人的耳边说了一个词。

夏子曈身后人数居多,无奈她只好转过来爬在椅背上玩。她听到的词是“帅哥” 。夏子曈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大家大致排好顺序后就开始了,夏子曈的位置较有利,是八号,算靠后的了。

只不过前七个人的形容都让夏子曈忍俊不禁,差不多都是“我”、“我就是”这一类的话。到了夏子曈,她想了想,“反正我哥是。”

黄子韬嘟了嘟嘴,“口亨,偏袒哥哥。”

夏子曈翻了个白眼,心想我是怕他坐我旁边一会收拾我。

第一轮形容完毕后,大家把黄子韬投出去了,因为他是第一个,所以就被一群没有头绪的无头苍蝇投出去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卧底。

但是形容第二轮,因为不能重复形容,情况出现了一点点变化。

“我是足球方面的。”鹿晗说。

颜值分方面吗?!那他一定和我不是一个词。夏子曈暗自推理。

“我我我……嗯……我是,但是比不上鹿哥。”吴世勋想了想,开口。

这个词模棱两可啊……

“除了夏子曈。”金钟大此言一出,不仅夏子曈嘀咕“我是女的有意见?!”,其他不少人也疑惑地打量着他。不过至少夏子曈知道,金钟大和她应该是一个词。

“我算睡觉哒~”金钟仁说。

“我啊……我也不知道,我可以说我全能吗?”朴灿烈眨着大眼睛说。

“在我印象里灿灿最算。”边伯贤朝朴灿烈眨了眨眼睛。

“钟大哥和我一样,还有五个人和我不一样,除去模棱两可的世勋哥和哥哥,还有三个人和我不一样,那也就是说不管世勋哥和哥哥是什么身份,我都是卧底!我得顺着前面的人说啊……”夏子曈头脑风暴运行完毕,开口道:“我是……速度方面的。”

“别人见我经常夸的。”张艺兴有点小傲娇地说。

“每次执行完任务上头会夸我们。”金珉锡说。

“我是咱们队的‘嗯嗯’。”金俊勉说着,把重点字模糊过去了。

“格斗方面吧。”都暻秀认真开口。

又该投票了,夏子曈投的是金俊勉,佯装自己和平民一个词,说道:“如果勉妈……啊不,勉哥和我们一个词的话,你们想一下他不应该说‘我们都是’吗,只说自己一个岂不是有点像另外一个词——‘uì、ǎng’(队长)吗?前一轮大家形容词差不多混过去了,但这次就不行咯。发言完毕。”大家觉得似乎有道理,也纷纷跟票。

金俊勉出局,游戏继续。

又一轮下来,夏子曈差不多分辨出同胞——吴世勋、金钟大、张艺兴,并且其中有个白板。主要理由,他们的形容与上一轮相差甚远,不再那么明显了,估计也是猜出来自己是卧底吧。

投票时,夏子曈发言:“我认为是灿烈哥,因为他上一轮说不知道,原因可能是因为靠前还没有猜透,这一轮摸清了,才能说出个一二。我怀疑他是白板。”其他人有的根据自己的见解投票张艺兴,但大部分人还是投给了朴灿烈。

朴灿烈出局,游戏继续。

又是一轮投票,夏子曈投给了金钟仁,理由:“之前钟仁哥说是睡觉方面的,不古怪吗?再加上上一轮他投给了艺兴哥,其他人属于跟票,所以钟仁哥嫌疑比较大。”虽说有些人不支持这个观点,但是三个和她一头的再加上几个支持她的平民,金钟仁还是票数最多。

金钟仁出局,游戏继续。

这轮投票,鹿晗投给了夏子曈,像是如梦初醒般说道:“她才是卧底!一直投票她投过的每个人都死了,她有一定的主导权,但是已经出局四个游戏还未结束,说明目前至少有一个卧底还在!”

夏子曈面不改色,好歹也是受过训练的马!她已经估计出来吴世勋可能是白板,那拉个白板当垫背的何乐而不为呢?她半开玩笑地说:“那世勋哥和我投的一直都是一样的,你怀疑我不怀疑他,算偏袒情侣吗~?”

鹿晗愣愣地看了一眼吴世勋,吴世勋虽然不是卧底,但也是个小白板,有点心虚,被鹿晗看得更是心里发毛,让鹿晗成功转移目标,一个劲儿地逼问吴世勋。

最终,吴世勋出局,游戏继续。

游戏仍在继续,说明还有卧底!边伯贤严重怀疑鹿晗,因为她不仅“嫁祸”自己可爱的妹妹,还弄死一个平民!他不相信这么多轮还活着那么多卧底,可疑!实在可疑!!

(-_-# 然而事实就是一个卧底都没死……)

争斗了一会儿,鹿晗出局,游戏继续。

借着边伯贤之前怀疑鹿晗同样的逻辑,张艺兴和其他人把边伯贤投了出去,游戏继续。

游戏规定死人不许说话,但是没规定活人不能和死人说话啊。夏子曈回头,嘴唇贴近边伯贤的耳朵,轻轻启齿:“我是卧底。”

边伯贤还没来得及回应,吴亦凡就已经宣布游戏结束。原因很简单,场上三个卧底两个平民再加上卧底私下熟络,不投死平民才怪。

金钟仁过来轻轻捏了捏夏子曈的脸:“子曈可以啊,我一直都没怀疑过你。”

边伯贤拍开金钟仁的手,傲娇地说:“我没的脸是你说捏就捏的?我告诉你,轻轻捏都没门!”随后,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手指捏住夏子曈的衣领(捏肉不得捏青了啊)一个劲地转圈圈,“要捏就捏狠的。”

夏子曈罪恶地小手极快地边伯贤两腿之间掐了一下他大腿内侧,然后若无其事地整理起自己的领子。

边伯贤咬着牙生生憋回去一声惨叫,怨恨地小眼神盯着夏子曈。

“嘿嘿,哥哥哥哥,你看那辆车好看吗,刚才一直和咱们同路。”夏子曈笑着指着后面。

“不好看。”边伯贤小脾气一上来,谁也拦不住。

“妹妹给你买一辆一样的好不好~?”

“我有钱,我有车。”

“买一辆比你的车更帅的好不好~?”

“你买不起。”

“诶诶,前面有一段路可以停!师傅师傅停下车!我下去一下。”突然,鹿晗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外面。

“鹿哥,帮我买杯奶茶上来吧~”吴世勋冲鹿晗撒娇,见鹿晗答应,更是高兴地不得了。

车停了下来,虽说不是急刹车,但也晃荡了一下,本就一直倒着坐着的夏子曈有点晕车,只好转过身乖乖坐好看着窗外,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边伯贤见夏子曈不搭理他了,沉默良久,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戳了戳夏子曈的胳膊,一脸委屈。

夏子曈抬头一脸懵地看着他,半天就挤出来一个字——“啊?”

“你你你你为什么不理我了?”边伯贤嘟着嘴可怜地问她。

“害……我以为什么事呢。我就是有点晕车。”夏子曈摆摆手无奈答道。

你以为他会心疼?你以为他会关心?你以为他会放粉红?开what玩siao?!

边伯贤一脸关切地打着磕巴:“你……你……你……0迈的时候晕车?”

夏子曈差点没晕死。我可是你亲妹妹啊!不是不是,我可是你不亲的妹妹啊!你怎么能这样呢?!她哀怨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晕你。”

……

空气安静了许久,终于,吴世勋等不及了,“鹿哥怎么还没回来?”

夏子曈迷迷糊糊地都快睡着了,还是回了他一句“不知道”。

说曹操曹操到(→_→虽然他们不认识曹操ㄟ(▔,▔)ㄏ但也不能怪我对不对?皮卡丘都来了~),鹿晗拎着好几袋饮料匆匆跑上车,歉意地笑笑:“呵呵,刚才排队人太多我有点慢,怕你们等不及,不小心洒了点,抱歉啊~快来拿饮料,都是你们喜欢的噢~”

“谢谢鹿哥,贴心~”夏子曈说着,乖巧地站起来,够到了自己爱喝的拿铁咖啡,“对了鹿哥,又额外加糖了吗?”

“呃好像加了,抱歉我忘记了~”

“好吧没关系,人多记不住很正常嘛。”夏子曈尝了一口,没有甜味,太好了,看来是没加糖。她不太喜欢甜腻的东西,冰淇淋除外~

“啊——”边伯贤递给夏子曈一勺草莓冰沙,示意她张嘴。

夏子曈一口吃掉冰沙,表情那叫一个“激动”啊,缓了半天,嘴里的凉意才好一些,“哥,这么冷的天你还吃冰沙?!你都不让我吃冰淇淋!!”

边伯贤淡淡地瞥了一眼黄子韬,幽幽道:“还有人提议去海边呢,吃个冰沙怕什么。哦对了,就给你吃一口,你一会不能再吃了。”

如果说眼神能杀人的话,边伯贤现在可能已经死无全尸了吧……

喝完饮料也差不多到目的地了,夏子曈撒着欢儿背起挎包跑下车,融入沙滩!融入大自然!融入这个世界!!然后——“BiaJi~”成功地融入了沙滩……

金钟仁正好在跟后面,一把把她拉起来,捏了捏她的脸,“不晕车了精神了是吧~还挺沉,你多少斤啊~?”

“我哪沉了?!这是包……”夏子曈晃晃悠悠还没说什么,Mokka就一个习惯性动作扑上她的背。皮卡皮卡皮卡丘的!我还没找着重心呐!然后——“BiaJi~”又成功地融入了沙滩……

夏子曈一个翻身爬起来指着狼鼻子,一个不留神,一个不注意,一个不小心,一个没过脑子脱口而出:“你个兔崽子是我亲生的吗?!”

空气静了几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子韬魔性地笑声尤为突出,扎的人耳膜疼。

“不是……我……~%?…;#*’☆&℃$︿★算了我不想说话让我静静……”

Mokka继续保持好方⊙w⊙……

都暻秀眺望着浩瀚的海面,步调轻悠闲散而至,微微俯身,纤纤玉指与海水融合,一阵刺骨的寒冷划过指尖,他恋恋不舍离开……

(Mokka:学着点我!说人话!

亦心:→_→嘟大大闲得没事去试水温被冰凉吧唧的海水冻着了颠颠地跑了回来。

Mokka:你可以去考小学生“的地得”了……)

“你想下水啊?”金钟大无语地问。

“来海边不下水吗?”都暻秀哆嗦着身子回答。

“暻秀哥你自己下吧……你看那么多人来看海有谁是在水里的……?”吴世勋翻了个白眼指着海边。

“那咱们在这里开party嘛?”黄子韬问。

“那边一公里多有个游乐场,反正咱们有钱,玩够了随便包一小块地儿就好了,这里流动人群好多。”鹿晗指着岸上说。

协商了一会,大家来到了游乐场。

“我们去玩碰碰车吗?”

“旋转木马~”

“应该有密室逃脱吧?”

“我最想玩镜子迷宫。”

……

商量的一切娱乐项目,没有一项是登高望远的,这听起来很无聊、幼稚吧?这是因为他们知道,鹿晗恐高。

最后他们决定,不!玩!了!一群精打细算的人在这纠结得想到什么时候啊!他们干脆就把这里的小餐厅给租下来了,买了一堆好吃的还有蜡烛什么的,天色渐暗,气氛刚刚好!

“要不要点一点儿这里特制的鸡尾酒?”鹿晗指着菜单上的饮料问道。

“不要不要不要,黑不拉几的不好看。”夏子曈凑过去“点评”道。

又吃了半天,大家都十分尽兴,夏子曈更是喝了两罐普通鸡尾酒。

“小队花还喝不喝~?”金俊勉笑道。

边伯贤这才发现,抬手就给了夏子曈一个爆粟子,“你才多大点儿啊两罐就下去了?不许再喝了啊~”

夏子曈瘪瘪嘴,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正好瞄到偷笑的朴灿烈,小跑过去抓住他的一撮头发摇啊摇摇啊摇,“灿烈哥你看白白欺负我他说我小!”

“哎呀呀呀呀,乱了乱了。”朴灿烈挪开夏子曈的小手,整理好发型义正言辞地说:“就是,边伯贤你太不对了,怎么能欺负女生呢?”就连Mokka都轻轻一下窜上桌昂首挺胸地斜眼看着边伯贤。

边伯贤一赌气,鼓着嘴用手够到鹿晗的胳膊摇啊摇啊摇,“鹿哥鹿哥,你看咧咧他颠倒黑白欺负我!”

一瞬间,吴世勋一记飞刀眼望向鹿晗,静待他的反应。鹿晗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帮着边伯贤说话!

夏子曈估计是闹腾够了,把事儿挑起来就不管了。你们争你们的,我吃我的,她就是这么想的。

大概到了八九点钟,十三个人是吃也吃饱了玩也玩够了。这时,黄子韬说:“来海边咱们都没有玩水诶。”

“泡温泉啊~”鹿晗嘴快地接话。

于是,对于娱乐方面效率极高的十三个人在半小时左右就已经进入温泉场所。男女有别,夏子曈只好被exo暂时“抛弃”。

夏子曈一边发愁一边溜达,因为她这个纠结帝要去挑泳衣了……是的,她从孤儿院回来就再没买过泳衣啊!这里面泳衣并没有什么花样,只有一套黑白纹路的比基尼夏子曈还勉强看得上,虽然露是露了点,但是总比红配绿强吧?再说我们子曈身材又不差怕神马?!于是乎,她一狠心下了这套比基尼!和一副泳镜……玩水眼睛进水是一件很扫兴的事情,她想。

夏子曈在更衣室很快换好泳衣,把泳镜往脖子上一挂,大摇大摆地就进入了大大的室内温泉。她惬意地挑了个地方泡着,时不时地还会突然蹦起来扎个猛子,像游泳一样,等待那十二个人出来。人多肯定慢,还是可以理解的是吧?反正夏子曈是这么认为的。

“小曈!”

夏子曈循声望去,十二个人总算是来了!她刚想从水里出来,一低头看见自己跟没穿没什么区别,突然就不敢出来了,手一滑又扑通栽进水里。她只好招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夏子曈你是没穿吗?!”边伯贤走近看到水里的夏子曈穿着比基尼,忍不住又想教育她。

“说得好像你穿的比我多似的!你不比我还少穿一件吗?”夏子曈往一边他身上泼水泼水泼水,一边趾高气昂地反驳着。

边伯贤无语地擦了擦脸上的水,也泡到水里面。

“哥哥哥哥哥哥,我眼睛进水了……”夏子曈这时像个小赖猫一样摸索到边伯贤旁边。说实话她其实在刚看见exo,不小心栽水里的时候眼睛就进水了,她长这么大基本什么都会了,就是不会处理这个问题。总感觉正常人用手揉揉就行了,她却像少数人一样需要用别的东西擦,哪怕是没干的泳衣都行……所以她一般就是用自己泳衣上的蝴蝶结擦。可问题在于,她穿的是比基尼啊!

边伯贤无奈地将手上的水尽量甩干,“乖,别动。”他一手轻轻扳住夏子曈的头,一手小心翼翼地替她拭去睫毛处的水,纤长的手指很轻,生怕弄疼她。

“好啦,谢谢哥哥~”夏子曈眨了眨眼睛,在水里一个浅浅的蹿高轻轻跃起捋了一撮边伯贤的头发,原本安安静静贴在他脑袋上的头发,一下子翘起来一撇儿,有些滑稽。

不等看边伯贤的反应,夏子曈就被他们精致的身材震撼了。她哥哥有几斤几两她清楚,但是这么多人同时秀腹肌欺人太甚啊!要不是她定力强(?!)可能已经hold不住了吧……

或许是吴亦凡离夏子曈最近的缘故,她看得眼睛都直了……可她好歹也是受过训练的,猥琐的笑容才没显现出来……

吴亦凡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不过撩妹本能还是让他直接抬手捂上了夏子曈的眼睛,“看什么呢,脸都红了~”

“我这是热的。”夏子曈拿开他的手一脸认真地说。

“你这技术还得跟N。E。C。再待两年才能骗得了我。”吴亦凡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我们去那儿吧,感觉人少一些。”鹿晗指了指旁边一个稍大些的温泉池。

“不要,就里面那个特肥还皱皱巴巴的人不符合我的审美~”夏子曈脸上写满了“我是外协”。

“不啦,这里就挺好。要那么大干嘛。”吴世勋也嘟着嘴。

夏子曈知道一场唇舌大战一触即发,默默地戴上泳镜,往水下潜了潜,游到一边上岸了。她颠颠颠跑到游泳池边上出溜下去,冰凉的水包裹着她的身体。夏子曈找了半天,才看到泳池里的一个标识——“0。8米”。

我说怎么这么浅呢!她都无语了,只好朝深水区游,不敢游两米的也得有一米六啊,不然没脸了……

夏子曈游了一段探了下水深,还是浅,只好继续往前游,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想的都是吴亦凡的完美身材……仔细想想,这身材!多精致啊!宽肩细腰、腿长个高,还有精致的锁骨!夏子曈吃了他的心都有了……Hiahiahiahia……

“呵咳咳……”她不小心了呛了一口水,赶紧停止游泳打算两脚着地,不然真淹死了。但是、但是这水多深啊!夏子曈接连喝了两口水,总算协调了一点,重新游动起来。

另一边——

吴亦凡注意到夏子曈自己跑一边儿去了,也没管,反正这小家伙成天出溜出溜得也闲不住……直到他们又聊了一会儿,连鹿晗都去了个厕所,他们才觉得不对,开始四处找夏子曈。

吴亦凡和黄子韬发现了泳道的夏子曈时,夏子曈已经没什么事了。

正当夏子曈准备上岸时,右腿突然一阵刺痛,紧接着失去知觉,扑通一声坠进水里。麻木感从右腿渐渐扩散至全身,直至连挣扎都无能为力。她呛了几口水,感觉似乎要沉下去,却因为身体的氧气,一坠一坠的,沉不到底,也浮不上来。水性好的黄子韬直接跳下水,可能是不知道手该扶哪里,只好揽过夏子曈的一只胳膊,弄得自己也不平衡。夏子曈又没淹死,只是全身麻木呛了几口水而已,不然自己完全可以游回去。一旁的吴亦凡看不下去了,直接游过去,接过夏子曈背上岸。

其他人和上完厕所的鹿晗也过来了。吴亦凡将夏子曈放下,扶着她勉勉强强地坐下,抬手撤下黄子韬找来的浴巾披在她身上。张艺兴过来想要治愈,手腕上的超能印记闪了两下后,只好无奈道:“她只是麻木了,没有什么大碍。就像我可以疗伤却不能止疼一样。”

“那先把她带走?”朴灿烈说。

“……你帮她换衣服?你帮她去女更衣室取衣服?”金钟大反驳。

没办法,他们只好扎一堆儿等待夏子曈恢复知觉。

热闹地场地中,一群人就这么安静地坐着,似乎连空气都冷到了冰点。忽然,人群似乎聚集了起来。反常。

“哎,估计不是这儿的常客,啧啧,可怜。”“这谁的小命儿又搭里啦?”“真是,这段时间也没人提醒一下。”……

exo对视一阵,还是金俊勉出面,扒开人群朝里探身望去,那个夏子曈口中“皱皱巴巴”长得类似于沙皮狗的人竟然……死了……金俊勉回来简要说明了情况,但还不等其他人说什么,另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exo包括夏子曈的右手腕,也就是超能印记处,微微闪着光,但这小小的光芒在颤抖着,很脆弱……这是edolon在失去通讯器后的另一种传递信息的超能信号,也就是当初夏子曈向边伯贤求救时所用的方法。但此时,光芒如此脆弱,甚至比当时生命垂危的夏子曈的信号还要弱。他们感受到了信号中指示的方位,感受到了信号中的求救意味,甚至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契合。但最主要的是,他们感受到了求救者的超能,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