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忆夏曾经遇见你

第四章

忆夏曾经遇见你 Kim亦心 4310 2016-08-14 21:28:34

  冬子夕将手抚上夏子曈的面具,眼看就要将它摘下来。夏子曈的心一瞬间提了起来,但她经过几天的N。E。C-S训练并没有露出马脚,装作惊慌地拉开冬子夕的手,磕磕巴巴地说:“子……子夕,我眼角烧伤了,有疤,抱歉……”

冬子夕放下手,大气地回答:“噢~我说呢,好好地戴什么面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我就不打击你啦~”

“嗯,谢谢。”

“天不早了,你也该回房间休息了,晚安。”

“晚安。”

夏子曈回到房间,锁上门,在搜索一圈没有发现窃听器和监控后,向边伯贤发去通讯:“哥,我今天……”

还没等夏子曈说完,边伯贤语气严肃地打断了她:“公事叫我Beakhyun。”

“……Beakhyun, 我今天在杨洋他们的人里看见了个女孩,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看样子好像是他女朋友。”

“你暴露了?有受伤吗?”边伯贤的每一个字都透露出对夏子曈的担心和紧张,但更紧张的,还是因为冬子夕的出现。这一天,快到了吧……

“没暴露,我一直没摘面具,以眼角烧伤落疤为由搪塞过去了。”

原本边伯贤听到“没暴露”三个字已经放心了,但是一想到烧伤他就有些透不过气,因为这个词对他来说太过敏感。

夏子曈听见对面一直没动静,小心翼翼地问:“哥……不,Beakhyun,怎么了?”

“没事,结束通讯吧,别暴露了。另外,下次有信息先告诉勉队和Kris。 早点睡吧,晚安。”

“嗯,晚安。”

夏子曈刚结束通讯,就接到了吴亦凡的通讯:“Sallyon, 任务执行怎么样,有消息吗?”

“还没,不过发现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孩儿。”

通讯器里传来金俊勉的声音:“我们知道了,你小心点,早点睡。明晚十点审判者在酒吧。”说完,便结束了通讯。

“是勉队,他和凡哥在一起,估计还在忙吧……”她想。她将面具摘下来放在床头柜,把自己缩在被子里,滚来滚去的,一夜无眠。

床头闹钟的秒针顺着夜晚的流逝滴答滴答地走着,一圈一圈,无限反复。

才凌晨四点半夏子曈就起来了。她一宿没睡好,已经顶上了浅浅的黑眼圈。洗漱完毕后她戴上面具下楼找吃的,竟发现杨洋趴在角落的书房桌子上睡着了。

就在夏子曈纠结该怎么办的时候,冬子夕也下楼了,同样注意到了杨洋。她走过去轻轻摇了摇杨洋的肩,抽出他压着的文件放在一边,小声地把他叫醒。

夏子曈见状,知趣地吃早饭去了,至于杨洋……关她what事儿?杨洋睡眼惺忪地坐起来,瞟了一眼冬子夕,道了早安后也去吃早饭了。夏子曈心里吐槽冬子夕:你这么一大早莫名其妙给人叫起来,杨洋搭理她就怪了……一看情商就没我高~想了想,夏子曈心满意足地啃面包了。

“无痕,今天晚上十点审判者在酒吧活动,准备准备,上午可以休息。”夏子曈刚吃完面包就听到了杨洋的指令,一听这口气就是当头儿当惯了的啊……她应了一声,心想这杨洋消息真灵通,昨晚上才布置的啊……不过她倒是真去认真准备了,她知道Zero不是吃素的,哪那么容易演个戏就挂。她是影系,属于偏攻击型,不用像其他辅助型超能力者那样准备枪械等武器,只是准备了些治疗药品。装备合理妥当,自然真实。

很快,到了行动时间,他们驱车来到了酒吧。见到Zero后,夏子曈冷冷开口:“又见面了。”她也同样按照她夏子曈的办事风格,干脆利落地出手: 一系列影子爆破、撕裂。Zero因为影子的牵制,实体也受到视觉上的攻击,虽未严重受伤也有一定的痛感,但毕竟是审判者,区区中阶三级还是承受的住的。

杨洋也加入了纷争。上次他没动用超能,这次夏子曈才知道,他的超能不仅仅是纯攻击型,还是高伤害类——爆破系。杨洋右手腕上的超能印记强烈而刺眼,夏子曈一眼就看出这是高阶三级。他一抬手,面前的茶几“嘭”的一声炸个粉碎,看起来是故意要吓吓Zero。 可就是因为他好面子,才让exo再一次将Zero救走。杨洋在回去的车上一路都在犯牢骚,冬子夕都劝不住。

夏子曈在杨洋家又待了一段时间,N。E。C没有派Zero出场,自然她这个卧底做的也不是太紧张。至于这几天她跟着杨洋杀了不少人,她倒没什么感觉,或许是内心的冷血释放了吧~不过这几天她倒是跟杨洋越混越熟,杨洋已经完全信任她了,这正是她想要的,不少关于杨洋的信息她也在一直向exo汇报。

突然一个雨天,夏子曈正在客厅抱着面包啃,杨洋过来告诉夏子曈:“现在准备,十分钟后出发。”她还没来得及表达疑惑,杨洋接着说,“Zero。”夏子曈瞬间明白了,估计又是组织上打算增进卧底信任了吧……

只是这次exo是和Zero一起出现的。他们见到杨洋,像之前一样开始进攻,夏子曈也做做样子开始反击。只是她没想到,exo和杨洋这次都动了杀心,一个是要杀杨洋,一个是要杀Zero。 

exo不断发起攻击,杨洋他们节节败退。终于,杨洋脚下出现一个光阵闪了一下又消失,他那属于恶魔的骨翼猛的展开,头顶的恶魔角也瞬间出现。夏子曈心里咯噔一下,杨洋居然转换超能形态了,这回是要拼上命啊……来不及多想,酒吧里一阵阵爆破声震耳欲聋,Zero虽一直抵挡却也措不及防受了重伤。exo也不甘示弱,一阵阵元素攻击和辅助超能令杨洋遭到重创。攻击范围波及到夏子曈,她不得不动用自己不太擅长的影系保护。因为之前为了博得杨洋信任,与exo逢场作戏时一直是首当其冲,在最前面,这次也不例外,即使有杨洋的以攻作防,她还是受了些轻伤。领她意外的是,杨洋居然在exo的重击下将她一把甩到身后,自己一人承受所有攻击。不仅如此,杨洋还以此次战斗的最后一击结束了Zero的生命。

杨洋被冬子夕等人带走疗伤,而夏子曈却趁乱跟着exo回到了基地。

夏子曈在路上和金俊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为什么动了杀机?为什么让Zero冒险?为什么结束了任务?又为什么放走杨洋?所有的问题,只用一个“为什么”,全部问了出来。

“因为杨洋的势力范围不是很大,即使被捕,也不会过于激动而爆发超能。而且这次Zero愿意冒险,因为就目前情况而言,过不了多久,杨洋就不是咱们可以控制的了的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另外,你的第一个任务执行完毕。”

“……是。”夏子曈愣了愣,但很快适应了金俊勉严肃的语气,毕竟N。E。C里“为什么”这个词是没必要存在的。

    

夏子曈一回到基地,Mokka就扑过来和她一阵亲热。

“小曈,你一回来不看看你哥怎么样,先跟这小狼崽子玩上了,良心呐?”边伯贤摘下她的面具,玩笑道。

“哎呀哥你受伤了没啊最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皮痒啊?”夏子曈头都没抬就开始了日常的拌嘴。

“你才皮痒了呐,我看哪天得教育教育你了。”

“你看你看你又要欺负我……”忽然,回头看向吴亦凡,“凡哥边伯贤要欺负你们合作队员!”

“你们兄妹俩的聊天方式真奇怪……”吴亦凡嘀咕了一句就去准备冲澡了,“诶韬你不正好没人陪你洗澡嘛?”

黄子韬惊喜地回头:“哥你陪我啊?”

吴亦凡淡定地过去把黄子韬拉走,说:“不是,既然目前没人陪你洗,那就让我先洗吧昂。不行你去问问子曈陪不陪你……”

“(T_T)可是子曈是女生啊!就算她答应我白白也会把我削了的……”

“行了行了你一个人找人吧反正我已经开始洗了……”说完,吴亦凡直接关上浴室门将黄子韬关在门外。

黄子韬溜达一圈,视线定格在鹿晗身上……

“咳咳……我去练习室踢球了……”鹿晗一溜烟赶紧跑了。

无奈黄子韬又看向吴世勋……

“内个……我去陪鹿哥踢球了……”吴世勋也赶紧溜了出去。

边伯贤在接收到黄子韬的眼神后,尴尬地挠了挠脖子,边跑边喊:“我去看鹿晗和奶包踢球啦!”

黄子韬只好将求助的眼神向朴灿烈发射……

“呃哈哈哈,我去陪白白看鹿晗和奶包踢球啦!”说完赶紧追上边伯贤。

黄子韬的视线刚飘到夏子曈身上还没来得及移开,夏子曈就一个白眼拒绝了他:“没!门儿!”

估计是吴亦凡听见动静也听不下去了,从浴室里探出脑袋朝着黄子韬喊:“行啦,进来吧!”

“来啦来啦,等我~”

夏子曈也是无语了,干脆搂着Mokka在客厅沙发睡着了。她刚刚淋过暴雨,睡着后体温又偏低,冷得瑟瑟发抖,发丝上的水珠也随之轻轻颤动着滴落,滴在手背又是一片冰凉,怀里的Mokka是她唯一的热量源。

“……喂,客厅冷,你回卧室吧!”夏子曈被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叫醒,还没来得及睁眼,身上又被扔了条浴巾。她抬头一看,黄子韬已经跑去玩吴亦凡湿漉漉的头发了。

边伯贤刚回来,看见夏子曈在客厅用浴巾擦着头发,一把拽过她往卧室走,“擦什么头发,去找件干衣服冲个澡!一会感冒了!”说完,又教训他几个兄弟去了。让他们不让小曈先洗,让他们不让小曈先洗!hing~

夏子曈匆匆冲了个澡就出来了,居然发现黄子韬还在蹂躏吴亦凡湿漉漉的头发,也玩心大起,走过去揉(zhuài)了揉 ( zhuài)黄子韬的头发,黄子韬嗷嗷叫着回头:“QAQ恩将仇报啊!”

“哎呀我就试试手感……”夏子曈就这么淡淡飘走了……

然而安静了几秒钟后……

“呀!!!打死他!GOGOGO!Oh Yeah~!”一听声音就知道,边伯贤又在打游戏了……

还没完全走出吴亦凡卧室的夏子曈吓了一跳,黄子韬吓得手里一狠差点把吴亦凡的头发拔下来。金珉锡大义凛然地走到边伯贤卧室前正准备推门,突然一声低音炮又让他差点栽地上,“哎呀白白!你别你别……往左!左!!那边他皮卡丘的是右!!!”(ㄟ(▔ ,▔)ㄏ本喵表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皮卡丘的……)张艺兴也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卧室走出来摇了摇金珉锡的胳膊,说:“诶呦喂珉锡哥你就甭管他了,反正是管不住的咯。”金珉锡一脸崩溃地回头:“艺兴你知道吗他都把钟仁吵醒了,把钟仁吵醒了啊!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他都睡不着我能睡着?”

“……算了算了,随你吧我回去了,内个一会儿把客厅灯关了昂……”张艺兴又梦游般游荡回去了。

看到这些夏子曈是崩溃的,他们的宿舍生活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她的卧室在边伯贤隔壁啊……隔壁啊……隔壁……啊……

半个小时后,夏子曈抱着Mokka在床上滚来滚去还是睡不着,都快疯了,把Mokka往床上一扔(Mokka表示很懵⊙ω⊙),一脚踹开边伯贤的屋门,“边!伯!贤!”我们曈曈一声吼,两个脑袋往回扭……两双无辜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夏子曈,朴灿烈试探着开口:“要不……我们带你一个?”夏子曈瞟了一眼屏幕上张牙舞爪的小怪怪,又看了看灿白两人,心想反正睡不着了,豁出去了!

十分钟后……

“灿烈躲开躲开,小曈要过去!”

“诶呀哥你别挡着道你打呀!”

“子曈小心点Boss来了!!”

真是可怜了其他的小伙伴儿了……

    

天又亮了,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草的香气,夏子曈正陪着Mokka掷飞盘呢。不远处,一个精瘦的身影正往这边过来。夏子曈瞟了一眼那个人,从Mokka嘴里接过飞盘直接朝那人飞了过去。

“啊呀呀,小曈你吓死我了!”飞盘擦了一下边伯贤的肩膀落在了地上。

“得了吧,我还没瞄准‘靶心’呢!”

“早知道你欺负我我就不给你买冰淇淋了……”虽然这么说,边伯贤还是把手里的香草冰淇淋递了过去。

“嘻嘻别啊,谢谢哥哥~”夏子曈心满意足地接过冰淇淋接着玩去了。

忽然,黄子韬小跑过来,对边伯贤和夏子曈说:“快走吧,吴亦凡叫你们过去呢。”夏子曈和边伯贤却都听出了话里的不对。夏子曈直视着黄子韬的眼眸,虽然明丽,却如黑炭般略带滞纳,再然后,那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