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黎曙

第五十四章 野营(3)

黎曙 阿抵 2406 2016-08-16 18:43:32

  林雾四散,缥缈于清浅的溪流之上。水汽氤氲,搅动起波澜不惊的景色。阳光下的鱼尾泛着鎏金色的光晕,悠然游弋。

“这里是云溪。”

顾景云扭过头,男生卷翘的睫羽在和暖的薰风中上下翻飞,波光流转。微微移开视线,投向来人的身后。

“你不去帮忙吗?”

“景色不错。”陆离绕开女生的话题,看向碧波上浮游的水生植物。

天色未暗,只可闻依稀的馨香,丝丝缕缕萦绕鼻息,营造出幽静的氛围。

“阿景,帐篷搭得差不多了,大家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今晚凑活着先,”静嘉走上前拉起发呆的女生,指了指不远处欢腾的场景,“走,带你去看看咱们的那一顶。”

“欸?”女生提起因对方用力过猛而导致滑落的书包肩带,回头瞟了瞟男生清冷的背影,被同伴拉拽着离开。

“怎么样?”静嘉站定在一顶雪白色的帐篷前,挠着头皮补充道,“其实大部分都是陆离和张子航搞的,现在张子航正在搭他们俩的小屋。”

虽只是初具形体,但比起周遭无法入目的“同类产品”,顾景云还是非常满意的。抬手搭上固定在土壤下的支撑物件,似乎能感受到森林的原始之气。

“进去休息会儿?”女生歪着头看向身边等待夸奖的人。

“呃……败给你了。”静嘉翻了个白眼,率先撩起未拉上链子的“门”。

狭小的空间自带昏黄的效果,顾景云坐上已铺好的床位,向后一倒。

“啊,”麻溜地反弹起身,扯下-身后的背包,拉开小格的手一顿,“咦?”

“啊!”静嘉条件反射地跟腔,从对面弹跳起来,“是不是有小强?”

“噗,”盯着眼前一副英勇就义相的闺蜜,女生挪出自己的床位站起身,拍拍受惊的人,“没事,我东西好像丢在路上了,按原路去找找。”

“嗯?”静嘉回过神来之后看了看时间,应道,“快吃晚饭了,明天再去也不迟。”

意识过来方才掠过的一缕风,把头探出帐篷外,已经没有了阿景的身影。

“大家商量着烤鱼吃,要不要一起去抓?”张子航找了一圈,终于逮到探出头的小女朋友。

“这都什么年代了?”静嘉嫌弃地望了望头顶的人,“别告诉我你们还会像古人一样生火,烤出美味的鱼,并且随身携带了现代的佐料?”

“我的小女朋友就是聪明。”男生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从外面扯开女生固定住拉链的手,把她拉了出来。

“哎哎,”顾不得羞涩,好奇地追问,“这附近有鱼?”

“前方的云溪里有。”

“原来你都算好了。”

“也不算。来之前陆离跟我做过功课,对这里有名的风景还算有些了解。”

“切,我说呢,原来是陆离想来泡我家阿景……”说到顾景云,徐静嘉才想起来刚才的事,决定待会儿向陆离知会一声。

许久没有接触到人烟的鱼群仍旧行动自如,摇身摆尾,穿梭在石溪上。男生们毛手毛脚地卷起裤腿,硬生生地破坏了这一和谐的气氛,整个场面突然就欢脱了起来。

几个女生将捞上来的鱼干放在草堆上自行“脱水”,而男生们负责找枯树枝生起火来,一时间倒是像模像样。

“阿景还在里面休息吗?”陆离堆好一个柴垛,忍不住走到徐静嘉身旁。

“哦!”女生停下挑逗垂死之鱼的手,倏地站了起来,“差点忘了,之前她说有东西落在路上就出去找了。”

闻言陆离看了看天色,想到女生的迷糊劲,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

柴垛上忽然蹿起一束火苗,在微风中战栗。

*

顾景云担心自己拎不清回去的路,决意只朝前方笔直走,四处留意脚下。埋着头左顾右盼,排除五颜六色的干扰,长时间低向性地寻觅,血液像是倒流,渐渐失去了方向感。

眼睛半开半闭,视野中终于闯入一抹熟悉的明黄色。快步上前,蹲下-身攥紧绵软的小挂件,鼻尖飘过淡淡的青草味,眼睛里出现一丝清明。起身的瞬间,天地都晃出一个虚影来。摇了摇头,根据自己手抓树干的位置判断了来时的方向。

应该,是这条路来着。

一棵狗尾巴草向着女生离去的反方向,若有若无地扭动了一下。

*

离傍晚还有一段时间,男生看着西方缓慢移动的落日,失了兴致。淡棕色的明眸转暗,好似窝住了一湖极浅的哀愁。

陆以光迈开脚步,逃离热闹的同伴,朝林子中漫无目的地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树叶上传来雨点打落的声响。抬头,却是密密的细雨从苍穹坠了下来。

应是落日森林中尤为出名的奇观开始了。这样想着,闭眼张开双臂,放任雨滴击打,自浓密的睫毛滑过鼻梁落入口腔,尝出不同以往的苦涩。

“陆以光?”女生气息不稳的声音陡然奏响,在密集的细雨中几不可闻。

身体一僵,疑是听觉出了问题,男生紧了紧喉咙,不敢动弹。

“喂,你这是什么姿势?”顾景云眼看前面的男生魔怔似的站在那里不知避雨,也不作答,索性走到他面前戳戳他与肩齐平的手臂。

突如其来的身体触碰,令陆以光浑身一震,睁开紧闭的双眼。

女子淋湿的秀发紧贴在脸颊上,雨水栖息于她细长的睫羽,而后不停地滚落。

“喂。”顾景云在男生面前挥了挥手,得到的却是陆以光一个用尽全身力气的拥抱。

细雨霏霏,顺着女生的下巴滴上男生的长T,滑到衣角掉进青草地。男生紧紧地怀抱着眼前的人,唯恐又是自己的幻觉。躬起身将下巴抵在女生的肩头,牢牢地锁住。

顾景云只觉得一阵晕眩,加之雨水的侵略,头昏脑涨地虚弱。

整个森林沉浸在渺渺的微雨画卷之中,丹青流转。

雨过天晴,飞鸟远腾,一季惊蛰。

陆以光松开固定怀中人的力道,大手抚上她的脸颊,一遍遍地擦拭遗留的水滴。贪恋地对上女生迷茫的眉眼,情难自禁地逼近那份柔软。

“冷。”女生无意识地出声,打断了男生的动作。

陆以光看向眼前人儿湿-透的衣衫,以及不同寻常的红润脸颊,一惊,手背贴上女生的额头,烫得吓人。横抱起发烧的女生,走向自己的营地。走出五六步,想起先前导游叮嘱的事项,低头瞅瞅怀中的人,又折身回走。

“唔,”女生无力地揪住男生的衣襟,喃喃道,“背我。”

脚步一顿,淡棕色的眼眸淌过一丝笑意,放下横抱起的人,走到女生面前蹲下,唤道:“上来。”

顾景云从善如流地趴上男生的脊背,勾住脖颈以防自己掉下来。

女生微微突起的柔软隔着湿意触碰到男生的背部,停住脚步的风也染了醉人的熏意。

陆以光不断摈除脑海中传来的旖念,低下头加快了脚步。

细雨过后,青草的气息一层层浮动上来,自下而上蔓延到常人的高度。暗香缠绕,女生浑浑噩噩地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男生停住脚,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目光恰对上迎面站立的陆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