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龙城捕快心

三人回忆

龙城捕快心 灵御呆躺 2910 2016-09-13 11:42:14

  杨贺在听到任曦他们遇到劫匪了,但是实际上自己在路上也遇到了几个蒙面男子,搬了一把椅子说:“我也在路上也遇到了劫匪,能听我细细道来吗?”

就在一个时辰前,绿茵大道上跑来一匹马,杨贺正在把李然送到安全的官府途中,路上突然出来一群人,不知情的杨贺只能马上勒紧了马缰,马立刻就停了下来,“咳咳,是谁在路上?”看到路上莫名的窜出来几个人他很生气,万一撞上了可就是出人命了。

他下马一看,几个不要命的人都是男子,都蒙着面,似乎是不想让人看见。几个人是早就埋伏好的,想要拦下这个多管闲事的捕快,只是不知道这马上的捕快是哪家的人。知道这捕快肯定会停下马,看到马来了几个人就跳了出来。

“你是捕快吧,看你的官服就知道了,赶紧把李然放下,你可以走,要不然就取你命。”几个蒙面男子下马就是恶语相向,威吓杨贺,企图逼迫他扔下李然。

杨贺想:“如果是山贼大盗,想杀人为何要蒙面呢,蒙面一定是不想让人认出来,会不会是附近哪户人家的家丁。”听到恐吓的话语,杨贺先站着不动,因为对方的实力如何,可不是说句恐吓的话就能杀人的。

“你想杀我就来吧,我在这等你,你能就来,不能就让开。”杨贺看着这几个蒙面男子,从他们脚步上就知道了他们不是习武之人,即便习武了,下盘功夫非常差,基本上都是直立站着,站都没样子,看起来踢几下就翻倒在地的样子。也不足为惧,况且自己从小在“青龙堂”里学习武学,“青龙堂”堂主虽和自己父亲没有交情,但是却看好自己,教会了他“青龙拳”,自己那时年纪较小,习得“青龙拳”的只是一整套的拳法,但是随着自己年纪增长,渐渐领悟了一些“青龙拳”的含义。

几个蒙面男子看着杨贺不动,目视着自己,已经知道他要和自己作对了,于是就一拥而上。杨贺看见了一个男子迎面而来,但是却不慌张,看清了他的运动轨迹之后,躲开了攻击,一拳就打在了对方的腹部上,对方因为冲击没有站稳而倒下,之后用手臂隔开了另一个男子的攻击迅速用另一种拳头将其打飞,所谓“青龙拳”就是一种速度和力量都很上乘的拳法,这拳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个恐怕只有“青龙堂”的堂主才知道。然而自己能够领悟并且运用就已经足够了,看着最后一个蒙面男子拿着大刀冲了过来,杨贺看清了刀劈下来的轨迹,立马躲开了这攻击,那个男子因为没有办法即使收刀,所以稳稳地挨了杨贺一拳,那个男子立马因为没有做防御姿态而被打飞,凡是拿刀的人是很难在攻击了一下后做防御姿势的,唯一能做的只是蹲马步缓冲冲击力,但是那个男子连这一点都没有做好直接被打到在地,失去了攻击主动权,杨贺看见躺在地上的蒙面男子还想起来,就立马补了一拳将他打昏了过去。杨贺的马上还挂着佩剑,自己没有用剑已经很客气了,如果真用剑,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完全可以杀了这几个蒙面的人,一走了之都不会有人追查,因为没有人看见。然而自己却是捕快,不能乱杀人,只好将这几个人打昏,等到回来在收拾他们。

现在,那几个蒙面贼已经被官府的人带了回来,门口几个人得到杨贺的通知,立马放下手上的事情前去事发场地,将那几个贼人拉倒官府大门内,随意的摆放。

一个衙役摘下了蒙面人脸上的黑布,“居然是张家的家丁。”一个衙役认出来了这个蒙面人,至于为什么呢,大家也很迷惑,朱旭从大堂走了出来站在大堂门口,也看见了这一幕,知道了这件事后低头沉思。但是众人都不知道杨贺是怎么把这些贼人制服的,也不清楚杨贺打斗的情况。

任曦,常云两个人听了杨贺的叙述点点头,说:“你一个人又抓了三个贼人,而且还发现这三个人是张家家丁。不过你是怎么打过这三个人的?”

“我曾经是“青龙堂”的徒弟。”杨贺说。常云说:“好巧啊,我说白虎堂的堂主的儿子,是你们堂的兄弟堂,但是我现在不想回家里。”说完常云便沉默不语。记得,常云小时候,别人都说他是有着怪力的小孩子,附近的孩子因为打架打不过他都避着他,但是自己还是一边练着父亲教给他的“虎啸拳”,细细的领悟其中的奥妙,随着时间流逝,自己逐渐领悟了一些“虎啸拳”的要点,但是在平常打斗中却极为小心,因为父亲的“虎啸拳”的威力巨大,如果被攻击者承受能力不足,就没有办法忍受着力量,严重的可能会重伤或者死亡。但是明显是自己实力不足,自己最多只能只能做到把被攻击者打飞两三米的程度,这还是在对方毫无做防备的情况下。

说道“青龙堂”,常云知道“青龙堂”虽是“白虎堂”的兄弟堂,但是实力和排名却高于“虎啸堂”,自己作为虎啸堂堂主的儿子,怎么能让杨贺抢了风头,别看杨贺现在这样威风,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要打败“青龙堂”替“白虎堂”争气,打赢这个人。

如果说张家干了这事,那是为什么呢?

“说的是啊,呵呵。”看着杨贺和朱旭聊着案件的事情,常云也只是随声附和。

记得早上的时候,董毅教头拉了几个新兵,教他们练习兵器,剑法。“这个棍子可以像剑一样用,可以挥,可以刺,但是没有多大杀伤力,最多只能算是教育几下,杀不了人。”教头董毅教导新兵,“但是,这个长枪就不一样了,上头有像箭头一样的铁块,主要可以刺,挥动只是用来格挡兵器的,在攻击范围可以算是优势,但是看你怎么用了,用的不好,敌人用小刀都可以把你宰了,对不对。”

新兵们点头阵阵,不过早上时光过的很快,董毅看见没有人了,就无聊的期盼着晚上到来,因为早上晚上两个时间段官府里面的人没有事情干了,他就可以拉一两个人来听他教学。董毅的话对于新兵来说是很有益的,但是对于一些学过武学的人,根本没有多大用处,力气拳法什么的,在成年之后就差不多定型了,在练就不会有多大提升了。比如常云,任曦,杨贺他们,没有用处的话就不想重复听了,几个人都是尽量和董毅教头推辞,不去听他废话连篇。托着自己的脸,三个人都是沉思。

任曦离开家里也很久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在“钱庄”里面工作,但是听说里面混乱的很,父亲想让他进去,他却没兴趣,直接拒绝了自己父亲的一番好意。“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将来想当个游侠什么的。”自己在离开家里前说,“你们知道我从小就很皮,在家里待不住的,总要去外头的。”任曦说着不等和父母亲告别就离开了,身上带了盘缠够他好几年用了。第一次遇见常云是在酒馆里面,因为附近常去的那家酒楼在维修,所以只好去一家没去过的小酒馆喝酒了,这里面的闲人多的数不过来,自己在一个安静的小桌挑了位置,却遇到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就是常云。“咦,这不是小时候在私塾里面的同学,任曦吗?”常云看见任曦说。

任曦也是一吓,自己都没认出常云,而常云却先认出自己了,尴尬的笑着说:“原来是常云啊,你也喜欢喝酒啊,常到这里喝酒?”常云说:“不是,我说第一次来这小酒馆,这酒馆连个像样的名字,我怎么会到这里来常喝酒呢?我白虎堂堂主的儿子常去的可是大酒楼。”但是常云没说的是,自己离开“白虎堂”,是父亲赶他出来的。记得临走前,父亲说:“你是时候出去历练一下了,多结识一点朋友,好好学习怎么在江湖里混,给你一点盘缠,饿不死你,是教你勤俭节约。”说完父亲关上门了,自己也想回去,但是怕被父亲打出来,自己父亲的性格是知道的,免得挨一顿“虎啸拳”,与其被打成重伤,自己还不如按照父亲说的做,去外面历练一番。自己也是尴尬,就和曾经的同学一起喝酒解闷了。

不过,现在是在官府大堂,任曦常云两个人,都是官府里的衙役了。

后边传来了董毅的脚步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