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龙城捕快心

.

龙城捕快心 灵御呆躺 1843 2016-09-13 11:16:17

  精致的内饰,门帘上有珠子耷拉下来,镇子上的酒楼被打理的很好,来的时候这也让杨贺等人惊讶,该有的都有,酒楼里面却不显得拥挤,楼下到了午夜也还是有人在用餐,门口的灯笼还依旧是亮着。

常云像孩子一样笑着,自己被吵醒顿时睡意全无,走下楼了,看见楼下都是一些酒客,酒客里面还有些年轻的姑娘像是侠客。

“小二,菜好了没!”一个姑娘道,几个姑娘和几个年轻男子坐在一起,在等着吃饭,像是刚刚才到这家酒楼的,还未用餐。

“马上请稍等。”这是店家小二在回答。“小二,我还要两盘猪蹄,结账的时候算上。”一个年轻人男子说,他看上去饥肠辘辘,很想要马上用餐。

常云在二楼看着这一切,“我说怎么那么吵。”常云自言自语对自己说道,接着便继续观望这群人。

楼下,“这酒楼的饭菜还算可以,”一男子道。

另一个男子说:“是还可以的,比起吃干粮赶路,坐下来慢慢吃总要好的多。”这群年轻人在吃完饭后就结了饭钱,顺便订了楼上的房间。

常云看见他们上来了,就回自己房间了。

“吱呀。”门被推开。

常云进了房间,说,“原来是酒楼生意太好了,一群人晚上还到酒楼来投诉。”倒头就在床上睡了起来。

旅游也是镇子上经济的一部分,总有人来镇上游玩,而酒楼就是为了这些人开设的,所以客人自然越多越好,反正老板是不介意,毕竟这不会影响自己的睡眠,相反还能赚更多的钱呢。这酒楼的老板就和朱曼一样是个胖子,但却是一脸油腻,一看就是后天发福变胖的,

不过杨贺他们也就是在结账的时候见过老板一面,和他说过几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老板了,至于店小二总是随叫随到。

“客官,这是您要的洗脸水!”小二在门外对任曦说。

常云听了说:“任曦你好不要脸,洗脸水自己打不就好了。”而任曦对小二道了声谢,之后洗了脸。

早上起来一群人自然要打理自己的衣物了,然后杨贺打算到集市上去买点东西。

“去集市?那太好了。”常云任曦都异口同声,这一路上看着杨贺买东西,不是用掉了就是扔掉了,有的甚至送人了。花钱何尝不算是一门本事,而杨贺花得起。

在集市上,常云看见了昨天晚上的那一群游玩的人,看起来很是悠闲,有的人背着包,有的人手里提着剑,跨了门槛进了一家干粮店,干粮店里面门敞开着,所以用不着推门。

然而常云却没有跟进去。

路过一家“钱庄”,杨贺好奇“钱庄”的内幕就问任曦‘“任曦,你知道钱庄里面是什么情况吗,我还没有里面。”杨贺的意思是说自己虽然存过钱,但是却不知道“钱庄里的人是什么来头。”

任曦说:“我说杨贺啊,你何必好奇呢,钱庄里面的事情不过外人该管的,但是我也知道一些,我爸就是家乡钱庄的管事。”

任曦觉得自己不该卖关子,就直接说:“钱庄帮人管钱,但是却是要付一点佣金的,毕竟守着一堆钱,万一遇到高手来打劫怎么办,而且钱庄可以用里面的钱来进行投资,但是却又保证金,以防投资遇到意外。”

“常言道什么都有意外,钱庄不有雄厚的资金怎么可以呢,”任曦说。“帮手也是一样的,越多越好,当然不要钱的帮手最好了,但是天下哪里有不要钱的帮手!”

“所以钱庄也会从小就培养一些打手,”任曦道,“希望他们能够替钱庄干活,应该说是报答钱庄的从小养育之恩吧。”

杨贺道:“这也许也是孝道的一种。但是钱庄里的人就不会用他们干坏事吗。譬如打劫,某人钱财的事情。”

任曦点点头,其实这也是不可排除的,就算是坏人有些人也是被人指示,“钱庄”也难免会受世俗之气的感染,在城里有些人想要不干活就那别人的钱,主要是靠主人有钱养着他们,而他们就是走狗,替主人卖命而已。

比如那些王爷府的车夫,打手,甚至是官兵也难免说是走狗罢了。

听人差遣可能就是被养之人的一生,做个逍遥的侠客不要说是多难了。

路上看见一个男子在欺负小孩,“住手!”常云马上制止了这个男子,这也是犯罪的一种,但是罪并不大。

三人一起说:“我们就是龙城的捕快,走到哪里看见不公就要声张正义,不管事情大小。”

萧然他们三人看见了也说,“是侠客,不如说是捕快。”

那是,不过路上再次遇见几个打劫的人。围着一个旅客,不过恰好被杨贺几个人看见了,这附近没有人经常会有遇到半路打劫的人,甚至还会要命,至于起因是想抢劫对方的钱财。

“那个强盗小弟,”常云刚刚想要试一下自己淬体六重的力气,看了对方毫无防备,连防御姿势都没做,“至少摆个马步做好挨打的准备啊。”常云提醒了对方,自己的“虎啸拳”可是没有眼的,但是发挥了自己平时两倍的力气,但是对方由于挨不住巨大的冲击力,结果飞了出去。淬体六重可以发挥两倍多的力气,那么到了淬体九重的时候可能就是“白虎堂”拳法的最佳表现机会了,一定要找杨贺切磋一下,任曦心里是那么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