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龙城捕快心

道士醒了

龙城捕快心 灵御呆躺 2303 2016-09-06 11:20:08

  一大早上,鸟鸣。

“道士醒来了吗?”常云问道

“还没呢。”任曦说道,其实他是没有看就回答的。

那个道士就睡在常云的隔壁,因为床太小,道士就只好放在常云边上了。

当常云侧了一个身翻过去看,赫然看见一个睁大着眼睛的道士。

“哇啊啊啊!!”常云道被道士惊吓道,“任曦你竟然骗了我。”常云怒视着任曦,一副看着仇人的表情。

“睁着眼不说话,你是鬼吗?”任曦问道士,自己也被道士吓到了。

“你才是鬼。”道士反驳道,“这里是酒楼吧,昨天是你们救得我?”

这道士长得甚白,干干净净,差不多像个女的了,不过还是勉强能辨认出是男性的。

“还以为你是个女的,男的长得那么白干嘛?”常云说道,虽说自己见识多,但是自己曾经的对手是个居然是个长得那么白的小伙子,说出去真怕会被人笑。万一被人问道“你是不是和一个女人打架了?”

“既然是道士,为什么不在仙山上呢,这银龙城太平的很呢!”任曦问道,他内心还是非常疑惑的。

道士说:“正因为太平我才出来玩,难得师傅同意我和师兄下山,我一定要玩遍城里所以好玩的地方才回去。”这道士还真是语出惊人,原来下山是为了玩啊,还以为完成什么任务才下来的。

“师傅让我和师兄下来,可是师兄居然提前回去了,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后来遇到小偷,钱包被偷走了。”小白道士说。

“所以你才想赢那把剑,然后还钱,”常云笑笑,很是为自己的智商得意,“是吧!”

道士摇摇头,道:“在仙山上师傅曾经告诉我法器是什么,法器是及其珍贵的物品,可以将注入气来驱动法器。”道士指着那把剑。

“我认为这是一把法器,而不仅仅是一把上好的武器,”道士对他们说,“法器本就很珍贵,好的法器更应该被我们道教收藏,当然越多越好,我不介意你把龙鳞剑送给我。”

常云说:“谁要把它送给你了,你不要自作主张好不好!”杨贺这个已经醒了,正在听他们说话。“道教,法器,很有意思!”杨贺心里想到。

杨贺想,自己虽然是大少爷,可小时候没有外出的机会,也没有见识正真道士的机会,但是从小就听说有道士在仙山上修仙,江湖上也有假的道士,所以鱼目珠,真道士和假道士就会分不清。往往坏人得利,好人却莫名背了黑锅。

杨贺笑道:“我猜你真是一个道士,也没有违背道教的旨意,出来还想着为道教争得法器,很会为自家考虑。这把龙鳞剑就赠予你好了。”自己难得遇见道士之类人,自然应该好好的结交这份友谊了。

道士听了这番话,脸上甚是高兴,连忙鞠躬道谢。

“太好了,太好了,这次回去师祖肯定会表扬我的。”道士说道。

另外两个人听杨贺那么说,也都是很无语,毕竟剑的主人是杨贺,他们两也不好说什么。

因为道士的钱包被偷了,所以杨贺请他吃了饭。

十分钟后。

“这个素菜实在是美味,这个素菜我从来没吃过……。唔唔”小道士奋力的吃着桌上的素菜,这地方是一楼的餐馆。

“常云你吃慢一点,”任曦瞪着常云的吃相,这个常云一点没变,一年前在家乡他就超会吃。

“没事,撑不死我,我说你怎么不说那个小道士的吃相,他明明和我不相上下,”任曦也汗颜自己为什么就遇上这两个吃货。

杨贺拿着一杯酒,看着窗外,来来回回的马匹,马车,这里的大户人家似乎比龙城要多。

吃完饭后,几个人吃了酒楼。

“这个布匹不错,”常云说,“看上质量是中上等的。”

任曦对常云说:“看什么看,你又不买,就算是买了也用不着。”走在大街上,两边都是买东西的,什么吃的玩的,穿得也有的买。让人看的目不暇接,直到一个买小东西的摊子。

这个时候,小道士停了下来。

“老板,这个小东西怎么买?”道士指着摊子上的一块石头,这尸体半透明,里面还闪闪发光,似乎是个宝贝啊,这小道士还挺有眼光的。

常云看着道士:“啧啧,你眼睛还挺亮的,我没发现你居然发现了,这似乎还真是个宝贝。”

道士说:“嘿嘿,常常留意脚下吗,这摊子也是在脚下咯,有东西。”

老板回到小道士:“四十五文!”道士露出了郁闷的表情。

虽然便宜,但是道士也是没钱了,钱袋子被偷了,这个时候,杨贺道:“老板我替他付了。”仔细看这摊子居然是买河卵石和其他石头的,但是似乎刚刚那块透明的石头没有什么宝贝了,杨贺他这样想。

“真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杨贺大哥!”小道士盯着手上的石头说,自己收了杨贺的龙鳞剑,刚刚又被报销了四十五文,他对杨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对方是个大佬,出手可大方了。哎,谁让自己是个穷道士呢。猛地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贿赂走了。

常云道:“真是个穷道士,连四十五文都付不起!”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离开了那条街了。

任曦仔细看看道士,他还盯着手上的那块石头,突然那颗石头猛地呈现出蓝色和红色的光芒。任曦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自己怎么会像小孩子一样,突然充满了好奇心。

“那块石头是什么!”任曦问那道士,“还会发光,难道这块石头也是法器!!”

道士说:“不是,石头怎么会是法器,这石头里面好像蕴含着能量和生命。就好像是天然造化,很难遇见的。”道士觉得自己下山来可算是遇到宝贝了,回去肯定会被师傅师祖们表扬的。

任曦不禁脸红,对啊,石头怎么会是法器呢,自己真是笨。“那就好,那就好。”任曦说。

常云听了任曦的话直笑的停不下来。

杨贺心想,银龙城实在是大,自己走了几条街,不知道遇见多少家酒楼,当铺,药材店,布匹点,刚刚走过官府停下来,看见那上面硕大的牌匾不知道要比故乡的牌匾大几倍。

“喂,让开。”他们身后传来了声音,转过身去发现是一辆马车,幸好几人即使让开,不然可能就被马车撞到了。

“这臭车夫怎么说话的,简直就是个野车夫!”小道士抱怨道。

杨贺道:“看着架势似乎不是普通的大户人家家里的车夫,不然怎么会那么猖狂。”是的,刚刚的车夫就是王爷府的车夫。

城里面权利最大的就是王爷府和官府的人。

绵延不绝的城墙啊,绵延不绝的土墙啊,是由百姓们用血汗造起来的,公平力求就好了,不公平定要去除,杨贺心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