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龙城捕快心

武器商贩

龙城捕快心 灵御呆躺 2651 2016-09-06 11:20:08

  杨贺来到地图上所指示的铁匠铺,似乎和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这是一栋和酒楼差不多的武器铺了,虽说一楼的门面上的牌匾是写着“武器铺”三个字,但是常云怎么看都不像是武器铺铺啊!!“这分明就是酒楼吧!”常云惊叫道,“一楼居然还提供茶水喝吃的,二楼才是卖武器的。”

到了三楼,三个人看见的是一排排的房间,“居然是住房,”常云道,“谁能想到三楼居然还能住人?”

“那么四楼不会就是妓院了吧,”常云又开始摩拳擦了,望着楼上的灯光,还有往楼下走的美女,还露出了香肩。

“嗨,美女,波一个”常云微笑的说,“怎么有点高冷啊,这还是不是****当美女走过的时候白了常云一眼,颇有瞧不起的意思。

原来楼上不是妓院,而是酒店老板的家。“客官您要是要用餐请去一楼,如果要住房也请去一楼的收银台,”一个守卫一般的这样说道,“这里是酒店老板的住所!”

常云问这守卫:“那刚刚走下去的女子是谁?”“是酒店老板娘啊!!”

瞬间常云似乎被雷击中,自己刚刚居然向一个妇人说了那么不要脸的话。任曦已经开始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杨贺也跟着笑了。

在江对面的时候就已经吃过饭去过了,所以一楼就用不着去,三个人直接去了二楼的武器铺,当他们来到二楼,一群人却是围着一张张拼起来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张张红布,最上面都是些铁剑,铁盾,铁矛什么的。常云看见一把生锈的剑,觉得好玩。“这剑和其他剑都不一样,”常云认真的说,“这剑有种古朴之气,特别是这铁锈!!!”任曦被常云的认真给逗笑了,虽未常云平时就是个贱人,难得认真一次,还被自己的发小笑了。

“笑什么我可是认真的!!”常云说,“信不信我拿这剑砍你十条街!!”

“我信,我信。”任曦说。

原来桌上的全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大家看这里,”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对在场的各位说道,“这高台上的才是真宝贝!”

少年将高台上的红布拉掉,高台上的东西就全亮出来了。

路人说‘“这是什么,还会发光!”另一个路人说:“来人,把钱准备好,我要告诉在场的人谁才是大佬!!”

“这是??”杨贺看着高台上的东西,原来是一把剑,一个矛,一个盾牌,还有好几块护甲护膝。

路人说:“这个护膝是好东西!”另一个路人说:“这个胸甲不错,谁也不要和我抢!!”

常云道:“你们为什么不说说那个剑,那盾牌,那矛?”他转过头去,却发现是两个比自己还高还壮的肌肉男最说话,离开把头转了回去。

“这把剑是龙鳞剑,是我们这出产最有名的剑,每年仅仅出售两把!!”高台山的少年说道,还挥了挥这把剑,剑刃和空气发生摩擦“霍霍”的声音,看起来十分的锋利,这究竟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剑?如果是普通材质的剑碰击似乎立马就会被此剑击碎。

这引起了在坐的各位的激动,“卖我一把呗!!反正有两把!”一个光头说,他拎起了自己的钱袋子。在坐的人都热闹了起来,都嚷着“卖给我,卖给我。”

高台上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说道:“这第一把剑,我们店确实要买,就是靠竞拍!如果大家急着要第一把剑,竞拍可以立即就开始,不过看给位的钱包有没有准备足了!”

竞拍一开始,光头就提出了一千两高价,想给在场的人都来个下马威,但是因为在场有钱人家不少,于是就演变成一场追逐赛。

“三千两百两!”“三千四百两!”……

直到最后还是那个最有钱的光头买了下来。“我说嘛,在坐的各位怎么可能比我有钱吗?”光头赢了竞拍很是得意。

光头细细的抚摸着剑身,腋下夹着刀鞘,当他经过杨贺三人的时候,杨贺明显能看出剑身上的鳞片,似乎是龙鳞般细腻,却又有如千万鳞片。

杨贺道:“这剑果真有像这少年说的那么好,从未见过呢!”任曦听到这番话也很是赞同。虽说杨贺身上的银票可以买下这剑,但是因为一开始没看清楚所以并没有想要参加竞拍的意思。三个人不禁感到可惜。

高台上的少年道:“明天将举行剑术比赛,胜利者可以获得另一把剑!!”这话甚是振奋人心,在场的人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估计明天早上,龙银城角角落落的百姓就都会知道这件事了。

“明天肯定有大新闻,等着看好了,”任曦说,“走吧,我们去别的酒楼住宿!”这家酒楼的房位早就被别人预订了。

等他们到了一楼发现光头在退订房间,常云道:“这光头赢了竞拍在退订房间呢!!”就这样几个人住了光头的那个房间,当然是交了钱才进去的。

晚上三个人在外头转悠,遇见一个算命的道士,穿着蓝色大褂,话说,即便乡下来的人也不相信那一套。道士说:“请留步。”这道士长的像黑炭,黝黑的皮肤,要不是有灯光,在 晚上绝对看不出来路上有道士,说不定会直接撞上。

道士说:“你们之中里面有一个贵客,他将来可能会是华夏大地的风云人物!!”

常云道:“你为什么不说是华夏土地的王!”难得有人说自己是贵客,常云立马接了上去。

可是道士说:“那个人将会是明天赢得比赛的那个人。”道士手里拿着一张道符,将其点燃,等那张符烧完,道士居然消失在了黑夜中。

常云说:“这真是奇事!”

“还不是你话多,道士都被你弄跑了。”任曦调侃道,“自古英雄死于话多,你为什么不小心点。”

第二天,一大早上,杨贺最先起来,因为今天就要举行了剑术比赛了,对于这件事情他还是很关心的,之后他们两个人也都醒了过来。

在“铁匠铺”酒楼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架起了一个擂台,明显是要举行昨日所说的比赛了。酒楼老板娘站在擂台上,也就是昨天常云调侃过的那个女的。

酒店老板说:“这次比赛参加的人非常多,但是为了保证参赛的公平性,我们一致认为比赛应该用统一的木剑,并且是钝剑不能完全的伤害对手。坚持到太阳下山的人可以赢得那把剑。”

在比赛追求公正和安全的时候,比赛似乎失去了些乐趣。对于某些参加比赛的人来说,血腥也是乐趣的一部。从面色来说,不难分辨有一些是“暗杀组”的人。简单点来说,那些脸色发白像是摸了白粉一样的男子就是“暗杀组的人”,在参赛人之中也有可能会有“钱庄”“修仙者”这类人。

道士都是住在山上的,所以安贫乐道本性,山下的事情不长管!恰巧这里面确实有着一个道士。

是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男道士,他轻抚了自己的利剑,将其寄放在托管出,纵身一跃便来到擂台赛开始擂台赛。这是一场体力的比拼,虽说用的是一样的剑,但是规则居然是坚持到太阳下山。

常云也在一边笑着:“我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一场公正的比赛,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坚持到太阳下山!”但是这个道士也是打破了这几个人的观点,他一直坚持到了太阳快下山,他已经陆续打败了“钱庄”的几个人,在普通人里面这些也都是高手。

这个时候常云上去了,估摸着如果能将他打败就应该能到太阳下山了,常云是白虎堂堂主的二儿子,但是无奈本性不安稳,喜欢到处游荡,长期以来家父就放任其自由了。

“替我加油,”常云对两人说,“如果我输了你们接着上就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