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龙城捕快心

杨贺获胜

龙城捕快心 灵御呆躺 2250 2016-09-06 11:20:08

  “常云你放心去吧,”杨贺对常云道,“你要是败下阵我会替你上去的!”可是观者席上吵闹声一声比一声大,也不知道常云是否听到了。现在太阳快落山了,夕阳正在和月亮交替。

“哗”一声,常云跳上了台上。“道士先生你好啊,”常云想和对手打个招呼,但是他刚说完对方就冲了过来,“哇,是不是我有一张嘲讽脸。”他惊吓道。

眼看对方的剑就要劈过来,他只好用自己在白虎堂里学到的本事了,用剑格挡了他的那一招,果然对方停了下来,两把剑碰撞在一起,双方似乎在比谁的力气大。

“这个时候有人能帮我一把就好了,”他在台上想,“可恶刚刚没吃饭啊!”不过对方可不管他有没有吃过饭,一直欺压着他的气势,将常云逼到角落了快。

他大吼一声:“和我比力气!”接着用自己的内力将那个道士震退到了舞台中央,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中央。

“如果能运用全身的力气使这把剑就好了,”常云他开始思考对策了,这里是空旷的擂台,木头做的擂台很是牢固,除了他们两个人没有其他障碍物,那么他就想到了那一招。

道士说:“你要是有真本事就亮出来吧!用不着卖关子。”

四周依旧是呐喊声一片片,空气也变得聒噪起来了。这个时候常云用力的踩了擂台,跳了起来到了空中,这个时候四周就变得安静了起来,他从空中一跃而下。

道士在下方,眼看常云就要劈了下来,就举起剑用力的格挡,一瞬间,两把剑都断了。

昏昏沉沉,在巨大的冲击下受伤的不止是剑,还有台上的两个人,因为巨大的冲击引发了一阵灰尘。

“好厉害的招式,还能引起那么大的灰尘!”“还好我站的远。”台下又是一片嘈杂。

等到灰尘散开,台上就留下两把断剑,还有两个昏倒的人,常云的衣服已经是破破烂烂,常云睁开眼睛对擂台边上清醒的对任曦说:“任曦,麻烦你把我送到郎中那,我好像骨折了!”

但是任曦看到常云衣服变得破破烂烂的,周围的人还都看着他,大叫:“我不是任曦,你谁啊?”“哈?任曦你又不正常了!”

最后还是杨贺和另外一个男子将他们两个抬下去的。

太阳马上下山了,这个时候一个“暗杀组”的人跳了上去。“嘿嘿这把龙鳞剑是我们暗杀组的,谁也不要和我们抢!”那个人说道。

虽然是“暗杀组”是民间存在的商业组织,但是他们一般会去暗杀一些重要的他国政治首脑,但是雇佣费不是一般人能支付得起的,普通人完全不用担心被“暗杀组”暗杀,因为自己不值那个钱。

杨贺可管不了那么多,他答应过常云要赢得那把剑,于是就起身跳到了擂台上。

擂台上,站着两个人,干瘦的“暗杀组的人”,仪表堂堂杨贺。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个暗杀组的人问。“你在问别人名字的时候应该自报姓名吧,在下杨贺!”

“我叫李修德。”瘦子道,“还是快点开始吧,夕阳马上就过去了,我可不想看到剑被老板娘收回去,你或者我有一个人是得主,就那么简单!

瘦子倒是挺干脆的,他开始舞弄自己手上的剑,这剑的剑身属于那种不宽不窄,所以既可以平砍,也可以突刺,杨贺也曾学过一些剑法,但主要是靠自己的领悟能力,比起平砍他更喜欢刺,如果刺中对方的要害,那么对手就会直接毙命。

当瘦子过来的时候,他直接躲开了瘦子的劈砍,接连好几次动作都要比对方快,明显是看清楚了对方的攻势,如果看的清楚对方的攻击,那么反攻就变得简单了。

杨贺开始向瘦子进行攻击,开始瘦子的反应不是很快,虽然看的清楚,但是好几次都和剑身擦边,如果不是这剑是钝剑,瘦子的衣服早就被切碎了。

直到杨贺用剑抵住了瘦子的喉咙,瘦子才停住了身子。

“是你赢了,我李修德认输!”瘦子对杨贺道,“我输的心服口服,你的反应非常快,后会有期!”说完瘦子跳下擂台走了。这个时候常云醒了,站在地上活蹦乱跳的,完全看不出他晕倒过。

“常云,你不是说你骨折了吗?”任曦道,“怎么,要不要我送你去郎中那?”

常云说:“我现在只是觉得肚子饿了,送郎中那里我有说过这句话吗?”“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擂台上,老板娘站在上面。“剑术大赛的冠军就是这位,杨贺先生,大家都认识一下,今后可以多找他给自己的店代言什么的。”

“这倒不用,”杨贺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还真风光!”

奖品自然就是那把龙鳞剑,附赠品还有高台上的盾,矛,护膝,胸甲。

“为什么还会有胸甲!”常云一番开心的样子,这莽夫一会看看这护膝一会又戴上胸甲,简直像个猴子一样。

那些胸甲,护膝,盾什么的,和龙鳞剑比起质量简直差太远了,“根本不会发光,这盾就是个铁盾吗!”任曦手里托着盾说。

任曦说:“这样吧,把这些胸甲,护膝什么的都哪去当铺卖掉吧!”

“什么!你说要要把这些卖给收破烂的?”常云说,“这些都是杨贺的东西,你小子怎么能乱作主张呢!”

杨贺道:“我也打算买掉,离开家里一年半了,总不能一直花家里带出来的钱吧,这样我不成败家子了!”其实杨贺知道自己一直在外用家里的钱就是败家,毕竟不是自己的钱。父母的养育之恩还没报,但自己又坐不住,有些时候还是理想重要啊,原地踏步可不行。

只是那个道士还在昏迷之中,被常云的怪力震晕了到现在还没醒来。

常云说:“这道士怎么办啊,我不是有意要震晕他的,要是他一直不醒来我们是不是一辈子别都要路上带着他了?”一路上,常云背着这个道士回了酒楼,路上的时候他还抱怨“这道士吃素还那么重?”谁让自己用力太猛震晕了他呢!

“去郎中那里看看吧,”任曦对常云说道,有些时候他也挺会关心人的。

郎中的药店里,“这个,绝对只是昏迷而已,在他脑袋上浮个湿毛巾就可以了,只是暂时的昏迷!”

常云问:“那么他会不会失忆呢,会不会忘记我?”

“你是他什么人?”郎中一脸的疑惑。常云顿时无语。

任曦和杨贺在一边笑笑。

回到酒楼,道士的脑袋上被浮上了湿毛巾。“好了,估计他很快就会醒来了,大家不用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