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龙城捕快心

破案之后

龙城捕快心 灵御呆躺 2904 2016-09-06 11:20:08

  “难得回来,你们就留下来陪我一起习武吧,”教头董毅道,“老是在外头跑,不如留几个人陪我我操练呢!”

“对啊,董毅可是你们的教头呢,如果你们不留下来,那他不就没有用处了吗?”朱旭道,“不过我有事不陪你们了。”“嘿嘿嘿!!!”几个官兵都偷偷在笑。

常云也在一边偷偷笑着,不过却不敢看教头,一会就跑到外边去了,似乎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头。

“要不你们留下来吧,”教头李毅瞪着看着几个官兵,“你们一定很开心吧。”“呜呜……。”这几个官兵心里面是千万个不愿意,但是又不敢说出来。

在大堂内,朱红色的柱子立在四周,共有四根。常云,任曦,杨贺几个人听着朱旭讲着。

“知道吗,原来李家家主在两个月前向古董铺定了一个古董,”朱旭道,“就是秦国时的古玉!”

“略有所闻,是古玉的话就很值钱了,但是似乎还不能作为屠杀李家的理由,”任曦道,“据我知道,李家的钱全身存在地下钱庄,而地下钱庄又有很好的武力保障。”

“那么说来,匪贼即便是抢也不过是抢了几个小钱,而作为宝玉自然也应该存放在地下钱庄。”任曦继续说道,“如果说劫匪是以抢钱作为理由,那么一定是隐人耳目。”

地下钱庄规模之大,是官府也不可比的,正所谓富可敌国,地下钱庄在各地各城都有,总之是用武力强制保护存钱的人的财产,这样即便是有钱人家里遇贼或者劫匪了也能保护钱。

“那么答案就可能是李家和山匪有过恩怨,”朱旭道,“不然为什么李家被屠。”

“等等,”任曦道,“你有没有想过究竟是不是山匪干的,万一是其他什么人。”“确实,”杨贺道,“还记得那个报信的家丁吗,从头至尾似乎是他一直在说李家被屠了,也就是说我们这里全都没有见过山匪屠李家的情景,完全是靠着那个家丁所说的想象出当时的局面的。”

“是的啊!!!!我怎么没想到”常云笑道,“或者根本就不是山匪干的,虽说山匪有点多,但是也不会胡乱抢安分人家的钱,根不用说是李家,他家可是把钱都存在钱庄了。”

“那是,”朱旭开始怀疑起是李家的死对头搞的鬼,“会不会是张家,他家也是做丝绸生意的,况且张家的丝绸生意没李家做的好。”朱红色的大柱子在四周围绕着,大堂外也亮堂起来。

这一切似乎说的通了,毕竟两家同样是做丝绸产业的,可以说是对头,但是张家的丝绸明显没有李家做的好,李家里港口毕竟进,规模也大,丝绸质量也比住在城里张家要做的好,毕竟李家的丝都是自己种的。

“嗯,龙城里面就只有张家和李家做丝绸的,”杨贺道,“如果是少了李家这个绊脚石张家丝绸可能会做的更大。”但是张家纵容事情做的再利落,也难掩盖自己现在是龙城唯一丝绸产家的事实,更难掩盖自己的罪行了。

杨贺来到官府外头,“世事难料,张家干出这样的事情”杨贺自言自语道,“我和张家的少爷也是同学,看来,只知道张少爷却不知道张家家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时候杨紫来到,“杨贺哥哥,我刚刚做了莲子汤你要不要喝!”杨紫甜甜的笑道,“我在里面加了桂花,可香了。”杨紫穿得花花紫紫甚是好看,连杨贺也那么觉得。

“红颜即使祸水啊!!!”杨贺心里面那么想,嘴上说的是,“谢谢不要,不过你今天穿得挺漂亮的!”

“哼,不要拉倒,我给,我给……。喝去!”杨紫这样想,不过被人表扬穿的好看也不错。杨贺说完便向居室走去。

官府里面,有武器库,练兵场,居室,食堂,不过居住的地方不大,大部分的官兵还是住在自己家里的,有的衙役甚至就露天睡觉了,只不过容易生病。

“即使是官兵也应该注意身体,”杨贺对一个露天睡觉的官兵道。

在马厩里,马一直在鸣叫,是饿了。杨贺喂了马就上街了,骑着马上街的感觉也是和平时大不相同。“啪”一只酒杯从天上飞来差点砸到路上的百姓。

“喂,不要乱丢东西啊!!”楼下的一个百姓对楼上的人喊道。

“这是妓院,”杨贺抬头便看到“丽春院”三个字,“有四层楼高,是不是太不安全了,木头房子造那么高干嘛!”这丽春院里有什么,大概不说便知道了。不过,他透过二楼的窗户看到一个人,便是张家大少爷,也就是那个做丝绸的张家的。

“张芸,”杨贺道,“此人不是我的同学,在这**吗?”正考虑要不要上去,一个风流女子将他挽住,“来嘛,客官!”

“不要拉着我,”杨贺有点不开心,“我自己会走!”说着便进去了,大门口站着些穿得暴露的女子。

“哗!!”酒水从酒杯里滑了出来,滴到地上。“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张芸对杨贺道,“杨大少爷,你怎么穿着官服呢!”张芸似乎已经猜到了,“是当了官兵吗?”

“你还真是潇洒,”杨贺道,“居然在这花天酒地的,还真是像个大少爷,不像我即使让我在这,我也不愿意待下去,或者说是待下去!”

约莫一个时辰,杨贺离开妓院回到了官府。朱旭对大家说:“我已经叫人将张家的人逮捕了,经过严刑逼供,他终于承认是自己请暗杀组的人来干的。”

“所谓暗杀组,就是替雇主杀人的买卖,由于是被人指示的,”任曦道,“那么也算不上是主谋!其主谋应该就是张家了,所以我觉得应该让张家来承担全责。”大家亦觉得这样很公平,在开堂的时候,自然有很多人来围观。

一大早,张家家主被推上了官府大堂。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常云问道。

一片沉默,该说的早已在牢房里审问过了,至于事情经过朱旭也向在场的叙述,大家心里明白。“原来是想嫁祸给山贼,”一个观者说道,“还好有朱旭大人英明呢!”

“判得好,”一个观者说,“还了李家一个公道。”在场的人无不拍手称快。

“将张家的财产全判给李家二小姐吧,以弥补李家的损失。”至于张家家主自然逃不了斩头的命运了,他的儿子没有被一起斩头已经很不错了。

“好了,”判官朱旭在大堂对官兵道,“很好,这个案件就这样干净的解决了,这可提升了我们官府在龙城的威望。”

官府大堂内,观者们都散了,留下了杨贺等人,“若是官府在龙城继续威望那么百姓治安就会提高了,犯案者就不敢作案了,还是得说官府需要判断对每一场官司,没有漏网之鱼,那么犯罪率就会大大减少,”杨贺对朱旭说,“那么每一件都需要由您来仔细审查!”

“只要判断对了,百姓就不会说官府无能了,”朱旭道,“我在此当判官已经是数十年了,不知道杨贺少爷为什么不考科举,只要是个中等官衔就可以当判官。我也只是士大夫。”

“当官兵并不是我的打算,判官亦不能上战场,而我想要上战场,而非做一个书生。”杨贺道,“我今后打算离开这里,不过我不会忘记在这里的日子。”

“是吗,还以为你会长久的待下去,”朱旭道,“这里是你的家乡,如果离开,不要忘记你曾是龙城的捕快。”

秋天来临,黄叶子从树上掉落了下来。落叶是归根,但是人的寿命要比叶子长,为什么不去经历跟多没有经历的事情呢,杨贺也是这样想的,龙城也不过是一个海边的城市罢了,自己还要去认识更多。这里每年都会有船只进行交易,听说船是从西方来的,我们交易的是茶叶和陶瓷,而他们用白银和黄金或者其他工艺品来换,但是怎么那些西方人表情有些不满。

“或者是觉得茶叶,丝绸根本不值那么贵吧,迟早要出大问题。”杨贺自言自语道。

“杨贺哥哥你在干什么呢,自言自语吗?”杨紫问道,“我听朱旭伯伯说,你要离开这里。”

“不,我还会在当几年捕快的,现在还太早了。”杨贺道。

“如果要去远方旅行,我们也要,”任曦和常云一起出来了,“都是龙城的捕快,我们可不想当一辈子捕快呢!”常云也装作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似乎是摆给杨贺还有杨紫看。接着杨紫被逗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