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淡淡清香,深深爱恋

第二十一章 酒吧救人

淡淡清香,深深爱恋 叶雅诺 2216 2016-09-17 08:28:07

  卡拉酒吧,门槛很严,只有VIP才能进去,林香淇打开钱包,里面的卡全是高浚走之前塞进去的,在男迎宾鄙视的目光下,林香淇居然找到了这家酒吧的VVIP卡,然后被男迎宾如上帝般迎了进去。

江亦辰他们早已到了,林香淇推开包间的门,里面烟味很重,江亦辰坐在沙发上的中间正对着门,林香淇一进来他就看到了,思念都快把理智冲灭的,她今晚格外的美,光洁的额头,立体的五官,红色的长裙显得妖娆婀娜,还好外面白色的外套抵挡住了她里面的风采,他好想上前抱住她,倾诉他对她的爱恋,告诉她,他想她想的都要疯了。

“是嫂子来了。”吴奇俊起身迎接。

他们尊称林香淇嫂子,林香淇有些害羞。

“让个位置。”吴奇俊拍开江亦辰身边的方慕。

 林香淇被硬生生地塞在了江亦辰的身边,四周都是陌生的男子。

“我先自我介绍,我叫方慕,江亦辰的死党。”方慕朝林香淇敬酒。

“喝一个吧,嫂子。”薛连义起哄。

“她碰不了酒,我替她。”江亦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呦,我们江少还么柔情的一面呀。”嘉正宇附和。

“我叫薛连义。”

“吴奇俊。”

“嘉正宇。”

 他们一一自我介绍。

“林香淇,我女朋友。”江亦辰拉着林香淇的手,眼中充满柔情。

“知道。”吴奇俊真有点后悔那天和江亦辰打赌,他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女人搞不到,可惜了他的兰博尼基了,吴奇俊自饮一杯。

  林香淇不能喝酒,江亦辰包下了所有的敬酒,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林香淇有些担心,他不会喝多了吧。

“嫂子,上次我和亦辰通话听到你的钢琴声,很怀念那个声音不知今天能否有幸听嫂子弹奏一曲?”方慕很期待。

 “哇,嫂子还有这个功能?没听亦辰说过啊!”吴奇俊责怪地看向江亦辰。

 “怎么说话的,什么叫这个功能啊,会不会说话。”嘉正宇对着吴奇俊的头给了一记板栗子,吴奇俊抱着头求饶。

 “嫂子,来一曲吧。”薛连义请求。

林香淇看了看身边的江亦辰,他不发表任何意见。

 “那我献丑了。”

  林香淇起身走向钢琴,把外套脱下挂在衣帽架上,坐在钢琴前,手指灵动,琴声飞扬。

包厢里一片寂静,吴奇俊深深地咽了口口水,尤物啊,尤物,那火爆的身材,那天籁的声音,吴奇俊感觉头部充血,鼻子里一股血腥味,心里感叹,难怪亦辰那么宝贝她。

方慕也看出了神,她的琴声他似乎看到了开满花的山坡,美极了。

嘉正宇闭眼享受着,他是有老婆的人,他怕他的魂被勾走。

薛连义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林香淇,他对新奇的事物比较好奇。

林香淇尽情地弹奏,将思念全部注入了琴键内,然后随音风扬,释放着她全部的情感。

 江亦辰注意到了包间内的异样,起身端着酒杯,假装醉了,走到林香淇的身边,不小心把酒到了林香淇的身上,林香淇被惊动到了,立刻停止了弹奏。

“你在做什么。”林香淇看了看胸前的酒渍,有些生气。

 江亦辰赶紧把衣帽架的外套披到林香淇的身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江亦辰暗自庆喜,他就是故意的,她只能给他江亦辰一个人看。

 “唉,江亦辰你太扫兴了。”正陶醉中的方慕十分抗议。

“就是,正听得入神,不行不行。”吴奇俊又起哄。

“我去卫生间洗洗。”林香淇知道他是故意的,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

  林香淇推门离开。

“唉,嫂子里面有卫生间。”薛连义提醒,可以林香淇早就出了门。

“罚酒罚酒。”嘉正宇可不想放过江亦辰,江亦辰悲催地被灌了一杯又一杯。

 林香淇急忙去找卫生间,过道上一名女子被三名男子围住了。

“小姐,陪哥几个玩玩。”其中一个男子话里带着调戏。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这么对我会后悔的。”女子被围在中间。

 “后悔,等哥几个玩过了你再后悔。”男子想要动手动脚。

 “放开她。”林香淇呵斥。

  三名男子后头,看向林香淇。

“呦,又来一个妞。”男子调侃。

  林香淇冲上前去一个横扫腿将向她走来的男子打到在地,后面两个男子看到同伴受伤都向林香淇冲来。

林香淇右手便左边男子譬去,转身左腿只击右边男子腹部,林香淇抬头看到女子的脸,女子也看到了她。

“林香淇。”女子惊讶。

“江雨墨。”

“小心。”江雨墨朝林香淇扑去,第一个被林香淇打倒的男子居然拿匕首刺向林香淇,多亏江雨墨拉了一把,不过左手手臂还是切了个小口子,鲜血立刻染红了白色的袖子。。

“住手。”保安们上前制止住了三名男子。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林香淇和江雨墨异口同声。

“你哥回来了,让我来找他。”林香淇指指前面的包厢。

“同学聚会,他们非要来这玩。你没事吧,刚刚谢谢你。”江雨墨紧咬嘴唇,今晚若不是林香淇,后果不堪甚想,再看看林香淇流血的手臂,更加愧疚了。

“香淇,你怎么了。”江亦辰见林香淇出去很长时间便出来了,然后看到3名被保安带出去的男子,更加担心了。

“我哥来了,不要说看到我,拜托了。”江雨墨调头就跑,要是被他哥知道他来这个地方,她会死的很惨。

 林香淇转身,右手按着流血的左臂,身体挡住江雨墨离开的方向。

“没事,几个纨绔子弟而已。”林香淇苦笑。

“你好,林小姐,那3名闹事者被警方带走了,我们酒吧也取消了他们的VIP资格,送你去医院吧。”酒吧经理看了看林香淇的伤口。

“没事,小伤,只是你们酒吧太混乱了。”林香淇实话实说。

“走,我送你回家。”江亦辰将林香淇横打抱起,出了酒吧,代驾开来了他的敞篷车。

 江亦辰抱着林香淇一直将她送进公寓,轻轻放在了沙发上。

“看看伤口。”江亦辰十分焦急。

  林香淇慢慢地褪下外套,一个约1CM的道口。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把酒在你身上,你就不会受伤。”江亦辰为自己的自私自责,如果不是他让她去酒吧找他,如果不是他故意把酒洒在她的身上,她就不会受伤。

林香淇看着江亦辰一副疼惜她的眼神,心里暗暗说道,傻瓜,你应该庆幸,如果不是你,你妹妹会受更大的伤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